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快穿之我是你妈 > 坠落的童星10(星星就应该高悬夜空发光)

坠落的童星10(星星就应该高悬夜空发光)

    天边泛起一线鱼肚白。

    金黄色阳光洒落。

    许危衡揉了揉眉骨,才发现天亮了。

    “困了吗?”

    “困了吗?”

    许危衡和姚容的问话同时响起。

    两人一愣,忍不住笑了。

    “有点困了。”许危衡站起来,拉伸坐得僵直的肩膀。

    他看得太投入,心思全部都沉浸在那巴掌大的手机屏幕上,没注意到时间居然溜得这么快。

    “我去外面买些早餐,吃完早餐再睡吧。”

    平时他吃的一日三餐都是姚容做的,既营养又美味。但姚容陪着他熬了一晚上,许危衡不想她再拖着疲倦的身体下厨。

    买早餐时,许危衡不忘给章青亦也带了一份。

    吃过东西,许危衡进了房间。

    他换了身家居睡衣,正要往床上躺,倏地想起一事,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金属钥匙。

    用钥匙打开箱子,许危衡取出锁在里面的手机,开始给手机充电。

    等待约莫半分钟,手机电量跳到百分之二,许危衡长按开机。

    手机屏幕一点点亮起,幽幽蓝光打在许危衡脸上,无数通知映入眼帘。

    他有许意远的微信好友。

    从加上好友至今,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

    可从昨晚到现在,他的微信有32条来自许意远的未读通知、44条来自许稷的未读通知。

    看到他们这么急,许危衡的心情就更好了。

    他没有查看他们发来的消息。

    不用想也知道有多恶心。

    服软、威胁、怒骂,这是他们惯来的手段。

    点播一首《今儿个真高兴》,许危衡跟着旋律哼起歌来。

    咱老百姓,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

    嘿!

    嘿嘿嘿~

    连着唱了两遍,许危衡还是第一次发现他唱歌这么好听。

    堪称平平无奇的唱歌小天才。

    他忍不住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好几圈。

    不过,许危衡能够安心补觉了,许家人可还提心吊胆着。

    他们同样是一宿未睡。

    不同于安静看评论的许危衡和姚容,这一晚上,许意远着急得嗓子都要冒火。

    他恨上了《娱乐新世界》节目组。

    要不是节目组在背后搞事,他怎么会落得这般境地。

    当初他答应去录制《娱乐新世界》,是想要拿许危衡祭天,踩着许危衡当垫脚石。

    谁成想,现在被拿去祭天的那个人成了他。

    可人家节目组家大业大,他再恨又能如何去报复?

    这么一想,这股对节目组的恨意就尽数转嫁到了许危衡身上。

    除了恨意,许意远心里还有些许懊悔。

    他出道的人设是邻家弟弟、小太阳,按他的年龄,这个人设他至少还能用七八年。

    早知道就不听他妈的,大肆营销什么父子情了。

    为了营销,他妈还给经纪人转了两百万,让经纪人花钱去请水军。

    有水军下场,热度确实炒起来了,而且热度都是实打实的,不带半点儿虚。

    最后全部都反噬在了他身上。

    什么叫自作孽,什么叫花钱找罪受,许意远算是彻底明白了。

    他心疼得心都在滴血。

    但这会儿,懊悔已经于事无补。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发酵,福尔摩斯网友们越扒越深。

    有不少网友还联想到了许危衡在飞机上怼出轨渣男时说的那番话。

    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他们回应了?”有人接话道。

    许稷顺着她的问题想了想:“亲子鉴定吧?”

    也许眼尾还是带有岁月铭刻下来的细纹,但这些痕迹不仅无损她的美丽,反而加重了她身上那股知性与温柔。

    姚容用手机查了一下A市的几家亲子鉴定机构,再对比一番许意远发上来的照片,得出结论。

    【看视频的时候,就觉得许危衡激动得有点过头,现在想想,他会不会是联想到了自己?】

    【一定是了】

    【唉,突然心疼】

    同样还附带了一张以亲子鉴定部门作为背景的他的照片。

    章青亦被她的淡定所感染,情绪冷静了一些。

    什么用如此大的恶意揣测……

    章青亦瞪大了眼睛:“你猜到了?”

