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选择性小白脸[无限] > 第26章 第 26 6章

第26章 第 26 6章

残缺木梳在新人区的关注并不低,甚至还有一些非新人玩家也看过。

齐无赦这蒙着眼睛的特征实在太好记,外加身后跟着一个燕星辰,只要是看过直播画面或者是对这次直播稍微有点了解的玩家,都知道他们两个人是谁。

其实樊笼每时每刻都有新人进入,新人区也会时常冒出一些表现优秀的新人玩家,偶尔会有新人首副本直播冲到首页也算正常。

但残缺木梳副本如何破局的,至今没有人知道。而这个副本还活下来了一个赴死者,和燕星辰这种没什么技能和武力值、粉丝的增长速度却能堪比大家都看好的新人王厉九泽。这些加在一起,就让人想探究了。

齐无赦刚进来,便有玩家试探着走上前。

可那人刚刚在两人面前站定,这人便仗着自己是个“瞎子”,头都没转一下,直接越过对方往里走。

燕星辰知道齐无赦的五感极高,怕是早就对酒吧内的情形了如指掌。这人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他心下好笑,面上却维持着他那进入樊笼之前就已经炉火纯青的伪装。

他们一个装瞎,一个装聋作哑,那人吃了个哑巴亏,恹恹地回去了。

他们这样明显是不想和其他人接触的意思,其余打量着他们的人便暂时没有自讨没趣。

嘈杂声中,燕星辰隐约听到有人谈论赴死者天然承受副本恶意,能活下来的,就算一开始是一个正常人,之后也会性情大变。

现在樊笼里,有名有姓的赴死者数量极少,大多脾气古怪,性格孤僻,无人敢凑近。

脾气古怪?性格孤僻?

齐无赦确实挺让人无法琢磨,但是也不会不敢凑近。

这人不正经的时候,他甚至时不时想直接动手的冲动。

若说平日里的性情……

他恐怕才是不正常的那个。

他现在的那些粉丝会关注他、副本的时候那些人会给他打赏、岑依依也对他很好,还有齐无赦,

燕星辰出神了片刻,齐无赦停下脚步喊了他一声:“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第一次来,”他立刻找了个理由,“有点新奇。”

燕星辰抬脚跟了上去。

酒吧工作挣取钥匙的玩家来领着他们走到了里边——他们来之前就订好了包厢。

进去之前,齐无赦抬手便给了那领路的玩家两枚钥匙。

这一手直接让周围的议论纷纷都停滞了一瞬间。

两个钥匙,若是那种普通新人期副本,通关也不过就两三把钥匙。

副本中获得剧情点多的,能得到十几把都算不错。

酒吧这种地方,在副本间隔来打工的玩家最多赚取一些止血符,攒到一千张才能去换一把钥匙。何时有人直接出手就是两把钥匙?

有些对燕星辰有想法的玩家立刻收了心思。

燕星辰显然是跟着齐无赦的。

齐无赦这样只过了一次副本的新人,能拿出两把钥匙当小费,可见其潜力。纵然他们现在惹得起,万一以后惹不起了,岂不是自找死路?

领路的玩家呆了呆,登时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对方笑嘻嘻地从齐无赦手中接过钥匙,给他们两打开了门。

燕星辰和齐无赦进去之后,那些先前还偷偷摸摸讨论的声音终于明目张胆了起来。

“这就是那个第一个副本就有四五百个粉丝的燕星辰?靠,确实好看,看的我都想关注他了。”

“好看而已,我没看出来为什么他能有那么多粉丝啊。”

“因为他第一个副本后半段一直没开直播视角,有的人怕错过他开直播的时间,想多看看他,就关注了。结果他好像到副本结束都没开视角,就这样都能有四五百个粉丝,啧……”

“我听说那个副本是最近唯一一个冲到新人区直播热度前排的新人首副本,这个小美人第一个副本是怎么活下来的?”

