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之娘娘万安 > 第83章 第 83 章章

第83章 第 83 章章

崇德三年六月时, 魏婧薇的九阿哥刚刚到满月的时候,就算海兰珠存了心思不想让别的阿哥夺走皇太极的视线,可对于这一个儿子的到来,皇太极还是十分欢喜的, 顶多是比不过对八阿哥的那一份优待, 毕竟那是他的心爱之人所出, 任何阿哥都比不得。

魏婧薇不大在意地看着皇太极因为小儿子的满月宴将群臣召至一块,就为了共庆这一份高兴,九阿哥到底是嫡子的出身,因而皇太极就算再看重八阿哥, 都不可能为八阿哥落下他所有的阿哥。

但说句心里话, 她还真是觉得这事没什么的, 顶多有些扯淡,就壁如海兰珠念着让八阿哥好好照顾自己的弟弟, 刻意将八阿哥抱过来, 凑了这一份热闹。

当时皇太极面色有些僵硬, 但海兰珠还是一副看不明白的模样, 面上笑意甜如蜜糖,半响就将皇太极给“忽悠”过去了,魏婧薇看海兰珠还算识相,没有在小儿子在众臣面前亮相的高光时刻出来, 只是在落幕之时想将皇太极勾至关雎宫,便忍了一肚子脾气与吐槽,谁叫皇太极从不理会自己与海兰珠恩爱时旁人的想法。

按道理说今晚皇太极应当是留在麟趾宫的,可海兰珠要将皇太极勾走她也没什么意见,都说她将来不靠这人成势,更别说皇太极还未必能活到那个时候了, 只盼着这两人别再她面前勾勾搭搭的就行,她嫌洗眼睛麻烦。

况且,魏婧薇最后抱着孩子离去的时候看了一眼海兰珠和她怀里的八阿哥,心道看不惯海兰珠的人可不止她一个,她只是为了把握最后的先机,冷眼看戏罢了。

七月时,就在魏婧薇带着三个孩子越发沉寂时,关雎宫似是出了问题,太医们纷纷涌进关雎宫,一经打听,魏婧薇才发觉海兰珠的八阿哥似是身子出了问题,说八阿哥老是出现吐奶的症状,满打满算,已经快一天半没有喝进奶了。

魏婧薇当时心里就一个想法,莫不是后宫有人动手了?

而海兰珠作为八阿哥生母,早就哭成一个泪人了,皇太极忙不慌地安慰美人,对这样的情况没有任何办法,太医皱着眉头过了许久道:“奴才估计八阿哥是发热了,才喝不进奶。”

“那可如何是好?”海兰珠梨花带泪道。

太医摇了摇头,“只能让八阿哥降了热再说,不然再多的奶喂进去都是白费。”

海兰珠扑到皇太极怀里,心里的悲愤无处可说,为什么是她的阿哥遭受这般痛楚,怎么就不是九阿哥得了这折腾?她的八阿哥分明是受了皇上的宠爱,被视为皇太子的存在,那些灾祸或是不幸留给八阿哥算什么。

这事过了一个早晨才勉强处置好,一早的时间门都是让皇太极用来哄海兰珠了,而八阿哥在太医费心费力的照顾下,总算情况好一些了,在受了罪后便沉沉睡下了,当然目前还发着热,只是不如方才那般严重了。

哲哲提起的半颗心总算落下了,她和布木布泰商量半天时间门的法子就是如此,让八阿哥受了一点罪,这样皇上才有可能松口让她或是布木布泰照顾好八阿哥,只要八阿哥到手,海兰珠要想要回就没那么容易了。

她让人在八阿哥乳娘的膳食处混了一点热毒,量极轻,但对一个稚儿来说是极为有用的了,甚至可以说是百试不爽。

她和布木布泰都有照顾孩子的经验,更别说遇到孩子吐奶一事,处理起来那叫一个轻而易举,这招用来对付海兰珠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在她和布木布泰多次提到将八阿哥抱离一段时间门,好让海兰珠恢复心力,免得海兰珠精神不济照顾不好八阿哥,可皇太极始终都没有提起过让她和布木布泰抚养孩子,只是一味地安慰海兰珠。

哲哲看在眼里心凉了一半,原想着她是皇上的正宫皇后,皇上会顾及她的脸面,将她的提议放在心上,谁知道皇上这是连话都听不进去,只是念着海兰珠身子哪哪不适。

庄妃本来就恨海兰珠的到来让她在五福晋之中排到最后的位子,还占了她的恩宠,当下又得知这个结果,心里不禁起了一番涟漪,眼神晦暗。

凭什么海兰珠要成为皇上的妃子,先前不是还好好的留在科尔沁吗,偏偏这个时候夺了皇上恩宠,还不留旁人一丝余地,海兰珠可想到她还有一个亲妹妹吗,真以为皇上是她一人的夫君了?

