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 奖励合一)

奖励合一)

    赵桂花找了一根很趁手的木棍子做巡逻的武器。

    别看赵桂花不像是明美从小就练武的姑娘, 她也是比一般人强不少的。毕竟,她八十的时候还是广场舞的弄潮儿,九十的时候还带着小区一干老太太一起打太极。

    所以说, 她觉得她比一般人强!

    别管是不是花架子,她拎着木棍儿倒是也能舞的虎虎生风。

    赵桂花是坚决要巡逻的,这个大家谁也拦不住, 吃完晚饭没一会儿天色黑下来时间差不多了,王大妈过来找人。各家各户都一起出门, 大概因为今天是第一天的关系, 各个儿还都挺有精神头的。

    明美也套着棉袄说:“妈,我跟你们一起。”

    赵桂花摇头:“那倒不用, 我这边人多着呢,你在家待着吧, 别给我添乱。”

    这既然谁也劝不住, 老庄家也不强求了。

    庄志希看了看情况, 说:“应该没什么事儿, 让妈去吧。”

    倒不是他不心疼他妈,而是他也看出来了, 他们劝不住人。而且一起巡逻的人也不少, 左右就算是有什么事儿也轮不到他妈出头。再说了,他妈本来就是十分咋咋呼呼的性格,这一起巡逻邻里邻居的唠唠嗑儿,闲话个家常也未尝不可。

    赵桂花瞅了庄志希一眼出门, 跟大家一起会和,虽然是过完年了, 但是天气还挺冷的,一个个穿的都不老少, 赵桂花林拎着一个木棍子,跟孙悟空似的。

    别说是她,其他人也是一样的,第一天么,大家都有点准备的。

    大家一起出门,小分队十来个人,王大妈为首,大家顶着夜色走出了大门,今天阴天,倒是一点不月光也没有,暗戳戳的,赵桂花说:“月黑风高杀人夜。”

    其他人:“……”

    苏大妈抖了抖,说:“老赵你别说这个,怪吓人的。”

    白老头儿立刻附和说:“就是,你看你,你说这个干啥。苏大妹子你别害怕,凡事儿有我呢,我在总归不能让大妹子你受伤。”

    苏大妈柔弱的笑了一下,赵桂花在不远处瞄见了,抖了一下。

    讲真,这老娘们年轻的时候来这一出儿,真的很有看头儿,但是现在多大岁数了啊,五十多了,比她岁数还大呢,还来这一出儿,跟个老妖怪似的。

    她嫌弃的快走几步,走在了巡逻队伍的最前面,看到他们的做派真是反胃。

    周李氏本来走在前头呢,一看赵桂花也上前了,立刻就不乐意起来。她阴阳怪气的开口:“呦,这还怎么走的那么快了?前边是有什么能给你捡吗?”

    赵桂花冷笑:“我可不像有些人,整天想着不劳而获天上掉馅饼。”

    周李氏:“你!”

    她正想骂人,一下子想起赵桂花今天白天发飙,不得不说,周李氏还真是有点怕了。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恨人有笑人无,更是欺软怕硬。

    赵桂花今天火气似乎很大,周李氏差点挨揍。

    不得不说,她多少还是不敢死命的得罪赵桂花的,谁让赵桂花家里人多呢。赵桂花就是个泼妇,家里还有好几个大男人,周李氏家里也算是人丁单薄了。

    她咬咬牙,决定暂时不跟赵桂花这个老不死的一般见识。

    她看向了后头的白老头儿,再次怨恨起白老头儿年轻的时候不肯跟她合为一家。其实她周李氏也不是相中白老头这个人,这人要个头没个头,要长相没长相,她也看不上。可谁让这人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呢。

