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雾野 > 白烬野教颜昭冲浪

白烬野教颜昭冲浪

颜昭伸展双臂,方便他系扣,他从始至终都把视线紧紧落在扣子上,没有在她身上乱看,这让颜昭第一次对他生出了些许好感。

穿好救生衣,颜昭双臂往前一伸,鱼一样窜入了水中。

白烬野把绳子丢给她,她一把抓住,双脚脚跟踏住浪板,下腰,坐在水里,艇上的白烬野攥住绳子中间,给她做教练。

造浪艇重新发动,颜昭在水里挺直了腰,双脚用力一蹬,顶着浪劈过来的力道,缓缓站了起来!

她的身体冲开了极速的海风,脚下竭力掌握住平衡,仍觉得冲浪板摇晃,不好控制,没有看起来那么惬意简单。

白烬野大声鼓励着她:“别紧张,挺直腰,把绳子放在腰的位置!”

颜昭听话照做,果然平稳了不少。

乘风,御浪,这感觉前所未有的爽,她酷爱极限运动,蹦过极,跳过伞,玩过滑翔伞,但都没有冲浪让她觉得刺激。颜昭不由得在浪花飞舞中笑逐颜开,玩的不亦乐乎。

“我可以松绳吗?”颜昭也高声问白烬野。

白烬野的眼里有不加掩饰的欣赏,好像老师在看自己的得意门生。

“你敢吗?”

“有什么不敢!”

“那就试试看,如果落水了,不会看着你死的!”

“用不着!”颜昭自信一笑,瞅准时机就甩开了绳子。

“唔!”颜昭欣喜若狂地尖叫:“爽!”

她驰骋浪尖,纤巧的上肢灵活摆动,玲珑的腰线在蔚蓝色中显得越发完美,一双白的发光的长腿健美漂亮,俨然成了海面上一道靓丽的风景。

Simon喝了一口可乐,赏心悦目地感叹:“她真的是第一次冲浪吗?”

白烬野看着她全然放松的样子,深邃的眼底也浸满了复杂的情绪,这种情绪他无法解开,无法控制,只能任由其在自己的身体里来回冲撞,打乱他的一切秩序。

她竟然在冲他挥手,还朝他笑。

毒辣的太阳晃得人眼睛生疼。

白烬野像烫了眼睛一样收回目光,低下头去,抬手抢过Simon手中的可乐,猛喝一口,好像这可乐能救他的命一样。

Simon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白烬野又夹着一块冲浪板跳下了水,颜昭见状,也吓了一跳,一时间有些乱了阵脚,赶紧伸直手臂寻找平衡。

转眼间,白烬野也从浪板上站了起来,仿佛破水而出的海神,与颜昭并肩站在浪里。

造浪艇将巨大的白浪分成左右两端,白烬野和颜昭各占一边,他把手里的绳子潇洒甩掉,身体下蹲,腰部一扭,便飞身站到了她这一侧。

这下颜昭慌了,知道他在自己身后,怕他会撞到自己,便总忍不住回头看,这一分神就破坏了全身平衡,颜昭感觉不妙。

艇转了个弯,尾浪变换方向,她的浪板被剧烈地冲.撞,一股不可对抗的力量席卷而来,浪头突然变成一条巨舌,瞬间将渺小的她卷入浪底!

颜昭是坐着掉进海里的,呛了好几口水。

被打入水底的一刹那,她透过幽蓝的海水,看见水面上白烬野的身影几乎与她同时跳入海里。

白烬野的身姿像只海豚,在水里打了个弯儿后朝她游来,颜昭感觉后背被一只大手托了一下,她抗拒地抬手推了他一下,二人一同浮出水面。

颜昭揩去眼上的水,海面上泛起粼粼白光,刺得她眼痛。

白烬野正往自己身边游,颜昭赶紧摆摆手说:“不用管我!我会游泳。”

谁知白烬野已经游到她的身旁,仅瞥了她一眼,就拾起他的宝贝浪板,往艇上游去。

颜昭紧随其后上了艇,难掩生气神色,玩乐的兴致被一扫而空,她沉着脸默默脱下救生衣,开始穿外套。

Simon却大叫起来:“老板,你受伤了?”

颜昭也顺着Simon的指向看,只见白烬野的右侧额角有小手指甲那么大一块破皮,鲜红鲜红的,好像很深的样子。

颜昭抬手看看自己的手腕,她的腕上绑着一串钥匙,由于今天没带包,她就用扎头发的橡皮筋拴在了手上,大概就是这串钥匙刚才在水里推开他的时候不小心刮到了他的脸……

出于职业病,颜昭最先想到的竟然是合同啊、保险啊这一类的事,听说很多明星都给自己的身体部位上了保险,白烬野靠脸吃饭的,会不会也上了保险?