开什么玩笑!

心里的决定暗下,庄妃始终不得心神安落,这怪不得她,这只能怪海兰珠!有海兰珠好过的一天,她无时无刻不难受着,可海兰珠始终只是念着自己,还将她原先得过且过的日子弄得越发不成模样。

无论如何,她是下定决心要同海兰珠作对这一回了。

正当海兰珠欢喜自己的孩子身子状况越发好时,就在一个夜晚,在八阿哥喝完奶水后没多久,当晚戌时刚至,孩子突发高烧,太医匆匆赶往关雎宫,但八阿哥却是等不及太医的速度了,拼命吐奶,海兰珠再次哭成泪人都没人将其哭回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慢慢在她怀中失了性命,正如她怀里已渐渐没了温度的襁褓,海兰珠怔然,突然就发了狂,猛地将怀里的孩子摔落在地,进门的皇太极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海兰珠,你疯了!”

“对!皇上,妾身是疯了,妾身好不容易盼来的骨肉竟然就这么没了,皇上你可知这是妾身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阿哥吗?妾身失了八阿哥妾身也不想活了!”

海兰珠声泪俱下,恨不得自己以身替孩子去死。

皇太极默然,看了一眼摔落在地的八阿哥,就算这孩子还好好的,估计经过海兰珠的一番摔打,早就没了生息,将海兰珠抱在怀里,“兰儿,没事的,朕还能和你生别的孩子,还有许许多多的阿哥等着朕和你生养,你若是随了八阿哥走,你留朕一个人在世间门还有什么意思?”

海兰珠浑身发抖,突然就怕了,不是因为八阿哥的逝世,纯粹只是觉得今晚的夜风尤其凉,仿若凉透了心扉,她能确信八阿哥的情况是好转的,只是八阿哥突然就发热了,而且情况还比前几次来的还要猛烈,简直是不给人活路。

所以说这是有人对八阿哥动了手脚,八阿哥死了,那么接下来会是她?

想到这个可能,海兰珠后退一步,拼命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在宫里又没害过人。”怎么可能有人会对她动手!

皇太极将人抱在怀里,心里的难受更是无法言说了,爱妃尚且还能发泄,他作为丈夫却是不能,八阿哥逝世了,他只会比以往夭折子嗣时更为难过,这不比以往,八阿哥是他寄予厚望的存在,可惜长生天舍不得这孩子,将其要走了。

……

麟趾宫内

魏婧薇抬头,“所以你能认定为庄妃动的手脚?说说看理由。”

淑妃沉吟片刻,“娜木钟,我曾经得知过一些宫廷的手段,其中就是将毒下在乳娘身上,但不显在皇子身上的手段了,用汉人的言语来说就是声东击西吧。”

她解释道:“有些毒对乳娘来说算不得什么厉害东西,可若是动用在一个小孩身上,就是致命的毒物了,在太医眼中或许只能当成是孩子正常的发热,可谁知道这背地里有什么手段。”

“你说的是这个道理,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她早就想到还有这一回事,她都是善读医书之人,想要看穿这背后的门门道道还不容易,况且哲哲和庄妃的手段并不算高明,只是她不太理解的一点是,原先想着哲哲不会下死手,谁想得到海兰珠的子嗣就这么没了。

淑妃很冷静道:“若是妾身说是身边人曾经看到过庄妃的心腹接近过那些乳娘的膳食,娘娘可会相信。”

“有什么不可。”魏婧薇倒不认为这事什么巧合之极的事,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庄妃有这个心思比起哲哲要谋害八阿哥的说法要可靠多了。

“那好,妾身以后是可以尽数相信娘娘了。”淑妃在最后几句话里都是用着敬称,不是她刻意轻慢了自己的福晋身份,只是她更清楚,若不在这个时候同贵妃投诚,今后盟友的关系也会说断就断,倒不如成就更为紧密的关系。

“那你尽管放心吧。”魏婧薇微微挑眉,她一向对自己人很好的,除非是心怀莫测之人,可若是遇到了这样的人,她也不会全然信任,更别说将其当成是自己人了。

而接下来就是等着事态的发展了,就算没等来她想要的结局,她也应该笼络娘家人了。

清宁宫

哲哲铁青脸色,不敢相信自己特地控制的量还会让八阿哥身死,可眼下也等不及她探查清楚这背后隐藏的事,她就不得不要收拾这些残留的手段了。

无论她初衷是为何,只要跟海兰珠的八阿哥夭折一事扯上关系,就算她贵为皇后都不可能逃过这一劫!谁叫海兰珠是皇上的心爱之人!

