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还等什么?”

    裴寂安率先打破尴尬,低声问了一句。

    话显然是对着裴铮和沈既明说的,两人听后老老实实垂下头进了房间。

    不一会儿,各自换了一身绿军装出来,脚上穿着胶底鞋,背后背着个豆腐块一样的行军棉被,被子最上面还塞了一双老布鞋,腰间挂着水壶,手里握着木棍子。

    看这驾轻就熟又迅速的样子,大概率平日里没少被罚。

    裴寂安:“三个五公里,不跑完不用回来吃饭了。”

    “是!”裴铮和沈既明两脸坚毅,排排队跑动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

    路过小顾淮时,崽崽“啪啪”拍手,抓了抓哥哥的衣服,“跑跑。”

    裴铮不轻不重拍在崽崽脑袋上,“小没良心的,白疼你了。”

    “嘎?”崽崽歪头,在线卖萌。

    陆浓:“!”儿砸,快跟妈咪贴贴。

    裴铮一脸羡慕地跑远了,时不时不舍地回头看两眼。

    陆浓心里得意,然后接着跟崽崽再贴贴。

    这种有崽吸的神仙日子,谁懂?

    哦,坏小子裴铮懂,但他现在吸不了还要被罚跑步哈哈哈哈哈。

    吸完崽,陆浓想到吴妈还没安顿好,叫住准备上楼换衣服的裴寂安,“裴……”

    刚说了一个字,陆浓卡壳,裴寂安比她大很多,位高权重的,直呼人家大名貌似不大不礼貌。

    想了想,陆浓决定学吴妈喊首长,“首长。”

    裴寂安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看着陆浓,神情一如既往的寡淡、禁欲,是他不做任何表情时常见的样子。

    陆浓发现裴寂安真的很适合站在高处往下看,尤其是不说话的时候。

    渊渟岳峙,矫矫不群。

    他明明长相斯文俊美,可是人们看他第一眼时,总是会被他周身的气势所摄,忽略他的样貌,更甚至回过头来就只记得那时被恫吓住的感受,很少有人想到他的脸。

    陆浓顿了一顿,把没说完的话补上,语气略带忧愁地说,“您看吴妈该住在哪里啊?”

    连您都用上了,态度绝对恭敬。

    毕竟有求于人,陆浓表现得非常能屈能伸,全没了刚刚“哼”裴寂安时的嚣张气焰。

    站在一旁的吴妈听到这里立马竖起耳朵,紧张地盯着裴首长的嘴,就怕听到自己要被赶走的话。

    她这想法其实有点多余,裴寂安既然都“顺路”去接她了,自然不可能再把人赶出去,只能说关心则乱。

    裴寂安再见多识广,也没遇到过陆浓样的人,当下崇尚的个人品质都和“硬”有关,做人要宁折不弯,做事要不怕苦有困难也要咬牙上。

    女人也不例外,女人能顶半边天。

    大多数人都心眼如一,可人多了,总有几个想法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他们心里藏着心思,眼中裹着算计,面上却仍装出和别人一样的神情。

    裴寂安把人心看得太透,这种人在他眼里完全透明,但他从不点破这些人的虚伪与伪善,权当笑话。

    可陆浓不属于两种之中的任何一种,她没那么纯粹,有自己的小心思,但奇怪的是,别人会觉得难堪、耻辱,恨不得藏起来的东西,在她看来却理所当然。

    就像现在,前倨后恭的态度,她本人没一丝半点不适。

    甚至把心思直白地写在脸上,凑到面前非要让他看。

    简直像只小猫,一步步试探主人的心思,耍赖皮要吃的就把自己的肚皮摊开来给主人看:不装了,我直说了,你赶紧喂我吧。

    一时间,他竟生出点啼笑皆非之感,再一次刷新了对刚娶过门小妻子的认识。

    裴寂安慢慢走下楼梯,站在陆浓和吴妈面前,温言问道:“好吧,你觉得吴妈住在哪里比较好?”

    下了楼的裴寂安显得“平易近人”很多。

    陆浓眨眨眼,心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啦。

    其实之前的保姆孙姐在这家里是有个单独小房间的,只是小房间里面环境不是很好,窗户狭小,光线不够充足,睡觉的床是用木板简单搭成的,屋子里仅能容一个人进出。

    孙姐平时住自己家,只把这个房间当成放个人物品的地方,所以多年下来也习惯了,可吴妈不行。

    吴妈是要住进来的,陆浓不可能委屈吴妈,眼看吴妈年纪越来越大,睡在这种连采光都不好的地方,时间久了难免住坏身子。

    裴家一楼除了这个小房间,还有另一个格局差不多的小房间,两间屋子被一堵墙隔开,这个房间给了警卫员兼司机的小周,小周和孙姐一样晚上都不睡小房间,权它当是歇脚放东西的地方。

    陆浓的想法是把两个屋子打通,成为一个房间,再稍微装修一下,通通风,就能让吴妈住进去啦。

    至于小周,陆浓在心里对他说了句抱歉,嘿嘿,到时候让吴妈单独给他多做点好吃的。

    “……你看行不行?”陆浓把自己一番想法说给裴寂安听,“装好之前,就让吴妈和我一起睡。”

    裴寂安静静听完,随后沉吟片刻说,“不如直接让吴妈搬到二楼吧。”

