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凡炼仙途 > 第四十三章 擂台前三!

第四十三章 擂台前三!

他哪知道,对方会如此果决,做出如此拼命举动!

要知道,灵器为了稳定内部刻画的每一道阵纹,都会以特殊手法印刻。而一旦逆向将这些阵纹激发,便能瞬间破坏平衡,使得灵器内阵纹暴动。

这便是自爆灵器!

可若如此做,不但会使灵器崩坏,彻底消失,还会让心神相连者,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法力反噬,其代价不可谓不小!

不光是一件价值数百灵石灵器彻底损坏的问题,还会让自己重伤,接下来再无一战之力!

“疯子!你真是疯了!!”

然而越是了解其中关键,越是感觉到无力。一件中品灵器自爆之威,其威能,足以比肩一张攻击性的高阶符箓。更何况他此刻被土牢所困,那集中起来的威力,让他如此能挡!

但这还没完,做完刚才的举动,林泉袖口一扬,又将一张火红色的符箓甩出。

符箓仅有巴掌大小,可其上符文密布,占满整张符纸,散发出的灵气波动,更是滔天!

这赫然便是那张烈焰焚天符!

这一连串变故可谓兔起鹞落,不但擂台下的观众没反应过来,就连在上空主持比试的裁判也楞了一下,但受限于比试规则,他此刻并不能直接出手,只得看具体形式是否危险,或在一方认输后方可出手干预。

因此,即使裁判察觉到此攻势,已远远超出中期修士能应付的极限,可也只得全神贯注,暗自等待。

这等就连裁判都需认真对待的危机,正处于变故中心的萧刹,其压力可想而知。

低吼中,他来不及多想,双臂紧抱头颅,将功法疯狂运转。就在一股浓烈的黑雾笼罩其身时,土牢外,犹如升起一个小太阳一般,灿烂而又绚丽刺目的灵光,一时间将整个土牢变得一览无余。

“轰!”的一声。

碧蛟上的符文终于到了极限。再也压制不住的开始四散崩裂。

无数碧蓝色散裂的光点一阵闪烁,与其表面浮现的淡绿色光晕相融,相互叠加之下,骤然化为一股无法阻挡的碎片洪流!并朝着萧刹冲击包裹!

面对此等攻势,土牢符所化光罩,只坚持了一个呼吸,就逐渐暗淡下来,并很快随着洪流加剧,发出“吱嘎嘎!”的响声。

只听“呲啦!”一声。洪流无声无息间突破阻碍,再无任何阻挡的冲击至萧刹身前!

而萧刹体外的那层黑雾一遇洪流,如同暖阳融雪,只一个呼吸的功夫,就淡薄了一大半,并且,这种消融速度还在继续,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一点,从萧刹已显露的半个身形就能看出。只是他仍旧拼命运转功法,浓郁的黑雾不断涌出,这才使得消融的速度有所衰减,然而此举不过是螳臂当车!

因为,就当第二个呼吸来临,萧刹显露出大半个身形时,林泉祭出的烈焰焚天符也到了身前。

“轰隆隆!”火系高阶符的威能在这一刻完美释放,无数道符文化作一道道恐怖的灵气波动,伴随着炙热的高温,一下将萧刹整个身躯笼罩!

符箓的轰鸣夹杂着灵器的自爆,擂台受此冲击,掀起了一层尘埃,使得烟云蔽日,将方圆数丈大小笼罩,让人看不到真切。

甚至此刻的林泉探出神念,也看不到位于其中萧刹的状况,只有持续不断,一红一绿两团灵光刺目耀眼之极,仿若将天空的耀日都比了下去。

第三个呼吸,就在林泉目露踌躇,不知是否该继续释放另外的攻击手段时,原本静立于半空中的裁判终于动了。

他的身形一个模糊,就钻入了战团中心处,同时一层浓厚的淡青色护盾显出,将里头隐约可见的萧刹罩住。

而那持续的爆裂声似乎急促起来,威势之大,令人侧目!

在这股短暂急促的爆裂中,时间都仿若停滞下来,仅有战团中心的淡青色光幕依旧保持不变。

又过了三个呼吸,两团灵光终于耗尽了所有威能,停了下来,得以让人看清擂台上的情形。

只见裁判立于萧刹一侧,面容平淡。而作为林泉此擂比试的对手却一动不动,趴伏在地,浑身上下一片焦黑,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神气!

“一百七十六号胜!”深深看了他一眼,裁判淡然宣布道。

擂台下观战的众弟子,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闻言爆发出一阵惊呼!

