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 第80章 第 80 章

第80章 第 80 章

那边女主一行人还在边走边说话, 路过陆浓身边时,许月华和一个哥哥打闹,不小心推了站在最外侧的徐瑶, 徐瑶又撞到陆浓身上。

陆浓被撞了个踉跄,又被身后一块石头绊倒摔在地上, 小腿处狠狠蹭到石头上,她的皮肤太嫩, 片刻腿上便破皮渗出血丝, 看起来十分严重的样子。

这才是真·吃瓜吃到自己身上。

“你没事吧?”徐瑶赶紧扶起陆浓, 陆浓一瘸一拐站起来,火辣辣得疼。

“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撞倒你……是你?”

徐瑶惊讶,虽然陆浓戴着纱巾遮了半张脸, 可是她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 不是徐瑶想忘就能忘记的。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陆浓,胡梦曾在火车上隐晦说过陆浓的身份不简单,当时所有人都不信, 只有徐瑶信,因为她对陆浓的观感同样不简单。

但如果自己的判断是真的, 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徐瑶惊疑不定。

“喂,你们认识?”撞了徐瑶和陆浓的青年不仅没道歉,反而有点不耐烦,说,“想叙旧换个时间再叙, 咱赶时间去给大妹买雪花膏,你行不行?不行我们就先走了。”

可以说对徐瑶连带着陆浓的态度非常不友好了。

许家其他人谁都没开头替徐瑶解围, 要不就不说话, 要不就一副看好戏神色, 一家子暗潮涌动,像在演狗血电视剧。

陆浓比他更烦,撞了人不道歉,态度还十分恶劣,谁教的道理?

原书中女主不但深受养父母喜爱,还有三个疼宠她的哥哥和亲近她的弟弟妹妹,一家人在女配徐瑶出现之前过得和谐美满。

而男主裴铮也是被这样温情温馨的家庭氛围打动。

全程都是从女主视角出发,书里哥哥们大多是工具人,只在女主和女配徐瑶、极品嫂嫂们斗法时出现,表现出他们无条件支持许月华的立场,然后功成身退。

看书的时候工具人哥哥们很工具,几乎没有对他们性格和人品的描写,怪不得不描写,这也太糟糕了。

陆浓说:“这位同志,我看到是你推倒身边的女同志,女同志才会撞到我身上,你是不是也要给我道个歉?”

“你和徐瑶是熟人吧……那个成语叫什么来着?一丘之貉!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故意的。”许月华的二哥一脸不屑,“再说就蹭破点皮,摔个屁股墩而已,多大点事儿。”

陆浓:“……”我有一万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离了大谱了。

或许徐瑶私底下真的做了什么小动作,让许家人心生不喜,但凡事就事论是,别说自己只和徐瑶见了两次面,压根称不上熟人,就算她和徐瑶是熟人,无辜被撞到受了伤,要一句道歉不过分吧?

“多大点事儿?”陆浓慢慢重复这句话,一身气势肃杀,震得许家人说不出话来。

“好啊,既然你说多大点事儿,不如过来让我推一把,咱们两清如何?”

“你……”被陆浓反将一军,许月华的二哥噎住,许月华和其他兄弟皆是皱眉。

“你来推,尽管来,别说推,你就是两手两脚都用上都行,我怕你不成?”许二哥回过神来不屑地说,他可不信一个小姑娘能把他这么样。

说时迟那时快,许二哥话音刚落,陆浓没受伤的脚一脚飞起,众人只看见许二哥“咻”~“嘭”~贴地滚出去好几米远。

许二哥:“……”

许家人:“……”

围观众人:“……”这姑娘也太彪悍了吧?

陆浓拍了拍手,深藏功与名,“是你自己说的用脚也可以,好啦,现在两清了。”

老百姓都爱看热闹,有人起了冲突,立马就围观过来。

刘二妞和王秀枝见有人围在一起,走近一看,争端一方竟是副师长夫人,陆浓卷起裤腿的小腿上血红刺啦,瞧着很是心惊。

两人连忙走到陆浓身边,王秀枝仔细,蹲下身拿出帕子给陆浓捂住腿上的伤,“陆浓同志恁别嫌弃俺的帕子,俺天天都洗,不脏。”

“怎么会,”陆浓俯身自己用帕子捂住伤口,“我没有随身带帕子的习惯,太谢谢你了秀枝同志。”

王秀枝听了陆浓的话局促摆摆手:“不用谢,都是小事。”

许二哥飞出去前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不掺和的许月华,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走上前来开口跟陆浓道歉了,“真对不起同志,是我二哥不小心推倒了你,我们道歉,你的腿没事吧?家里有伤药,我这就让三哥回家去取。”

徐瑶眼神意外地看向许月华。

陆浓就站在徐瑶身边,自然注意到了徐瑶的神色变化。

“月华?原来是你们家啊,怎么能把人推倒?陆同志身板细瘦,柔柔弱弱的,万一出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刘二妞不认同地说。

“哎,是,刘阿婶,是我二哥错了,他也不是故意的,二哥你赶紧给这位同志道歉。”

许月华的二哥还在地方趴着呢,众人看向他,气氛有点诡异。

确定这位妇女同志嘴里身板细瘦、柔柔弱弱和刚才把许老二踹出去好几米的女子是一个人吗?