将接触过乳母膳食的人收拾干净后,哲哲的脸上和背后仍旧是一片冷汗,心里的庆幸过去以后,升起来的就是一种莫名的难受,她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好不容易得来的阿哥居然就这么没了,还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后悔还是悔恨自己手段做得太过了,心绪复杂难言,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万般庆幸皇上没有发现她在背后动的手脚,不然现在哪还有她的安生日子,还有布木布泰那边也得将这件事死死守着了,宁愿将这事带到墓地里也绝不能吐露一句!

想到皇太极在得知真相后,可能会将她谴回科尔沁的情形,她心跳就再也止不住,这还是她预料的最好情况,最大的可能是皇太极当场就将她杀了。

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守口如瓶!

哲哲眼睛通红,显然是陷入一时魔障了。

而庄妃这边,尽管已经预料到八阿哥夭折后,皇上会怎样震怒,但她心里的欢愉一刻都不曾散过,海兰珠终于在顺风顺水这么多年以后栽了一回。

她就是受不得姑姑每次都让她顺着海兰珠的模样,也受不了海兰珠分明是得了好处却故作不懂的样子,她就是不懂了,为何长生天会这般眷顾这人,就算她这时候被皇太极找出来也无妨了,大抵不过是一死的结局。

庄妃这头下了狠心,转头却听说海兰珠晕倒了,皇上一直守在宸妃娘娘病床前一刻不离,心神镇了一下,心道老天爷未必是要将她逼上绝路了。

布木布泰便很是镇静地收拾干净脸面上的妆容,不久就到了清宁宫,一进屋门看到的便是姑姑通红的眼睛,突然就彻底放松下来了,是啊,她还有姑姑在,姑姑是绝对会护住她的,只要这事一直隐瞒到底!

哲哲紧紧抱住她,“布木布泰,今后你就算是死了都要给姑姑瞒住这件事,听到没有!”

布木布泰眼神闪烁,低声应了一句。

……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猜测过度以至于心神耗尽的可能,海兰珠当晚就陷入魔障,梦里一直在挣扎,就是逃离不开被她摔在地上的八阿哥,以至于她在醒来时已经是一天一夜过去了。

偏生这个时候哲哲已经收拾好事情的证据了,海兰珠在皇太极一脸惊喜的表情中后知后觉自己孩子可能被害一事,但这个时候派人过去收集证据也只是迟了一步。

皇太极不解道:“兰儿,朕知道你还在伤心八阿哥的事情,可是八阿哥既然留不住,那就当作一场梦吧,这孩子的到来还是让我们欢喜过的。”

海兰珠面色苍白,开什么玩笑,她的孩子绝对是被人害了,八阿哥身子那般好,绝对不可能突然就吐奶,也不可能突然就没了性命!

“皇上,您相信兰儿,八阿哥绝对是被人害了,您快去将那人找出来啊,海兰珠定是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海兰珠此刻脸上露出的狠劲让皇太极心里惊了一惊,但还是没当一回事,海兰珠受刺激后都能将孩子丢在地上,现在幻想有一个人害了八阿哥也不是不可能。

这事他也仔细探查一遍了,还八阿哥身边的人拖出去审讯一番了,就是没找到别的罪证,再加上这事他让哲哲接手了,哲哲也说这是孩子正常吐奶的症状,就是八阿哥的身子太弱,受不住折腾了,只能说八阿哥福薄,在皇家留不久。

因而皇太极只是表面上应着海兰珠,只念着等这段时日过去后,再同海兰珠生养别的孩子吧,有了新的孩子,海兰珠估计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海兰珠被皇太极一番安抚,总算平静许多,现在仍支撑着她清醒的念头就是将谋害八阿哥的人给找出来,她要让皇太极将那人千刀万剐,只是这事情已然过去半个月之久,在她听闻娜木钟的九阿哥都能翻身抬头了,害她孩子没了性命的人还是没找到!

之后又从皇太极口中得知这一切只是她的揣测,心里更是受不住这刺激,两眼一翻又晕过去了。

关雎宫离麟趾宫离得极进,这也就代表了宸妃那儿有什么动静都能立马传到麟趾宫这里,魏婧薇听闻海兰珠又晕倒一事,心想该不会海兰珠就是因为这屡次耗费心力的事情提早没了性命吧。

这可不在她预想之内,但现在除了随机应变还真没别的法子了,左右海兰珠出事了都不要紧,可皇太极死都要给她撑住。 .w. 请牢记:,.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