“没看到他前面那个随机玩家吗?能在新人首副本活下来进入世界的赴死者都不简单,否则也不会随手就是两把钥匙当小费了,估计他这一回拿到的奖励很多。就是靠他保护,燕星辰才活下来的,残缺木梳副本最后他们两个甚至用了子母换位符。如果当时没有交换位子,燕星辰早死了。”

“别说,樊笼里又不是没有美人,我也不是没看到那些人的直播,这些人放在燕星辰面前,不够看啊。”

“我看了残缺木梳那场直播,我只能说,换成我,我也冲在他前面!”

“这么说,他下个副本一定会比较保守吧?他肯定是不是那种想冲排行榜的,稳一点,每一次和别人搭伙进副本,编号一点点往前推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反正他肯定能找到愿意带他一起进副本的团队。”

“……”

交谈声中,有人看了一眼两人所在的包厢门口,打开了信息面板的通讯功能。

刘烛接到黄泉的人送来消息的时候,正在准备那个要和齐无赦燕星辰一同进入的副本。

这个副本其实有黄泉要为厉九泽拿到的道具,除了刘烛自己,黄泉里还能进入编号201345副本的几个排得上号的玩家都会进去。有的是刘烛这样的新人期玩家,有的已经过了新人期,但是有足够的副本经验这一次可谓是做足了准备。

处理燕星辰和齐无赦的事情本来就是顺带,他们最终的目的是那个副本的奖励。

刘烛这几天全都在研究下个副本可能的内容。

于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没怎么关注,本来都不想管。想到厉九泽对燕星辰那不上不下的态度,还是稍微回了一下那个看到两人去黑市的黄泉玩家。

“你先别离开,盯着点,”他说,“他们新人首副本热度太高,不止我们一个组织在看,说不定是想和其他哪个大组织接头,好摆脱我们。你主要看看周围有没有那几个天天和我们抢人的人出现,有的话及时通知我。没有的话别来烦我,他们进副本前想买点东西就让他们买,新人能买到什么道具?随便他们。”

交代完他就挂了通讯,继续忙准备副本的事情了。

编号201345副本的奖励关系到厉九泽之后要参加的组织赛,根本不容有失。若是他们没有拿到厉九泽需要的东西,即便是活着走出副本……

想到厉九泽对待没用的人的态度,刘烛不禁打了个寒颤。

半个月之后的副本,齐无赦要死,燕星辰要么死要么听话,而他也必须完成副本任务,成为获得剧情点最多的玩家。

不容有失。

另一处,黑市的酒吧中。

通知刘烛的那个人看了包厢半晌,自言自语道:“就他们两一直待在里面,现在顶多来一个侍应生端茶倒水,根本没有和人约啊……刘哥真是想太多。两个新人,有点潜力而已,能作什么妖。”

他说话时,正好有一个侍应生端着两杯酒走进去。

这人兴致缺缺,移开了目光,和身边人说:“再盯十分钟,那个侍应生出来之后如果还没什么事情我就不盯了。回去选个直播看,在这边真是浪费我时间。”

……

何眠端着酒进去的时候,第一眼就被坐在角落的青年吸引了全部目光。

虽然他早就在直播里看了不下百遍,但是亲眼看到燕星辰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愣了一下。

现在的燕星辰和副本里完全不一样。

副本当中,青年一身便捷的黑色冲锋衣,外表虽然安静乖顺,气质却隐隐流露出利落凌厉来。

虽然看着仍然让人想要把人护在身后,但好歹有那么一丝亡命的感觉。

可是眼前,燕星辰似乎收敛了所有的锋芒,白衬衫放大了他无害的感觉,仿佛他当真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摆设,坐在那边好看就行了。

直到节奏的指尖敲击桌面的声音响起,何眠看到齐无赦面色微沉,猛地回神,赶忙回身关上门。

门合上的那一刻,燕星辰脸上无害的笑意顿时消散。

他脊背挺直地坐在那里,对何眠露出了友好却带着几分疏离的笑。

齐无赦坐在燕星辰身旁,往椅背上一靠,言简意赅道:“最好五分钟内聊完,侍应生在包厢待太久也会让人怀疑。”