    【意远爸爸许稷v:作为母亲,想保护自己的孩子是没有错的,但我认为,应该要用正当的方式,而非使用这种栽赃陷害的手段。

    姚容,唉,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没有变啊。】

    姚容放下咖啡杯,不慌不忙。

    话题被拉了回来,章青亦拍桌子骂道:“你都不知道他们有多恶心,发条微博还不忘内涵你。”

    对啊,只要他们先提出亲子鉴定,被动的就要变成对方了。

    “他们果然是要去做亲子鉴定。”看完许稷和许意远的回应,姚容眉梢微挑,似笑非笑。

    看着这些评论,许稷火冒三丈。

    章青亦鼻子都险些给气歪了。

    许稷寒声道:“还是不行。”

    正好,她有个朋友就是从事这一行的,只要打点到位,出个假的鉴定报告应该不难。

    看来的确是想做假。

    又一次拨打电话无果,许意远问道:“爸,情况怎么样?”

    她睡醒之后,看到了许危衡特意贴在门上的便签,提醒她早餐放在了保温盒里。

    he~tui!

    他们去的是一家私人机构。

    “不要脸,这也太不要脸了!”章青亦跳脚。

    现在的姚容与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相比,确实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许稷和许意远怎么还没做出回应?前几天大秀父子情的时候,他们两个可是恨不得住在微博上,现在倒是玩起神隐了?】

    章青亦惊讶:“姚姐,你醒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马上站出来“澄清”,但这么多个小时过去了,他用遍了手段,依旧联系不上姚容和许危衡。

    许稷眼前一亮。

    开口接话的,不是姚容还是哪个。

    许意远妈妈条理清晰:“那我们就在他们拿出亲子鉴定前,发一条微博,说你和意远会去做亲子鉴定。”

    夸了夸贴心的许危衡,章青亦美美吃完热乎乎的食物,坐在葡萄架下晒太阳,打开了手机。

    她抬起头,问了个很关键的问题:“你们觉得,姚容和许危衡手里能掌握有什么证据?”

    许意远又气又急:“我的粉丝后援群都在等着我做回应,经纪人那边也一直在催我,不能再拖了。”

    什么栽赃陷害……

    要不是章青亦天天跟姚容待在一起,她在路上看到现在的姚容,都有点不敢认了。

    姚容不清楚章青亦的想法,端着咖啡慢悠悠抿了一口:“我算着时间,许家那边也该做出回应了,就醒了过来看看。”

    当外在这些缺点消失后,姚容那与许危衡有五分相似的骨相便脱颖而出。

    两个小时后——

    半个多月的锻炼、保养和食补没有白费。

    微博底下,还附了一张他出现在亲子鉴定部门的照片。

    ***

    这不就是在明里暗里内涵姚姐一直都是个心思恶毒的女人吗?

    微醺的阳光笼罩着姚容,她穿着一身质感柔顺的棉布睡衣,修剪过的头发散在脑后,身材高挑而挺拔,脖颈修长,皮肤的暗沉不知在何时淡去了,白里透红。

    【许意远v:昨晚突然得知自己多了个亲爹,感到非常震惊与荒谬,虽然我从小就希望许爸爸是我的亲爸爸,但这只是一个孩子的小小愿望。

    昨晚没有及时做出回应,是在等亲子鉴定部门上班。

    从来没有见过危衡的亲生妈妈,也没有得罪过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用如此大的恶意来揣测我们一家人。】

    然后就看到了大王八和小王八的发言。

    “这不难猜。”

    急了一整晚,许意远妈妈反倒镇定了下来。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