    她是想着白老头只有一个儿子,又有正式工作,正好能帮衬他们家。至于说白老头的儿子白奋斗,她还没放在眼里,给碗青菜汤饿不死得了。

    一个小孩子,还不是随便拿捏?到时候长大了能挣钱的还能给她和她儿子当牛做马。周李氏想一想就觉得这个主意真是贼好。她想的千般好万般好,本来觉得拿住白老头儿不过是手到擒来。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老头儿压根没有看上她,他这狗东西竟然看上了苏大妈,要说这个院子里周周李氏最恨的是谁,那么当数苏大妈了。

    以前她男人还在的时候就整天偷看苏大妈,还偷偷给苏大妈窝头,后来她男人走了,苏大妈的男人也走了,两个人都是寡妇又被无尽的对比。

    就连白老头这老不正经的也是对她有心思,这是周李氏恨极了的。

    她觉得他们院里,除了他们家,没有一家好人,最恶心就是苏家。可是……她抿抿嘴,垂眼,赵桂花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现在赵桂花过也不差,家里又人丁兴旺,她不能不想办法啊。

    只靠他们家,哪里能跟赵桂花作对呢。

    如果笼络了周大妈就相当于拉拢了白家两父子,她觉得,虽然最恨苏大妈,但是短暂拉拢也是可以的。不然这赵桂花倒是越发的嚣张了。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再一个……她还想着苏家的童子尿呢。

    这院儿的小孩儿不少,但是王大妈和李芳都在家,李军军李伟伟不好抓空子;而庄家吧……他家倒是有个小男娃儿,但是总是领着妹妹到处跑。俩小孩儿也不分开,倒是也不怎么好找机会。

    唯一合适的就是苏家三个男娃儿中最小的铜来了。

    铜来今年五岁,比虎头还小一岁呢,肯定更好忽悠。

    她眯眯眼,持续盯着苏大妈,王大妈看见了,微微蹙眉,小声儿:“这老周怎么怪怪的。”

    赵桂花:“没憋什么好屁。”

    她晓得的,周李氏最不是个东西。其实她也看不上苏大妈,但是苏大妈做事情是有目的,没有好处的坏事儿,她是不会干的。但是周李氏不是,这货就能干出损人不利己的奇葩事儿。

    她嘀咕:“她别来招惹我,不然我非扇她。”

    王大妈一愣,随即笑着说:“你最近这火气有点大啊,她怎么你了?”

    别看大家是一起巡逻,但是三三两两的,倒是也是边走边唠嗑。这让庄志希猜对了,都在东家长西家短呢。王大妈跟赵桂花走在一起,说:“她是有点不讲究,不过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脑子钝。”

    赵桂花可不觉得周李氏是脑子钝,她说:“她纯粹是坏吧?什么钝?你看她那嘴脸。”

    虽然嘲弄了一句,不过赵桂花也晓得,王大妈作为管院儿,肯定是希望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免得这个事儿那个事儿的,也耽误她的精力。

    她笑了笑,转移话题,说:“赶明儿我去后海钓鱼,你去不?”

    王大妈调侃:“人家都去后海滑冰,你去后海钓鱼。我听说你买鱼竿了,咋样?有成果不?”

    赵桂花:“快了快了。”

    她说:“我觉得我这水平,几天就能习惯。”

    王大妈:“……”

    这还真是不怎么相信的。

    她笑着说:“你去吧,我可不去,我不得意那个,我家老李没事儿倒是去转转。哎对了,我听街道办的小陈说。你大儿媳妇儿总是去街道办找工作?”

    其实是街道办不乐意了,让她过来跟庄家说一下,让梁美芬没事儿少去街道办哭诉,明明是条件不错的人家,干啥非得跟贫苦户抢工作?再说,她自己原来不是有正式工作的?