心里毛毛的,有种闯祸了不安感升腾起来。

白烬野用指腹碰了碰那块破皮的地方,嘴里发出“嘶”的一声痛呼,应该是海水的咸刺激了伤口,颜昭见他吃痛,也跟着戴起了痛苦面具。

Simon拿来一个医药箱,递给颜昭,颜昭刚要推脱,Simon一个猛子就钻进了水里,大喊:“你们俩玩爽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说罢,Simon就像只海豹一样在海里撒起了欢儿。

船停在海上,岸边变成了一条线,水面静的像有谁在偷听。

白烬野看着她,他的眼仁是琥珀色的,仿佛一杯酒里透过阳光。

额角的破皮处渗出血珠,似乎在控诉,颜昭开始后悔上了这条破船。

她叹了口气,打开了医药箱,不情愿地对他命令:

“坐下。”

白烬野坐在她面前,再抬起眼,眼睛竟有点像小狗。

颜昭有点愧疚,语气当即柔缓了几分:

“我本来玩的好好的。”

他仰着头,仿佛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她处置。

颜昭拿起棉签蘸了碘伏,轻轻在他的伤口上按压:

“这下可坏了,你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活动吗?”

她说话的气息轻轻地扑打在他的鼻尖,他一伸手就能搂住她的腰。

白烬野的目光中有粼粼波光,用眼睛描摹着她的唇。

“有场戏。”

“什么戏?”

要是战争戏、打斗戏、警匪题材,脸上挂点彩应该问题不大吧……

“亲热戏。”

颜昭停住手上的动作,低头看他,就见他的唇上有水泽,形状好看,鲜艳欲滴。

他的眼里缭绕着不清白的欲望,颜昭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谁亲谁?”

“她亲我。”

她?女演员么?

“不能改一下吗?你想亲,对方不愿意,结果把你给挠了。”

白烬野的眼里泛起笑意,狗狗眼变成了狼的眼睛,他把舌尖吐出一点,带着水泽,舔了舔唇:

“怎么可能!”

海风轻轻,海水耀眼,船轻轻晃,他一笑太甜。

颜昭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他冲浪时的帅气身影,又闪过白烬野压在一个女人身上狠狠吻着的画面,胃里顿时狠狠顶了一下,她瘪瘪嘴不说话了。

白烬野的目光好奇地朝她眼睛里探了探,颜昭就像是被他看到了脑海里的画面似的,躲开了,看海面。

Simon终于回来了,船缓缓启动,向岸边行驶。

颜昭沉思片刻,觉得终究是自己欠了礼貌,便敷衍的地说:“今天谢谢你,艇还是挺好玩的。”

白烬野闭上眼,仰起头,靠在沙发上,他白皙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完美的下颌线紧绷着,说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

“人呢?”他问。

“人……”颜昭淡淡扫了他一眼:“有点倒胃口。”

“我是问你人怎么办?”白烬野还是闭着眼,指了指自己额上的伤。

颜昭不说话,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

“要不私了吧。”他这样提议。

颜昭立刻梗着脖子去瞧Simon,大声喊:“Simon,麻烦开快点!”

Simon:“哎呀!怎么加速不了啦?是不是漏油啦?”

颜昭:“……”

白烬野唇角勾起笑意,他朝她伸手,手掌勾了勾。

颜昭摘下头上的帽子,还给他,他接过帽子扣在自己的脸上,慵懒的声音闷闷地从帽子里传来:

“为什么上游艇拍照?”

颜昭敷衍他:“大概是为了虚荣。”

“为了虚荣应该找我合影,点赞不是更多?”

颜昭:“你放心,我在船上拍的照片,不会发到公开的社交平台,我只发朋友圈,而且仅限一人可见。”

白烬野漫不经心地问:“仅对一人,男的女的?”

颜昭又不理他,低头看手机。

不知什么时候,白烬野已经摘下帽子,凑到她的手机边。

颜昭正翻看着某个男人的ins,聚精会神。

那个男人长相不错,看起来是个摄影师,相册里有许多摄影作品。颜昭还把照片截屏保存。

白烬野眉毛一压:“这人谁?”

“你是不是问题有点多?”

白烬野脸一黑,拍拍Simon的座椅,冷冷地说:

“Simon,开快点,我要上岸。”

“好的!坐稳了老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