何眠会出现在这里当侍应生,是昨天燕星辰安排的。

只要获得被关注者的同意,粉丝可以和被关注者简短通讯。早在来黑市之前,他们就通过信息面板交流过一些信息,包括刘烛来找他们这件事,还有何眠之前想招揽燕星辰这才关注他等直播间相关的事情。

通讯的时候,何眠就有些受宠若惊。他一开始确实想着把人招揽到自己组织里,但副本结束后,他觉得按照燕星辰现在的粉丝数和关注度,根本不可能会理会他了,更别说那个看上去更加神秘莫测的赴死者。

可对方不仅和他联系,还和他交流了不少事情。

只是有些事情必须当面见才能交托信任,燕星辰也有问题想要问一下何眠这种比较熟悉樊笼的人,这才有了这次碰头。

但是他们如果直接在黑市碰面,刘烛等人必然会发现,到时候就麻烦了。但是,除了顾客的身份,黑市之中,还会有一类玩家,他们在新人首副本中勉强活了下来,但是副本素质不高,没有多少奖励,只能经常在各种铺子、酒吧、商店打工,赚取微末的报酬。这一类人和他们接触,不会引起怀疑。所以燕星辰让何眠来这种地方,以临时赚取止血符为由打工几天,再通过端茶送水进来和他们碰面。如此一来,刘烛就算防着他们见其他组织的人,也不会想到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和何眠这种没落组织的人碰面。

现在看来这个方法很成功。

何眠心中仍然在惊讶于燕星辰和直播里表现出来的相差甚多,他稳了稳心神,才刚放下托盘,便听燕星辰对他说出了一个名字:“厉九泽。”

何眠一惊。

燕星辰说这个名字说得轻巧,但却完完全全说中了他准备说的内容。

“看你的表情,我觉得我没有猜错,”燕星辰说,“黄泉会在副本结束后直接来找我们,是和厉九泽有关吧?我查了黄泉,看了最近黄泉比较优秀的几个新人期玩家的信息,还大致看了厉九泽新人首副本的直播,你也是从那个新人首副本里出来的。这么看来,你作为接触过厉九泽的人,能那么早就开始关注我,觉得我能给粉丝带来奖励,也不奇怪。副本中的低级创口贴和其他打赏的道具,谢谢你。”

对方明明语气和善,还对他道谢,可何眠听在耳中,额间冷汗涔涔。

他不仅比燕星辰早进入这里,还全程看了燕星辰的第一个副本,不论如何,他都知道的比燕星辰多。

对方三言两语,却把他的来历和心思都说得一干二净。

原来这就是燕星辰愿意相信他并且和他见面的原因。

他的粉丝身份只是次要的,眼前的青年早就知道了他和厉九泽有过接触。这番话是交托信任,是对打赏的感谢,也是隐隐的敲打。

这一瞬间,他第一想法便是庆幸。

庆幸自己是最早开始关注燕星辰的人,而不是最早开始押注燕星辰死亡的人。

他说:“是,那我长话短说了。我和厉九泽是前一个多月一起进新人首副本的,他很厉害,除了新人期快要过去的那位新人排行榜第一,厉九泽一直是新人中最受看好的玩家。之前直播间有人打赏子母换位符的时候,我就有过想法,你们昨天和我说黄泉的事情,我觉得厉九泽的可能性很大。这只是我的猜测,厉九泽看上去也没打算隐瞒的样子,所以这个不难推。但我不是说你们一定要听我的推断的意思!”

何眠看了完整的残缺木梳直播,早就不知道在直播里看了燕星辰多久,昨天他们通讯的时候他倒觉得没什么,此刻和人当面说话,竟然有些局促——他既觉得齐无赦坐在那不说话都让人倍感压力,又怕自己说错什么让燕星辰不开心。

燕星辰显然没有在意这些。

他只是皱了皱眉,问何眠:“我查黄泉讯息的时候,也定位到了厉九泽这个人,他是这几个月最耀眼的新人,刚出副本就加入了黄泉。他会打赏柳昌子母换位符,我能理解,刘烛等人找我,我也大致能猜到原因。但我们和他到底哪里有利益冲突?”