    如果家家户户都像她这样,把自己的正式工作让出去又找街道介绍工作,那么街道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这个事儿,街道的工作人员其实已经几乎就差明说了,但是梁美芬是个脸皮厚,还是隔三差五的去。实在是不胜其扰。

    这不,作为管院儿,就找到她这儿来了。

    其实这个事儿年前那几天就有了,不过正好赶上过年,她觉得这过年,梁美芬总是不能去的,所以没着急说。毕竟大过年的去跟人家说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事儿,给人家添堵。

    你说巧不巧了,正好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王大妈都觉得现在谈一谈这个事儿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了。

    她说:“其实这个找工作的事儿,我觉得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总是去街道赖着不走,这有什么用呢?要是有用,我家李芳天天去了。你说对吧?”

    赵桂花一听这话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她直白的说:“梁美芬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王大妈笑:“嗐,我倒是还好,不过街道那边就觉得她这人真是没数儿。”

    别看梁美芬自己不觉景儿,但是她在这一片儿也是小有名气的,小有名气的——蠢。这自家还有一儿一女呢,这都不管儿女吃喝还想着娘家的弟弟,把最最重要的工作让出去,这是多蠢?

    反正这一片儿大院儿就没有一个比她还蠢的。

    赵桂花也晓得梁美芬现在的名声,她干脆的说:“行,这事儿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不让她去街道给人添麻烦。”

    王大妈:“我就知道你深明大义。”

    赵桂花睨她:“这倒是也不用给我戴高帽儿,我也是不想她再去丢人。就她自己不觉景儿,其实不晓得人家一个个的背后怎么说她呢。”

    王大妈叹息一声,说:“正是这么个理儿啊。”

    她说:“你说你家这个大儿媳……哎对了,我看你家小儿媳人不错啊,整天一张喜庆的笑脸儿,人咋样?”

    赵桂花:“挺好的。”

    赵桂花:“说起来,过几天我去你家借缝纫机用用哈。”

    王大妈:“行,这有啥,你要干啥来我家用就是了。”

    他们大院儿,就两个缝纫机,一个是王大妈家的,另一个就是周李氏他们家的,那是姜芦的陪嫁。赵桂花回头看周李氏,周李氏凑到了苏大妈身边,不知道嘀嘀咕咕什么。

    反正这人一看就没什么好的心思。

    她冷笑一声,心说你可别犯到我的手里。

    王大妈也看了过去,看见白老头,有点嫌弃的别开眼。

    王大妈眼看他们两个跟别人拉开了点距离,小声说:“老白头领着白奋斗来找我了。”

    赵桂花:“嗯?”

    王大妈:“他还是想找个黄花大闺女,这不是让我给介绍吗?”

    提到这事儿,王大妈嘴角抽了抽,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意味儿跟赵桂花抱怨:“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知道他家啥要求吗?他家要求人家姑娘必须是头婚,还必须二十五岁以下。说是年纪大了不好生养,他家白奋斗都是三十一,哦不,这都过年了,他家都三十二了。好意思吗!除此之外,还得有正式的工作,家里没有负担,长相身段儿在王香秀那个档次就行,要保证能生男娃儿。同时家庭条件也不能差了,家庭条件最好像姜芦。就算不像姜芦,也得比照你家明美的家庭条件。不可以更差。”

    说到这里,王大妈唾了一口,说:“他家怎么有脸提的啊!我他妈听了都震惊了。”

    她真是不想说人家坏话,这可真是实在忍不住了。她做媒也有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没有逼数儿的。她低声:“你说他是不是疯了啊。”

    赵桂花也震惊了,她很肯定的点头,说:“疯了,而且病得不轻。但凡是一个有正式工作的二十五岁以下的小姑娘,都不怎么想找他好吗?更不要说还有后续那些条件,咋想的啊。姜芦结婚的时候,陪嫁了一辆自行车,一个缝纫机,还有一块手表,这可是三大件儿,一般人家买不起的。这可是咱们厂子的独一份儿,到现在还没有人打破呢。他就敢要?”