“好端端的怎么趴地上去了?”刘二妞不解地问。

围观群众:“……”

许月华的二哥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当众出丑,他心里憋着一股闷气,实在不解妹妹怎么非要让他给这女人道歉?

但许老二一向听妹妹的话,妹妹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加上老大老三都给他使眼色,他只好瓮里翁气地道歉:

“同志,对不起了。”

“不用道歉,说好的两清了。”

陆浓不是傻子,刘二妞和王秀枝来了以后许月华态度变化明显,而刘二妞和许家一家人明显认识。

她要是再看不出许月华看人下菜,就是个棒槌。

emmm……糟心。

女主的滤镜碎了。

陆浓决定以后离这一家人远点,吃什么瓜吃瓜,第一次见面女主人设崩了不说,自己还见血,再围观下去不会连剧情都崩了吧?

赶紧走赶紧走。

陆浓擦干腿上的血丝,把帕子拿在手里,打算回去洗干净后还给王秀枝,“刘二妞同志,王秀枝同志,咱们赶集吧。”

不是陆浓心大,而是她了解自己的皮肤状况,看着伤得重,其实顶多破了一层皮,流了几滴血。

王秀枝犹豫,刘二妞是个糙人,听陆浓说好了不做他想,高高兴兴说,“哎,走吧。”

徐瑶喊住陆浓,“陆同志,我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许月华不甘示弱,“陆同志,今天真是得罪了,草草道歉我心里过意不去,不如这样,老许家请你吃饭赔罪,顺便给你的腿上药咋样?”

陆浓:“……”

谢谢,但都不必,不论是交朋友还是吃饭。

原本陆浓看徐瑶顺眼只是因为徐瑶长得符合她的审美取向。

许月华是甜系美人,笑起来眼睛弯弯,而徐瑶则是清冷系美人,身上自带一股克制持重气质,陆浓本来对美人一视同仁,可是自从她被裴寂安杀到后,对这个类型就真香了。

但陆浓除了审美取向偏了一点,对许月华和徐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既没有因为徐瑶是恶毒女配而厌恶她,也没有因为许月华是女主就喜欢她。

生活瞬息万变,中的女主女配只是针对她们自己,谁还不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呢?

本质上许月华和徐瑶发生过什么和陆浓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陆浓很难凭空对谁产生恶感或者好感。

不过现在不谈别的,陆浓倒是看清楚了一件事,女主和女配都不简单,两人加起来得有一千六百个心眼子。

够好大儿裴小铮喝一壶的。

将来裴小铮再把人娶回来,八百个心眼子全对准她,好家伙,也够自己喝一壶的。

陆浓官方尬笑,先拒绝了许月华的邀请,又不解地问徐瑶,“同志,我从刚才就想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导致有些人误会咱们是熟人儿,明明撞了人也不道歉。”

她就是明着讽刺,摊牌了。

许家人:“……”

徐瑶:“……”自己很普通吗?明明在火车上见过,她竟然没认出自己。

徐瑶不甘心,可仔细一想,她们在火车上确实没说过话,再加上许月华他们兄妹也没得着好处,徐瑶终是放下这点子不甘心。

“是,是认错人了。”徐瑶顺着陆浓给的台阶下来。

两拨人就此告别,走进集市里,刘二妞和王秀枝如鱼得水,方言说得那叫一个溜,往往陆浓只说想要什么,两人就能以最低的价格买回来,陆浓体验了一把被带飞的感觉。

非常不赖。

在集市里走了一圈,陆浓不仅买到了土布和棉花,还买了不少农家特产,吴妈心心念念的调料都买齐几样,还有各种蔬菜种子和花种。

买好东西,陆浓和刘二妞、王秀枝回到集市入口等冷主任,不想冷主任带着小香兰已经等在原地很久了,见到陆浓跟着刘王二人回来,手里提着各类东西,松了口气说:

“我带香兰买完糖才想起来你不会说当地的土话,赶紧回来找你,还好有小刘和小王,行了,既然东西买好了咱就去村里找木匠,我在集上没看见谢老三。”

陆浓惊讶,“冷主任没买东西就要回去没?”

冷主任笑着说,“不用,我本来就是想找木匠打个箱子,是这小丫头非缠着我来集市买糖吃。”

“那行,咱走吧。”冷主任都这么说了,陆浓点点头,跟着冷主任往谢老三家走。

谢老三家在村西头,几人走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

村里人平时不关院门,冷主任带着陆浓进门,谢老三在院子里刨木头,见到冷主任也没停下手里的活儿,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干活,“冷主任来啦?”

冷主任知道谢老三的脾性傲,温声说:“谢老三,我这位妹子要打家具,你可得好好给她做。”

“要打什么样的家具?”谢老三随意问道。

陆浓从布袋里掏出几张设计图,放在谢老三的木头上,“这样的。”

谢老三停下手里的活儿,先给自己卷了一根旱烟,抽了一口后,这才拿起木头上的设计图翻看。

待翻看两张后,谢老三总算抬头正眼瞧陆浓一眼,然后又低头翻看。

“能不能做?”冷主任问。

谢老三悠悠地说:“能做,还能免费做。”

“免费做?”

冷主任狐疑,谢老三这家伙极为吝啬,平时给人打家具一毛一厘都要计较,就连她这个大主顾都没让他给免费打个小擀面杖,怎么会好心给刚认识的陆浓免费打家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