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 第81章 第 81 章

第81章 第 81 章

“免费是可以免费, 但有个前提,你要把这几张图纸送给我。”谢老三说了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显然是有些见识的。

陆浓惊讶,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审美,她带来的家具设计图是现代原木简约风格, 包括客厅的沙发、云梯茶几;餐厅区域的餐边储物柜、长方形餐桌、椅子;裴铮和顾淮的上床下桌和衣柜,还有其他边边角角的小零碎。

不论从功能还是设计上来说, 这些原木家具和六十年代尤其是乡下人家青睐的家具模样大相径庭。

这个时代,人们的观念是固化守旧的,欣赏中正大气富贵式家具, 即便把更具有设计感的家具摆到他们面前, 他们依旧会选择旧有的东西, 对于新鲜的东西并不能接受良好, 甚至会抵触。

而陆浓设计的家具和现有的样式不同, 过于简约,设计感十足。

陆浓原本以为木匠会质疑自己,她都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想到人家直接表达了最高认同——想要。

这让陆浓对谢老三这个思想开明、眼光不错的木匠师傅有了很大的好感。

“谢师傅是想复刻出图纸上的家具,然后拿出去卖?”陆浓好奇地问,不怕打出来没人要吗?

谁知谢老三却摇摇头, “这些家具设计的太独特了, 就算做出来大部分也卖不出去,我只是喜欢收藏研究而已。”

陆浓点头, 这才是正常答案,卖不出去, 很真实了。

不过话说回来, 谢师傅真的有点东西, 眼光毒辣,现在陆浓相信冷主任的话了,高手在民间哇,她对谢师傅的手艺充满期待。

谢老三见陆浓光点头也不说答不答应,以为陆浓不愿意把图纸让给他,咬咬牙说,“我免费给你做家具,另外再给补你二十块钱。”

冷主任:“……”谢老三疯了吧!?

陆浓:“……”倒也不必。

冷主任算是开了眼了,带着陆浓来做一趟家具,陆浓不但没花钱,谢老三这个老吝啬鬼还要倒贴二十块钱给陆浓。

小陆厉害啊,她这会儿真想看看陆浓给谢老三的图纸上到底画了什么样式,让谢老三不惜倒贴钱都想要。

陆浓当然不能拿这个钱,在她看来,有人眼光超越时代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何况谢老三明知道图纸上的家具设计压根卖不到钱,还坚持想买下来,这只能是源于热爱。

在别人眼里谢老三是个木匠,但在陆浓眼里,他此刻已然成为了一个匠人,是值得尊重的。

“谢师傅,图纸可以给你,你也不必额外给我钱。刚才你说免费为我打家具,这样吧,我只给你木材原料的钱,用手工费换图纸,你看怎么样?”陆浓说。

“真的?”谢老三惊喜地问,对于一个十分吝啬的人来说往外掏钱就像割肉,本来要掏钱后来又不用掏钱了简直是天大的馅饼砸在头上。

现在陆浓在谢老三眼里,毫不夸张地讲,那就是世上最好的人。

怕陆浓改变主意,谢老三赶紧说,“我一定给你认真做好好做,保管和图纸上一模一样漂漂亮亮的,你擎等着吧。”

“好,一言为定。”陆浓说。

最后陆浓和谢老三又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和注意事项,交了一半定金后,带着懵逼的冷主任走出谢家。

值得一提的是,冷主任本是来谢老三家给外孙女和外孙打书桌,因为她和陆浓一起来,谢老三为了讨好陆浓,给冷主任也省去了手工制作费,只收材料钱。

出了谢家门,冷主任还没缓过神来,抬头看看天上高悬的太阳,“这真的是打死也不让人还价的谢老三?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啊?”