    “谁说不是呢。”

    赵桂花:“还最差也得是明美的家庭条件,他真是敢开口。他是真不知道我家明美条件多好。我说句实在的,要不是我家老三长得好,就算我家老大和明家大小子是同学,他们俩也没戏。就白奋斗……他那长相?三十多瞅着跟四十多似的,还没几根儿头发,跟寡妇搅合在一起人也不灵光,人家小姑娘是疯了吗?真是脑子不清楚的。我看他就不是成心找,他就是想去添寡妇的臭脚。”

    “噗噗!”

    王大妈掐了赵桂花一下,说:“你可别跟旁人这么说。”

    “大实话。”

    “实话不好听啊。”

    俩人都笑了出来,不是他们笑话人,而是白奋斗属实没有自知之明。

    这男人,真是对自己一点避暑也没有,呸!

    第一天的巡逻,在欢乐的八卦里悄然结束。果然,今天一天屁事儿也没有,其实赵桂花有点不记得上辈子小偷出现是哪一天了,而且三天轮流巡逻改成了四天轮流巡逻,会不会撞上他们也真是不好说。

    不过不管好不好说的,赵桂花反正觉得如果遇到了,就呼吁大家一起打人,如果没遇上,那就没遇上。她也不强求。相比于明美很盼着在工作岗位上出现小偷儿,她一个老太太可属实没有这样的需求。

    赵桂花觉得,明美就属于那种艺高人胆大的。

    随着巡逻的事情开展起来,机械厂也很快的开始上班了,庄志希他们是初七上班的,这过年啊,是他们一年之中放假最多的时候了,初七早上一大早,庄志希就来到单位,第一天上班,总是要好好打扫一下。

    好在,大家都是这样想的,大家来的都早,一起忙活很快医务室就干干净净。

    庄志希随身带了一点碎茶,他昨晚表现太好,媳妇儿赏赐的。这不今天提了热水,就给自己泡上了,能喝一天呢。王医生笑着说:“呦,小庄,不得了,你这都喝上茶叶了啊?”

    庄志希喜滋滋的点头:“那可不,我媳妇儿给我准备的。这有了媳妇儿和没了媳妇儿,可真是一点也不一样啊。”

    王医生调侃:“那不给我们分点试试?”

    庄志希一本正经:“这可不行,这可是我媳妇儿的一番心意,让我媳妇儿知道我把她的心意给了别人,那可肯定要伤心的,我哪儿舍得伤我媳妇儿的心啊!”

    “哎妈呀,就你有个媳妇妇儿了,真是娶了媳妇儿,整天媳妇儿长媳妇儿短的。”

    庄志希笑:“可不,以前没结婚不知道有个媳妇儿的好。”

    大家立刻都笑了出来,带着几分暧昧的意味儿,这就懂的都懂了,庄志希是医务室最年轻的,现在连他都结婚了,其他人自然都懂了。一个个笑的厉害。

    大家正说说笑笑呢,就看一个丰腴的女人推开了医务室的门,这不是旁人,正是王香秀,她眼光一扫,视线落在庄志希身上,随即轻声笑了一下,说:“小庄啊,秀姐有点不舒服,过来找你看一看。”

    庄志希微笑,客客气气的:“苏嫂子啊,你看,你跟奋斗哥还真是心有灵犀,之前他就把我当成医生,还让我给你儿子看狗咬的毛病,这你又来找我了。我不是说过了,我不是大夫啊,你们就算心有灵犀都把我当做医生,我这也不敢胡来啊。我就一收费的,跟医生可一点也沾不上边儿。”

    秀姐个屁的秀姐,他可不给她套近乎的机会。

    他疏离的笑,说:“你不管哪儿不舒服,都得让医生好好看看,我可不成。”

    王香秀抿着嘴,媚眼如丝的瞪了庄志希一眼,说:“你看,姐就想省点钱,你咋还一点也不帮忙呢。姐相信你,你给姐看就行。用不着别人。”

    庄志希耸耸肩,一本正经:“苏嫂子啊,你是不是来看脑子的?”

    王香秀懵了一下,随即说道:“嗯?你瞎说啥?”