“太可怕了!竟连萧刹这等高手都能打败,此人当真恐怖!”

“是啊!别说萧刹,谁又能想到这人如此果决,一件拿手中品灵器,说自爆就自爆,并且最后祭出的那张,恐怕也是火系中,威力最强的高阶符吧!败于此,我反倒觉得正常!”

在各种惊呼声中,造成这一切源头的林泉,此刻却不太好受。

自爆灵器的可怕后果,至此终于显现。

这时的他面色苍白,后背拱成一团,额头青筋暴起,好似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这种来自肉体与精神上的剧痛,让他几乎站不住!

缓了好一会,他才慢慢冲着裁判施了一礼,接着,一步一步龟爬般,在化仙门一众弟子异样的目光中,下了擂台。

赢下这场比试后,他终于进入五号擂台前三之列,接下来哪怕全败,也能勉强挤入外门比试前三十,获得内门身份。

可为了接连赢下比试,他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不但拿手的一件灵器损毁,就连手中的符箓也消耗一空。

想到此,林泉不禁苦笑了下。

相比于消耗的符箓,这些身外之物。此刻身体的状况才更麻烦,比他预想中更糟糕几分!

自爆灵器时他顾不上察觉这些,可此刻稍一细看,就发现。

不但因为灵器与之心神相连的缘故,自爆后让其心神撼动,神念受损。丹田内,更因法力瞬间逆转阵纹而为之震荡不已!造成的后果就是,浑身筋脉内的法力乱成一团,短时间再无可能催动丝毫法力!

如此重的伤势,若不好好调养一番,接下来甚至会对自身修炼造成影响,后果极其可怕!

此刻他只是强撑着,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林泉自不会再多管闲事,自顾自地寻了一块僻静角落,盘膝坐下,默默调息起来。

对他来说,接下来的比试不管胜负如何,对他而言,都已无意义,倒不如多调息一会,好恢复实力。

第四轮擂台赛的最后一场,也开始了。

这一场比试关乎内门名额,因此,最后剩下的两人纷纷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一时间,擂台上各种符箓灵器光华四溢,使得整场比试看起来格外精彩!

林泉下场时才刚过下午,可这场比试却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直至日头西斜,整个第四轮擂台赛才落下帷幕。

最终,那位叫做于淼的老年修士,略胜一筹,赢下比试。

考虑到接下来的时间,无法完成前十挑战,余掌教再次从阁楼中一飞而出,在空中宣布比试的第一轮到此结束,明天决出擂台前三排名后,将进行最后的前十排名战。

所谓前十排名战,理解起来也十分简单。就是每一擂比试中的第一名,分别轮流挑战其他擂台的第一,以胜负场为基,最后按照胜负场次,决出最终的前十排名。

如此一来,也可筛选出实力最强劲的弟子,避免出现运气不好的乌龙事件。

听完掌教法旨,众弟子一哄而散。

林泉自不会再找人攀谈,跟随人流离开青石广场,并在回到住处后,立马接着调息起来。

不过回去的途中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一些曾见识过其真正实力的弟子,在面见他的时候,会恭敬地称呼他一声“林师兄!”,这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此情况还出现在那些同批入门弟子中,一见到他就如同老鼠见猫一般,战战兢兢地,看起来分外好笑。

赌约的内容林泉当然还记得,他自不会因这些恭敬客气言语而产生怜悯,毕竟五十块灵石也不是小数,等真正进入内门,他会亲自上门讨要!

时间就在林泉闭目调息中飞快流逝,一眨眼,就快到后半夜丑时。

这时,林泉忽然将功法一收,从石床上爬起,推开门走到了外面。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如水的月光一片片的洒落在地上,映照下,使得整个夜空都显得格外明亮。

在这宁静的夜空下,有一道人影缓缓从远处走来,来到了一处山脊的断崖旁。

断崖下寒风凛冽,可其上却早有一道人影伫立,顶着寒风,衣衫飘摇。可任由寒风刺骨,却始终无法动摇其身形分毫。

“弟子林泉,拜见西门师叔!”

缓缓走到人影身后,林泉弯腰行礼。

他的言语也让人影有了一点变化,保持伫立不动,耳边夹着风声传来人影的话语。

“你倒也不笨,那你再猜猜我找你过来有何用意?”

林泉眨了眨眼,“师叔先前在弟子肩上敲三下,应该指的就是此时此地,至于找弟子的用意,我猜测应该与这次外门比试有关,其他的恕弟子愚钝,还望师叔明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