    “二楼?”陆浓不解,“可是二楼没空房间了。”

    裴寂安:“可以把小淮的房间让出来,小淮搬到裴铮房里去。”

    “唉,可不敢可不敢。”吴妈一脸惶恐摇手拒绝。

    陆浓握住吴妈的手,认真想了下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让小淮和裴铮住一起不大好,还是算了。裴铮应该希望有自己的个人空间。”

    青春期的少年们对自己的私人空间可是非常看重的,陆浓琢磨自己今年二十,可比裴寂安有发言权多了。

    再则,不经过裴铮的同意,做出把他屋子让出一半给弟弟的决定,既不尊重他,也不利于家庭和谐。

    试想换成任何一个人,继母带着儿子和外人住进家里,外人独住一间,自己却要和弟弟分自己的房间,心里都会不舒服吧。

    裴寂安从一开始就不该提这个法子,做下第一件委屈裴铮的事后,日后就会有无数件,人心从来经不起考验。

    才不要做被人骂的恶毒后妈,她这么美,当然要一直美美哒。

    不过话又说回来,裴铮不能和顾淮住一起,吴妈可以和顾淮住一起啊。

    “吴妈,你和小淮住在一起怎么样?”既然裴寂安已经同意吴妈住二楼,应该不会反对她这个安排。

    “小淮?”吴妈犹豫了。

    “对,和小淮住,顺便帮我照顾着他。”陆浓劝说道。

    听说让她照顾小淮,吴妈终于点头,“那好吧。”

    见两人自顾自商量好,裴寂安也没有反对,找来小周,让他给军需处买张现成的单人床过来。

    小周听完后立马就要去办,陆浓想到家里没肉了,叫住小周问他:“小周同志,军需处离供销社远不远啊?”

    小周说:“不远,您要出去我可以载您一程。”

    能搭顺风车就不用自己腿着去,陆浓十分高兴,把崽崽放到吴妈怀里,“蹬蹬蹬”跑上楼拿出自己攒的钱和票子,“蹬蹬蹬”又跑下楼。

    今天发财又团圆,合该吃一顿好的。

    下了楼,裴寂安还在,陆浓把顾小淮从吴妈怀中抱出来,塞进裴寂安怀里,“江湖救急,哄哄他,我们去买菜。”

    说完,拉着吴妈一阵小跑,跑出了小红楼。

    裴寂安:“……”

    顾小淮:“……”

    大眼瞪小眼。

    ******

    这边,小周先把她们送到了供销社,然后去军需处买单人床。

    陆浓和吴妈来的正是时候,猪肉摊刚摆上,排队的人不多。

    她可太馋吴妈做的红烧肉了,还有糖醋樱桃肉、珊瑚白菜、烧茄子、蜜汁梨球……

    今天必须全都安排上!

    陆浓让吴妈在肉摊前排着队,把钱和票子给她,让她买十斤带皮五花肉和猪里脊肉,顺便再买两个猪脚和猪下水。

    她自己想去去附近的商店逛逛。

    ……十分钟后陆浓就后悔了,来的不凑巧,今天刚好是一批紧俏布料到货时间,商店里一群大姑娘大娘们挤来挤去,差点把陆浓挤成沙丁鱼。

    终于挤出卖布的柜台,陆浓朝卖糖的地方走,不是她想糖,主要是手上有糖票,不用的话就浪费了。

    这年代大白兔奶糖是硬通货,一把糖说不定就能交到不错的对象。

    当然价格也对得起它的名声,十块钱就只能买三斤,还需要糖票。

    陆浓买了半斤大白兔,又买了三斤冰糖,打算今晚央吴妈做个冰糖燕窝吃吃。

    嘿嘿,她眼尖可瞧见吴妈藤箱里除了器盏,底下还有一堆好东西,其中就有上好的燕窝。

    接着她去农副产品区买了黄梨、蜂蜜和香油,去调料区买齐了花椒大料这些做菜用的辅料,零零碎碎买了一堆,把带出来的钱花了大半。

    回到肉摊,吴妈已经买完了,正站在肉摊旁边等着她,见陆浓过来,连忙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怎么买这么多,家里没有吗?”

    陆浓瞬间会想起孙姐做菜的味道,打了个冷颤。

    “就会搞怪,”吴妈嗔了陆浓一句,随即有点遗憾地说,“没大肠了。”

    这年头家家户户都不富裕,谁都想吃口肉味,大肠正合适,既不是特别贵又能满足吃肉的条件,更何况现在正是鲁菜称霸北方的年代,九转大肠是一道名菜,不能说家家户户都会做吧,至少人们对吃大肠接受十分良好。

    “没事,下次吃也一样。”陆浓安慰吴妈。

    等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后,小周开着车回来了,帮两人把东西拎上了车。

    回到家,吴妈就正式开始烧菜了。

    陆浓好奇裴寂安是怎么带孩子的,没在楼下看到裴寂安,于是上了二楼,先去崽崽的婴儿房瞧了一眼,不在。

    又跑到卧室瞧了一眼,也没有。

    最后走到书房门口,悄悄把耳朵贴到门上。

    结果刚把耳朵放上去,门突然开了,裴寂安站在门里看着她。

    陆浓:“……”挺尴尬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