    庄志希挠挠头:“你说你不是过来看脑子,咋连我说啥都听不明白了?苏嫂子啊,不是我说你啊,你省钱可不是这么省的。这脑子有问题,得去大医院好好的看一看。可不能为了省几个钱就乱来。你找我这样完全不懂医术的,跟去小巷子里找那个蒙古大夫,有什么区别?”

    他一副“我是真心为你好”的表情,说:“你看哈,你家可还有三个孩子呢,就算为了孩子好好长大,你也不能脑子有病啊。”

    “你咋骂人!”王香秀不乐意了。

    庄志希格外的无辜,说:“这话咋说的来着?我可没有骂人啊,我说的脑子有问题,就是真的脑子有问题。可不是骂人。你看,你又误解我了。我这年轻哈,说话就是没有什么用,总是被人误解。”

    王医生接了一句:“我可听过一句话,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庄志希鼓掌:“有学问。”

    王医生微微一笑,说:“还好还好。”

    我可是大学毕业的!

    王香秀:“……”

    你们都在放什么屁。

    王医生睨了王香秀一样,作为一个中年妇女,她可是一下子就看出这个老娘们想干什么了,心里也格外的不齿。她皮笑肉不笑的说:“我说这位同志,你到底是看不看病。如果看病就过来看病,如果不看病就赶紧回车间工作。你别是故意跑到这边躲闲的吧?这可不行。”

    王香秀:“我哪是那样的人!”

    她哼了一声,心里十分不痛快,她又看了庄志希一眼,见他已经转头儿开始跟其他的医生说话了,她恨极了咬唇,只觉得这个人真是不知道好赖。

    她可是看得起他才来的,他竟然不当做一回事儿!

    “同志,你到底看不看病?”王医生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他们医务室可是正经的地方,这女人干什么呢。把这里当成她勾三搭四的地方了?

    王香秀又哼了一声,说:“不看了!”

    她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事儿,本来也不是真心来看病,她原本是想来勾着庄志希的,她打算说自己妇科不舒服,到时候进屋一脱检查,还不是水到渠成的勾搭上?

    但是没想到庄志希压根儿不接茬儿。

    她咣当把门摔上,脚步沉重的离开,这医务室就是一群废物,怪不得大病不能来这边。一个医务室,招工竟然不招医生,找一个一点点医术都不会的,厂领导都是蠢货。

    一大群没用的废物。

    王香秀摔门离开,这给王医生等一干医务室的人气个够呛,王医生:“哎不是,这个女的怎么回事儿?她是有毛病吗?跑我这儿摔什么门呢?她以为她是谁?拿我们出气?惯的她了!”

    “就是啊,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

    “小庄,你知道这人吧,她叫什么?这事儿就没有这么办的,我去找他们车间主任去!”王医生可不是好相与的,她男人也是厂子领导呢。

    这欺负到她头上,想都不要想哦。

    庄志希可不帮王香秀隐瞒,他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他说:“她叫王香秀,是七车间的。”

    “我这就找他们去!”王医生把笔呱唧一摔,直接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茬儿。庄志希起身:“王医生,我跟你一起吧。你一个人去车间别吃亏。”

    不得不说,各个部门之间都是护犊子的。

    王医生哈哈一笑,说:“他们敢欺负我?也不看看马王爷三只眼。没事儿,你不用去,我自己过去。你一个大小伙子过去再被那狐狸精黏上。我看那娘们就是不要脸,想来黏上你的。真是以为谁都要她这样的?笑死人了!”

    王医生摆摆手:“你可是咱们医务室的一枝花,待着,我去收拾她!”

    庄志希哭笑不得,他还成了一枝花?

    不过又一想,他微微一笑,说:“那我倒是可以回去跟我媳妇儿显摆了。”

    王医生一干人等:“……”

    一个大老爷们被叫一枝花,你显摆个啥?

    真是搞不懂这些小年轻。

    不过王医生说:“行了,我自己去,你们不用操心,车间怎么的?还当老娘怕了?跑到我们医务室躲懒还摔我的门,真是厂长给她的勇气!”

