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说干就干,孙姐拾掇好自己,朝最近的公交站点走去。

    她要去找裴家的小姑子裴明霞!

    当然要去找她,就是她撺掇自己为难陆浓,现在她丢了工作,可不得去那边说道说道?

    裴明霞家在外国语大学附近的家属楼,但她本人是报社的副主编,孙姐一犹豫,决定还是去她家找人。

    刚到裴明霞家楼下,就遇到出门扔垃圾的宋业安,他是裴明霞的丈夫,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在外国语大学当教授,前途光明锦绣,当然要不是如此,他也娶不到裴明霞。

    宋业居看到孙姐吃了一惊,“孙姐,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别看孙姐在陆浓跟前嚣张,但一到裴明霞两口子这里瞬间换了副面孔,语气讨好地说:“宋教授,我找明霞有点事,她在家吗?”

    宋业居点头,“在家。”

    “那好,我先上去找她。”说完也不等宋业居,动作麻利地上了楼。

    留宋业居在原地一头雾水。

    裴明霞正在厨房做饭,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宋业居忘记带钥匙了,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到门口开门,“我说你这个记性……”

    “孙姐?你怎么来了?”

    “明霞啊~我被陆浓那个小狐狸精赶出来了!”孙姐哀嚎道。

    “什么!?”裴明霞震惊地看着孙姐,忙不及待地开门让孙姐进来,“到底怎么回事?”

    孙姐面露苦色,随即开始大吐苦水,“你是不知道啊,自从那个小狐狸精进门,天天给我脸色瞧,昨天太阳都晒屁股了,我去叫她起床吃饭,她拿起一本书就朝我砸……”

    “这些就算了,今天中午我去买菜,她非要吃猪蹄,我说那东西做起来麻烦,她指着我的鼻子就骂我是个伺候人的保姆,她才是家里的女主人,我算个什么东西。”

    “岂有此理!”裴明霞一掌拍在桌子上,满脸震怒。

    “那我哥呢?裴寂安呢?他就任由姓陆的把你赶出来?”

    “哎,首长也是不好做,小狐狸精不依不挠的,他能怎么办呢?”孙姐继续拱火。

    “糊涂!”裴明霞余怒未消,“我就知道姓陆的不是个好的,这才几天,就把你这个照顾裴铮十几年的老人赶走。我哥的心偏到胳肢窝了,我看再过段时间,小铮在那个家里也没个立锥之地了。”

    “当初非要和以梅姐离婚,结果十几年都不结婚,我还以为他是后悔了在等着以梅姐,没想到以梅姐还在等着熬着,他倒好,娶了个小十几岁的娇妻,把以梅姐当什么了?”

    裴明霞越说越气愤,隐隐对裴寂安竟是生了怨怼。

    孙姐觑了觑裴明霞的脸色,知道这事儿算是成了。

    “明霞啊,你看我的工作……”孙姐眼神企盼地看着裴明霞。

    裴明霞拍了拍孙姐的手说,“你放心,他们不要你我要你,你先去老太太家帮我照顾宋谦。”

    宋谦是裴明霞和宋业居的儿子,今年三岁半,他们两口子工作忙,就把宋谦送到了裴明霞妈那里。

    “哎,太好了!”孙妈喜笑颜开,“我一定好好照顾小谦。”

    ……

    裴寂安做的菜口味竟然还不错,至少比孙姐做的好吃,陆浓一不小心吃了个饱。

    吃完饭陆浓收拾碗筷去洗碗,饭已经让人做了,碗筷什么的还是自觉一点叭。

    刷好碗,陆浓打算回屋睡个午觉。

    脱下小裙子,刚把睡衣套过头,开门的声音响起。

    陆浓:……

    沉默。

    呆滞三秒后,陆浓若无其事地穿上睡衣,又套上睡裤。

    累了,爱咋咋地吧。

    “咳,”几分钟后,裴寂安走了进来,轻咳一声,声音低沉温和地说,“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好啊,你说吧。”

    两人默契忽略刚才的尴尬。

    “这是我近几年的存款和这个月工资,你收好。”裴寂安递过来一个存折和一堆票子。

    陆浓一愣,打开一看,嚯,足足有五千之多,巨款啊。

    穷逼陆浓表示爱了爱了。

    这还是头一回有男人给她掏钱,怪不得前世她的那些男朋友都特别爱她。

    谁能不爱钱啊。

    她那副两眼冒光的财迷样子理直气壮又自然,不仅不猥琐还很可爱,裴寂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转而提起了另一个问题。

    “孙姐走了,你不会做饭,要重新找一个保姆,你有什么认识的人吗?”他询问陆浓的意见。

    陆浓刚想说没有,脑子里不知为何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吴妈。

    吴妈是陆浓舅舅家的佣人,在舅舅家干了一辈子,舅舅一家出国后给了吴妈一大笔养老钱,还把在国内的宅子交给了吴妈看管。

    当初原主生完孩子,就是吴妈帮着月子的。

    吴妈要是还愿意来裴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倒是有个认识的亲戚,”陆浓没把话一口说死,“我先去问问,看看她愿不愿意来,她不愿意的话你再找别人。”

    裴寂安同意了。

    他走后,陆浓午觉也不睡了,想着干脆现在就去找吴妈,顺便去医院把护士的工作辞了。

    原主当护士当了好几年,可她冷眼旁观原主的工作环境着实不怎么样。

    先不说有个一直撺掇原主嫁给老男人的二叔在旁虎视眈眈,护士站里还有几个嫉妒原主的小护士,时不时挤兑、孤立原主。

    再说护士这工作作息不规律,时常要值夜班,她这个破身体漏洞百出,未尝不是这几年昼夜颠倒,新陈代谢出现了问题。

    走出小红楼时,隔壁的邻居老太太正在院子里浇花,特意多看了陆浓几眼,陆浓礼貌回了个微笑。

    老太太也点头示意。

    陆浓觉得自家邻居还不错,有个正常点的邻居总比奇葩要好点。

    六三年,国家刚刚结束了大灾荒,人们穿着大部分很朴素,但在京市这种地方,总有爱美的女孩子打扮的漂漂亮亮,所以陆浓不算很特立独行。

    但架不住她长得美,是那种单纯站在那里就发光的美,尤其是在阳光下,白到反光。

    人们的目光不由自主被她吸引,所有人站在她身边都会黯然失色,像是黑白电影里走出来唯一彩色主角,众人皆为陪衬和背景板,目光所及只有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