回过神来,冷主任没忘这都是陆浓的功劳,狠狠夸陆浓,说,“小陆,我还是头一次在谢老三这儿占便宜,真有你的,你那些图纸画的都是让谢老三打的家具吧?等家具打出来我一定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好物件。”

陆浓:“好物件称不上,是我喜欢的样式,恰巧谢师傅也喜欢罢了。”

“冷主任,今天劳烦您了,又是带我去集市,又是陪我一起去找木匠师傅,改天我请您到家里吃饭吧。”

“行,我一定去。”冷主任爽快答应。

回到集合点,军嫂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讨论各自买了什么东西,刘二妞带着香兰站在阴凉处,见冷主任和陆浓回来了连忙招手。

“回来啦?怎么样?谢老三在家吗?”刘二妞把陆浓托她看守的东西递给陆浓。

“哎呦,你可不知道……”冷主任不待陆浓说话就把在谢老三家发生的事当成奇事说了。

刘二妞一拍大腿,“咱就说陆同志看着像文化人,能写会画的,画的东西都有人出钱买哩。”

香兰也一脸小迷妹看着陆浓,“陆姐姐真厉害。”

自从香兰看到过陆浓的脸后,就成了陆浓的小迷妹,陆浓黄豆汗,她也没大家说得这么夸张吧?

冷主任听到香兰的话神情一动,陆浓识字这是肯定的,那些图纸上可不止有图,旁边还标注着字,再说陆浓平时言谈举止也不像没读过书的人。

就是不知道她什么学历。

冷主任琢磨着陆浓刚来,工作没安排下来,只要陆浓有个小学以上的学历,在小学当个老师倒也十分合适。

过了好一会儿,后勤部的车从市里采购回来,军嫂们挨个上了车,这次陆浓和冷主任坐到一处。

来时那几个和陆浓讲八卦的军嫂,知道陆浓的身份后,别说和她说话,连眼神都不敢和陆浓对视,上了车后老老实实闭嘴装鹌鹑,就怕被陆浓注意到。

陆浓啼笑皆非。

汽车一路颠簸回到了山里,老于把军嫂们留在河岸边就开车走了。

刘二妞两个调皮捣蛋的儿子竟真的听刘二妞来接她了,但从两人眼巴巴盯着刘二妞手里的包裹来看,目的不纯。

陆浓意外看到了裴寂安,她转头看看身边,就见周围的妇女们皆一脸暧昧看着她,冷主任更是直接捂嘴笑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裴寂安走上前扶着陆浓跳下车。

“午休。”裴寂安言简意赅。

胡梅打趣说:“真想不到裴副师长这么体贴,可把我家老宋比下去了。”

“可不止你家老宋,你看看咱们这么多人,除了陆同志有男人来接,还有哪家男人来了?”冷主任说。

在场的妇女同志心里大概都是这么想的,可除了胡梅和冷主任谁都不敢说出来,毕竟冷着脸的裴副师长比师长都可怕,谁敢当面打趣他?

况且冷主任人家是师长夫人,打趣副师长无可厚非,她们可比不了,家里男人比副师长的职位低,不能没大没小。

所以当胡梅在冷主任开口之前说话时,刘二妞看胡梅充满敬佩,王秀枝则是皱眉。

裴寂安面对冷主任和胡梅的打趣,面不改色,伸手接过陆浓手里的布袋,“饿吗?回家吃饭吧。”

陆浓不饿,但她一上午连口水都没喝,渴得要死,顾不得被人打趣,说:“好。”

裴寂安对冷主任点点头,“冷主任,我们先走了。”

“走吧走吧,我们也要回家。”冷主任挥挥手,笑眯眯地说。

陆浓和裴寂安走后,剩下一堆妇女同志提着大包小包走在后面,羡慕地看着前面两手空空、轻松自在的陆浓,不由得在心里埋怨起丈夫这么多年都没来接一回。

胡梅状似不经意感叹说:“你说说裴副师长,只顾着自己媳妇,冷主任还在呢,也不说找几个兵来帮着往回搬东西,就这么把咱们撂下和陆同志走了,不过谁让人家是副师长呢。”

冷主任没说话,刘二妞疑惑,“平时咱们都是自己搬回家的啊?”

而且这个点儿士兵们都在吃午饭,又不是晚上下了操时间多,让人家赶不及吃午饭专门来一趟,下午训练顶不住啊。

刘二妞说完,胡梅垂下眼不说话了,王秀枝别有深意看了她一眼。

冷主任像没听见她们的对话一样,老神在在牵着小香兰走路,比起其他军嫂一身累赘,冷主任在集市上只买了些糖果点心,都在小香兰手里吃着呢。

胡梅、王秀芝和刘二妞三人家住得近,待她们和冷主任分开拐进另一条路后,王秀枝突然开口对胡梅说:“俺劝恁趁早收了小心思,恁以为冷主任看不来恁挑拨?”