    王医生气呼呼的离开。

    庄志希眨眨眼,一点也不同情王香秀。

    王香秀干什么跟他没有关系,但是王香秀骚扰他,就跟他有关系了。他可不待见王香秀的,王医生过去教训一下她也挺好的,省的这个女的犯病儿整天来医务室找他。

    她不要名声,他还要呢。

    这要是让他媳妇儿误解了怎么办?他可打不过自家小媳妇儿呢。

    庄志希安稳的坐下,护士大姐好奇的问:“你们是一个院儿的吧?她在院里就这个德行?”

    庄志希笑着问:“哪个德行?”

    护士大姐白他一眼,说:“还跟我装纯,都结婚的人了,不知道我问啥?”

    庄志希认真脸:“那不清楚,我跟她可不熟。这样的事儿,得问白奋斗他们,就保卫科的奋斗哥。”

    护士大姐噗嗤一声笑出来,骂:“你个小狐狸。”

    他啥也没说,都没说人一句坏话,但是这个“问白奋斗”,就很魔性了。

    谁不懂呢。

    “小庄,小庄小庄!”庄志希刚准备为自己辩解一下,就看王医生匆匆跑了回来,叫:“庄志希。”

    庄志希赶紧起身,说:“怎么了?”

    他果断的拎起不远处的扫帚,说:“是不是车间的人找茬儿了?走,大姐,我帮你出气……呃。”

    王医生的身后,出现几个厂领导,还有一个熟面孔。

    这不是初一那天接触过的老公安同志吗?

    同时还有两个穿着警服的,护士大姐拉住庄志希,问:“你惹事儿啦?”

    庄志希:“那怎么可能!”

    他冲着大家笑了一下,为首的老公安说:“庄志希同志,又见面了,我是李公安,你还记得我吧?”

    庄志希:“记得,您这是……?”

    李公安笑:“我们为了感谢你与你妻子明美同志一起抓贼的英勇事迹,代表我们派出所过来给你送一面锦旗。”

    他们其实早就想来了,但是想着还是给这对小夫妻的单位同一天送锦旗比较合适一点,所以一直等着机械厂上班,这不,终于今天上班,他们也赶紧过来了。

    李公安真挚的说:“这一次多亏了你们夫妻两个才能让我们抓到这几个人,虽然这几天过年,但是我们工作效率还是很快的,人已经走流程了。你们也尽管放心,他们在外面是没有同伙的,不会有什么报复的事情。”这也是按一按他们的心。

    庄志希爽朗的笑,说:“我不怕的。其实主要是我媳妇儿厉害,我就是个陪衬。不过,如果让我媳妇儿知道了他们外面还有同伙,肯定很乐意这些人来找我们,这样就能一网打尽了。”

    李公安微微点头,觉得庄志希这人不错,有勇气,也实在,说话不玩虚的,能处。

    别说是他,他们每个公安同志都晓得,能打的是明美,不是庄志希,庄志希不为了大男人的面子把功劳揽在自己身上,让他们颇为刮目相看。

    “你这小伙子人真是不错。”他拍了拍庄志希的肩膀,庄志希露出纯良的笑容。

    李公安代表他们单位将锦旗交给了庄志希,庄志希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几个厂领导也高兴的不得了,这年头儿,谁嫌弃功劳少呢。虽说这个功劳不是送给厂子,但是送给庄志希,那也是极好的。

    毕竟,庄志希也是厂里的职工啊,这就说明还是他们厂子平时教育工作做得好,厂里的每个职工即便是放假也能英勇抓贼。为社会出一份力。

    机械厂的厂长姓古,他也是今天正好在厂子里,这遇到这样的事儿,十分高兴,说:“庄志希是吧?你这件事儿做的特别好,全场都该向你学习。我就说,咱们厂子的小年轻,那是又肯干又有好品德的,这可真是一点也不差。”

