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开学前一天, 裴铮要到学校报到领课本和宿舍床位,他卷起自己铺盖就要出门,陆浓叫住他,一脸郑重地说:

    “别家小孩去学校报到都有家长陪, 你爸爸今天不在家, 乖,我勉为其难带着小淮陪你一起去, 一定不让别人看轻你。”

    裴铮开始想要拒绝, 可是后面听到陆浓要带着小淮陪他去,又改了主意, 他弟这么可爱,带出去保准馋死未来的同学们。

    他心里乐意了, 脸上仍旧勉勉强强, 傲娇地说:“行吧。”

    陆浓也不戳破他的心思,这时吴妈抱着个大尼龙袋走过来, 陆浓让干妈把尼龙袋子给裴铮, “我要带点东西去学校, 正好你帮我扛过去吧。”

    吴妈迟疑看了眼陆浓,陆浓朝她点头, 吴妈于是笑眯眯地把尼龙袋子放到了裴铮手上,“那就麻烦小铮,吴姥姥老胳膊老腿就不陪你们去了。”

    在陆浓的纠正下, 现在家里小辈都称呼吴妈为吴姥姥。

    裴铮颠了颠束紧的尼龙袋,不沉,和他的被褥差不多重, 对于整天负重跑的裴铮来说算不了什么, 但他摸着尼龙袋子里东西的质感很像是被子。

    “这里面是被褥?给我的?”裴铮意外。

    裴铮有点感动, 以为陆浓特意给他准备了住宿用的新被子,他从小有妈没妈一个样,女性长辈们觉得家里有孙保姆照顾着,也从没在这些小事上关心过他。

    原来被人放在心上是这种感觉,暖暖的,像是一抔热水浇在冰上,被人化开了心。

    陆浓干笑一声,心想我是那种人嘛,她就是想让裴铮当免费劳动力而已。

    不过这会儿心里倒真的有点可怜裴铮了,陆浓嘴上喊裴铮小孩子,心里却是把裴铮当成同龄人对待,并不干涉裴铮的一切,不干涉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不关心。

    可裴铮毕竟只有十六岁而已,幼稚爱炫耀、喜欢吃甜食、喜欢毛茸茸可爱的小动物、喜欢小孩子,他还不是里叱咤风云的大佬男主。

    陆浓默默想,毕竟已经成为了一家人,也许适当不过分的关心才是正确的。

    “是给你准备了一床新被子。”陆浓柔声说。

    其实是干妈怕学校发的褥子铺着不舒服,给陆浓拿了两床被子,一床盖身上,一床铺在身下用,这两床被子都是新做的,宣软舒服,给裴铮哪一床都可以。

    裴铮脸上浮现出欢喜神色,举着小顾淮的手说:“同志们,朝着最高学府进发!”

    刚一出门,就见裴铮几个发小已经等在门口了。

    除了裴铮以外,沈既明和蒋聿也都考上了大学,他们一个进了外国语学校一个考进了农学院,唯有张开平高考落榜,他想进部队,但不幸的是体质不达标,最近正在疯狂锻炼减肥。

    裴铮给了他们三个一个眼神,“还不叫人?”

    张开平和蒋聿见到陆浓还是有点尴尬不好意思,上次他们误会陆浓欺负裴铮,被叶慧慧偷听到去和裴小姑告状,间接引发了裴小姑发难陆浓的事。

    事后裴铮严肃警告他们不要再乱说话,张开平和蒋聿见裴铮真心维护后妈,对待陆浓的态度也郑重起来,但在称呼上还是犯了难。

    叫阿姨吧喊不出口,陆浓看上去和他们同龄的女同学差不多;喊名字吧,偏偏陆浓是长辈,不合适。

    尤其是张开平,这几天他妈和陆浓走得近,两人平辈相交,他天天躲着走,就怕被他妈逼着喊陆浓阿姨。

    唯有沈既明一副没事人样子,但他也不先开口,只看着陆浓不说话。

    陆浓看出他们不自在,她自己也不想被十几岁的大小伙子叫阿姨,就说:“我叫陆浓,你们喊我名字吧。”

    张开平和蒋聿对视一眼,张了张嘴,到底没把陆浓喊出口。

    “不然叫陆浓姐吧,”一直沉默的沈既明说,态度温和有礼,和前几天阴阳怪气的样子天壤之别,“陆浓姐比我们大几岁,叫姐姐比较好。”

    陆浓有点看不懂沈既明这个人,似乎对她有敌意,但又没什么行动上的为难,不过他的提议倒是可以接受,喊姐姐总比喊阿姨听起来舒服些,她点点头表示同意。

    “陆浓姐好。”

    “陆浓姐。”

    “……姐姐好。”

    张开平和蒋聿两人乖乖问好,偏沈既明叫的与众不同,陆浓意外地看他,沈既明眼神无辜回视陆浓。

    陆浓:“……”

    解决了称呼问题,张开平摸了摸脑袋,憨笑着对裴铮说:“铮子,我们来送你去学校。”

    裴铮也不客气,顺手把尼龙袋倒腾到张开平肩上,把自己的铺盖放到了沈既明的手里,然后搓了搓手从陆浓手里抱过小顾淮,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脸红。

    沈既明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铺盖,又看向一身轻松的大少爷裴铮,十分无语,算了,今天就不跟他计较了。

    他以为陆浓和顾淮顶多送裴铮出门,结果陆浓把他们送出门口,又送到公交车站点,最后竟然跟着上了公交车。

    “铮子,你后妈对你还挺好,你爸都没陪你去过学校。”沈既明站在裴铮身后,低声对他说。

    裴铮哼了一声,算是回应他的话,手扶着公交车车顶横杆,把陆浓围在座位上,小顾淮坐在陆浓的腿上。

    他就不信了,这回看谁能再来和后妈搭讪。

    ……确实没人敢过来,他们一行人四个帅气大小伙子把一个花一样的女人围在中间,路过的男人和女人各有各的羡慕。

    到了学校,裴铮特意和门卫大哥打了个招呼,两个门卫大哥还记得裴铮和陆浓,看到裴铮一行人扛着行李来学校,忍不住问他:“你朋友考进了北大?”