“男人的事莫插手,恁再瞎掺和,吃亏的是恁家老宋。”

胡梅先是被刘二妞的大实话坑了一把,现在又被王秀枝当面揭脸皮,内心恼怒,面色阴沉下来,“少说风凉话,不是你们家男人被人抢了出头机会,你们当然不着急。”

说完不等王秀枝和刘二妞再说话,径直走了。

“哎,怎么就走了?”刘二妞在后面喊了几声胡梅,胡梅从始至终没有回头。

“俺没惹她吧?她咋连俺都不搭理了?”刘二妞不解。

王秀枝:“……”

刘二妞后知后觉想到胡梅刚才的话,“咋?她家老宋被人抢了出头机会?”

“裴副师长?不能吧,俺家老赵说了,裴副师长可厉害了,老赵都服气。”

王秀枝摇摇头,“听她瞎说,那谁出头都是上头定的,咱们可别掺和,她是魔怔了,以后少来往吧。”

刘二妞抿嘴,“不来往了。俺又不是没脾气,她给俺甩脸子俺凭啥再去热脸贴冷屁股。”

******

陆浓回到家狠狠喝了一大杯水,刚放下杯子,就被裴寂安拉到凳子上坐下。

裴寂安蹲下身,卷起陆浓的裤腿,陆浓腿上青红一片,伤处虽然已经凝结,但还能看出血丝,他狠狠皱眉问,“怎么伤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陆浓颇感神奇,裴寂安也太厉害了,这都能看出来。

吴妈也看见陆浓受伤的腿,责怪陆浓不小心,进屋拿来伤药给裴寂安,药味重,吴妈带着小淮和小夏崽进里屋吃饭,留裴寂安和陆浓在外面客厅。

“你走路一脚轻一脚重,这有什么看不出的。”裴寂安淡淡说,耐心给陆浓上药。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裴寂安的眼睛,她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受伤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不然等日后别人告诉裴寂安,说不定老色批又要借机“惩罚”她。

当听到陆浓踹飞推倒她又不道歉的人后,裴寂安叹了口气,揉揉眉心说,“以后不要冲动,万一你打不过他怎么办?”

“部队过几天要出发去演习,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这只是演习,万一哪天我上了战场,很有可能一年两年联系不上家里,到时候你再这么冲动,我没办法安心。”

“乖,不要让我担心好吗?”裴寂安说得郑重。

陆浓歪歪头,她不觉得自己冲动,她所做的所有决定都是基于自己对对手的判断,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点道理陆浓还是懂的。

裴寂安应该是了解她的,以前也从没有对她这方面表达过疑虑,可是今天他却这么说了,陆浓总感觉裴寂安的态度不对劲。

演习、上战场……

聪明如陆浓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心里一沉,是她想的那样吗?

陆浓趴进裴寂安的怀里,战场上枪炮无眼,随时会失去性命,死神公平的对待每一个战士,私心里陆浓一点都不希望裴寂安上战场。

可是裴寂安曾说过,国在前,军人有自己的使命,她没法阻止的。

她不知道原著里裴寂安后面是否上过战场,只知道原著里的裴寂安活到了寿终正寝,但她的到来改变了裴寂安的命运,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从前陆浓对未来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害怕,她不能把这种害怕表现出来,搂着裴寂安的脖子说,“好,我答应你。”

裴寂安回抱陆浓,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在给她安慰和无声的抱歉,两人静默许久。

半晌,陆浓从裴寂安怀里出来,眨眨眼说,“不是说饿了吗?吃饭吧,吃完饭要设计我的秘密花园,你来帮忙哦。”

裴寂安:“秘密花园?”

“对啊,我的秘密花园,你不是说要走了吗?等你回来的时候才能看到它最终的模样,对你来说,它也是个秘密吧。”

裴寂安失笑,向来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喜欢一切漂亮浪漫的东西,在京市的时候还会稍微克制一下,到了山里,她整个人都放开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带她离开京市的初衷本就是为了让她活得自在畅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