    庄志希腼腆的笑,说:“古厂长,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想就算是换了您,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也一定会跟我一样。不是我的品德值得学习,而是咱们厂的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不过是凑巧遇到了。如果换成是诸位领导,一定也是一样的结果。我就是运气好。”

    这马屁拍的还挺明显的,但是架不住听得人高兴啊。

    几个厂领导都露出十分灿烂的笑容,李公安挑挑眉,也跟着笑了,他这把年纪更是很懂人情世故的,晓得人家小年轻的想法,他点点头,说:“除了锦旗,我们派出所还给你准备了点礼品。这不是感谢,而是奖励。虽然不是同一个单位,但是我们也是很真心的感谢你。”

    庄志希:“这怎么好意思。”

    可没说不要。

    李公安:“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你应得的,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庄志希接过李公安递过来的奖励,打眼儿一看,是一个保温壶,军绿色的保温壶,不大不小,正好是能随身携带那种。军绿色,这是相当让人中意的颜色。

    庄志希:“谢谢领导,谢谢领导。”

    李公安笑:“应该的。”

    保温壶下面,还有一对儿枕巾。

    不得不说,这送的东西真是很实用了,庄志希高兴的接了,李公安笑着说:“行了,我也不在这边耽误了,我们还得去明美同志的单位一趟。”

    其实主要也就是去明美同志的单位,如果不是机械厂更近,这么走顺路,李公安是恨不能立刻去见明美的,游说一下她改行。其实上一次他就游说了,结果明美她妈妈都找到他们家了。

    不过,李公安永不放弃,永不服输。

    厂领导:“几位不如等一会儿回来在我们厂吃点午饭,我们食堂的饭菜,手艺还是相当不错的。”

    李公安摆手:“不用不用。我们最近也忙,就不在外面吃了,给诸位添麻烦了。”

    “这哪儿是添麻烦,我们可很欢迎你们的。”

    大家都是场面人,互相说了些客气话,李公安这才领着人离开。

    庄志希带着笑容送他们出去,古厂长回头看向庄志希,就见小年轻不骄不躁,面色如常,他微微点头,觉得这小伙子不错,沉得住气。不是那得到一点荣誉就翘尾巴的人。

    他说:“庄志希你工作几年了?现在是什么级别?”

    庄志希一听,赶紧报户口。

    古厂长一听,抿抿嘴,觉得有点不好办,他原想着,这小子做了好事儿赢得了荣誉,也该提升一级,不过他太年轻了,按照级别来说,工龄还不够。

    如果这件事儿是厂子里发生的,那么提升一级理所当然,但是厂子外面,又是不同的。

    既然这样不太合情理,那就……直接奖励!

    他们一个万人大厂,怎么也不能做的还不如派出所吧?再说派出所都有表示,他们厂子自己人能没有?

    古厂长琢磨了一下,说:“你英勇抓贼,值得鼓励,外面的单位都能奖励你,咱们厂子也是一样。这样……”

    他看了看同样跟过来的副厂长和办公室主任,三个人的视线一对上,彼此一起工作也是有点默契的,办公室主任立刻说:“厂里奖励你一张自行车票,另外再给你奖励十块钱。”

    庄志希:“!!!”

    他赶紧说:“谢谢领导!”

    古厂长微笑:“小同志好好工作,在岗位上添砖加瓦,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感谢!”

    庄志希赤诚脸:“我一定做到。”

    几个领导满意的点头,这才一起离开。

    庄志希搓手,绷着脸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搓了搓脸,随即捂着脸嘿嘿嘿嘿……

    王医生:“……”

    其他人:“……”

    敢情儿你刚才那么镇定,是装的啊!

    不过又一想,也都笑了出来,王医生几个人可是好奇极了,拉着庄志希说:“小庄,你可得说一说,你干啥了?怎么就抓贼了?你行啊你!”