    裴铮呲牙一笑,指了指胸口的校徽说,“不是别人,是我本人考上了北大,法律系裴铮。”

    两位门卫目瞪口呆,这年头混小子也能考进来了?

    见周围不断有人看过来,陆浓拍了裴铮一下,“别得瑟了,赶紧去报到。”

    这年头出风头并不是一件好事,低调把学业修完,赶紧离开学校这个修罗场才是正途。

    上次陆浓来学校办复读手续的时候,意识到休学的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回去以后努力回想,终于让她想起一点蛛丝马迹。

    陆母逼迫骚扰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那一年学校不太平,很多学生和教授被下放劳动,历史系的人尤其多,陆浓在那一届名头大,看她不顺眼嫉妒她的人太多,她怕再读下去会出事,就顺着陆母的心意办了休学。

    自从想起来后,陆浓打定主意只读一年,一年修完剩下两年的课程,提前毕业,顺便督促裴铮和她一起卷,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早一年毕业,就能早一年避开学校的动/乱。

    她看了眼身旁毫无所觉的裴铮,裴铮在里虽然被迫提前结束学业,但由于家庭背景强悍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伤害,给他打击最大的是心理上的。

    几乎是一夕之间,身边的同学变得面目可憎,他们殴打辱骂曾经尊敬的教授们,做出种种畜生都做不出的事。

    不断有人死亡,学生、教授……有死的不明不白的,也有不堪受辱自我了断的,这一场浩/劫,源头在这所学校,就在裴铮身边每天上演,而他什么都做不了,也没办法阻止。

    可想而知对于正义感十足的裴铮来说,有多痛苦。

    就连陆浓本人也没法做到冷眼旁观,可她救不了任何人,所以只能在事情发生之前离开,也许看不到就不会痛苦。

    裴铮今天不知为何心情特别好,被陆浓拍了一把也不生气,摸摸顾淮的小脑袋,带着后妈和兄弟雄赳赳气昂昂往报名地点走。

    路上不断有人看他们,几人颜值都不低,最关键是裴铮酷哥怀里带着一个萌物崽崽,极具反差萌。

    到了报名点,裴铮拿出报到证,领了饭票和补助,一行人又往男生宿舍走。

    一般来说女人不好进男生宿舍,但今天是报名最后一天,女性家长多,进出男生宿舍并不十分显眼……虽然陆浓格外年轻了些。

    裴铮的宿舍在三楼,八人间宿舍,他们到的时候宿舍里只剩下一个空床铺,是个下铺而且靠近门边和垃圾桶,床上还堆着一些杂物行李。

    床头歪歪扭扭贴着裴铮的名字,贴纸边缘破损,一看就是被人撕掉重新贴好的。

    宿舍里只有三个人在,默默打量裴铮一行人,见他们个个人高马大,不由得有些打怵。

    裴铮没有动,张开平想要替裴铮收拾一下床上的东西被陆浓伸手拦住,“别着急。”

    果然就见裴铮溜溜达达把宿舍里床铺上的姓名标签贴纸挨个看了一遍,路过三个舍友时,三人皆有些闪躲,目光不与裴铮接触。

    裴铮溜达完回来后神色平静,开口说,“收拾吧。”

    陆浓这才示意张开平可以收拾了,她心里了然,裴铮应该是对比了原来的床位和被换的床位,觉得原来的床位不好所以没大动作。

    但以陆浓对裴铮的了解,他一定记住了换他床铺的人。

    三个舍友见裴铮没找事,同时松了口气,表情放松下来。

    陆浓对三人友好一笑,一进宿舍陆浓就发现了,他们三个虽然紧张却不心虚,应该不是换裴铮床位的人,不过他们必定知道换床铺的人是谁。

    “以后大家和裴铮就是室友了,小铮年纪小,还望大家多多包涵。”陆浓毕竟是以裴铮后妈身份陪他来的,场面话还是要她来说。

    三个室友听到陆浓轻声细语的跟他们说话,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连忙应下,表示一定会和裴铮好好相处。

    裴铮抿了抿嘴,神色复杂地看着陆浓。

    陆浓没注意到裴铮的神情,指挥张开平把床上的杂物清理到地上,让沈既明和蒋聿铺床。

    陆浓抱着小淮腾不出手,见裴铮只带了薄被子,对他说,“你打开尼龙袋子,随便拿一床被子出来,入秋了,盖这一床吧。”

    裴铮诧异,“不是都给我的?”

    陆浓呵呵一笑,当然不是。

    “好了,你这里都收拾好了,我也要去报名了。”

    裴铮:“……”你报的哪门子名??

    沈既明:“……”!?

    蒋聿&张开平:“……”!!??

    三个室友:“……”不是姐姐吗?原来是校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