    再看他这次的奖励,又觉得这小子真是幸运。

    护士大姐:“来,我给你把这个锦旗挂上,就挂咱们医务室,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不仅能治病,我们还能抓贼呢。”

    “哈哈哈哈!”

    大家的笑容都很畅快。

    庄志希也高兴啊,说:“我看行。”

    他这次没有能够涨工资,都在庄志希的预料之内了,他原以为只有锦旗或者感谢信,但是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这种保温壶可不是水杯,且不好买呢。

    而且价格也不便宜,至于厂里奖励的自行车票……这就更难得了。

    这种稀罕的票据,都是每年奖励给先进工作者的,一般车间里想要,都很不容易。不说旁的,就这么个票,拿到黑市儿,至少能卖三十块,要是运气好能卖上四十五十呢。

    那要看什么时候放出来的票,种类是什么,永久和凤凰,这两种基本都能要的上高价。一些小牌子的,三十能拿到。可是话又说回来,不管要多少钱,这个票可不是会常常出现的。

    就说庄老蔫儿吧,他虽然是五级铆工,但是也从来没有拿到过。像是庄志希这样的医务室工作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厂子的医生约等于无。

    他哼着小曲儿,王医生笑:“看你得意的。”

    庄志希认真:“我还是第一次受表扬。”

    他小声:“我其实是跟我媳妇儿沾光。”

    王医生噗嗤一声笑出来,说:“行啦,知道你媳妇儿厉害了,你这用我家乡话就是粑耳朵啊。”

    庄志希义正言辞:“夫妻之间,哪有什么怕不怕的,那都是感情深,情意重的互相爱慕。”

    “呃……呕!”

    几个女同志默默的转头,不跟他讲话了。

    庄志希低声:“估摸着李公安应该到我媳妇儿他们单位了……”

    还别说,庄志希说的一点也没错,李公安他们确实到了,不过却很不凑巧,明美出车了。好在他们是公交客运站,车多,明美很快的跟着别的车回来了。

    明美背着小挎包飞快的跑进门,一进来就看到李公安,李公安笑着说:“小明同志,又见面了。”

    明美:“您好。”

    李公安还是那套磕儿,相比于庄志希会说话,明美倒是单纯,笑眯眯的接受了奖励,也没说什么,李公安笑着问:“你想不想调到我们单位啊,虽然咱们是不同的体系,但是你的身手这么好,我们是乐意破例的,只要你同意,我们负责沟通……”

    还没说完,明美就赶紧摆手:“不行不行,我可不行。”

    她要是敢去,她妈非打断她的狗腿,她妈说了,嫁人也不好使。

    不过这个话不能这么说,明美总不能说我老娘不同意吧?她指了指自己,十分真诚的说:“我真的不行的,你别看我身手不错,但其实关于你们那一行,我是一点也不懂的,根本就眼前黑。其实我就是个莽夫。我如果过去,除了有点功夫,其他真的都不行,这种动脑子的活儿,我干不了。我还是很喜欢在公交车上卖票的。再说啦,卖票也是为人民服务啊。如果顺手儿抓几个小偷儿,就更好了。我还挺稀罕这样的。”

    抓几个小偷儿,就能涨工资。

    李公安看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失笑出来,他其实也料到了,明美不能同意。

    就明美他家就不能同意啊。

    他说:“那你要是想改行,可得找我。”

    明美:“好的好的。”

    好不容易给李公安送走了,明美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说:“我做售票员挺好的。”

    她的领导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人称王主任,他冲着明美笑,说:“你要是敢答应,我就敢告诉你爸妈。”

    明美:“……”

    这就是接班的“好处”,她有点风吹草动,她爸妈就知道了。

    明美义正言辞:“我是很乐意做售票员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等着吧。”

    明美:“哎?”

    这咋变话题了?

    这不表扬一下我?

    “你个傻妞儿,我去给你申请一下,看看咱们客运站给你什么奖励,人家都奖励你了,我们不能不奖励。”

    明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这个好!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