何眠赶忙答道:“粉丝。你们这次直播热度很高,比厉九泽新人首副本的热度还要高。而且赴死者是不参与粉丝机制的,外界又觉得你……您依仗赴死者通关,你们两个在他们看来是一体的。所以看好你们两个的人,都会关注你。樊笼限制每个人的关注数量,所以樊笼所有人的粉丝数加起来是有一个上限的。会关注新人博奖励的玩家也差不多在一个固定数字,有人分析过,可以给新人期玩家争夺的粉丝数十分有限。”

“比如我这种普普通通的,几个粉丝都没有。像厉九泽,他前两个副本就涨到三万多粉丝了,但是现在还在三万多。这是因为他还在新人期,会关注他的玩家人数逐渐饱和。厉九泽新人首副本结束的时候,粉丝数只有一两百,但你已经有四百多个了,从趋势上来看,比他的数据要好。如果你的粉丝数不断增多,肯定会影响到厉九泽的粉丝数,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竞争。而且粉丝数越多,对于排位的影响越大,就算是一个武力值和念力值都低于一百的玩家,如果他粉丝数比其他玩家都多,他也能排的比较高。厉九泽对粉丝数势在必得,所以你对他有威胁。”

齐无赦听着,神情变都没变一下。

这人连副本奖励都不在意,当然不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燕星辰眉梢微动,只是淡淡道:“我对这些也势在必得。”

樊笼玩家因愿而入,又有几个人对排名没有想法的?

何眠见他这般反应,知道燕星辰是不会知难而退了。

他担忧地说:“你们真的要进编号201345副本吗?那个副本……我知道。”

“哦?”

“这个副本其实已经开启过几次了,还进去过很多优秀的新人期玩家,但是他们全都失败了。”

“一般来说,樊笼为了保证公平性,只要是通关的副本都会直接消散,副本池子里的副本都是没有人开启过的,玩家们不可能提前知道攻略再进入。但是除了那些全新的副本,还会有一些例外,就是这种进入了几次还没有任何人活着出来的副本。这一类副本,只要没有开启直播,依然没有任何玩家知道里面的情况。”

“编号201345就是这样的副本,它虽然开启了好几次,但是因为没有开启直播,也没有人能活着出来,所以樊笼内的玩家依然不知道它的情况,它仍然可以再度开启。”

燕星辰立刻听出了其中的古怪:“我记得,樊笼开启直播的条件,是觉得那个副本难度足够、进入的玩家有一定潜力,所以副本具有可看性和可分析性,值得开启直播。201345副本既然难成这样,死人都死了好几拨,按照你所说,进去的玩家都都不算差,这样的副本居然没有开启过直播?”

何眠快速地和他们解释了一下其中的原因。

直播不开启,其实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进入的玩家水平不行,副本没什么看点,樊笼不觉得这个副本值得直播。

这个副本显然不是因为这个。

还有一个则是樊笼判定,副本难度虽高,但进入的玩家已经没有任何可能通关,直播依然没有任何意义。

也就是说,前面几次进入副本的玩家,都直接被樊笼判定为毫无存活可能——事实上,这些人也确实都没有出来。

连新人期潜力不错的新人进入这个副本,樊笼都直接判定没有通关可能……

燕星辰来了兴致。

难度高,代表着机会多,奖励多——残缺木梳副本就是最好的佐证。

他问:“这个副本开启过几次?”

“四五次吧。根据死在里面的人用特殊道具传出来的信息,这个副本的奖励似乎很好,所以才会有人不怕死一直往里冲。”

也就是说,有四五批符合进入编号201345副本条件的优秀新人,全都无声无息地死在这个副本里,没有任何人拿到那个所谓的奖励。

燕星辰缓缓眨了眨眼睛,笑道:“那我还真想试试了。”

何眠本来是想劝的,听到他这句话,知道是劝不住了。

而齐无赦从始至终没有加入他们两人的交流,只是偶尔喝两口酒。

这人似乎在心里数着时间,突然道:“你差不多该出去了。”

时间太紧迫,他们确实没办法仔细聊。

何眠看着眼前从容的青年,心中还是担忧。

他说:“这个副本对我来说跨度太大了,我清楚我的实力,进去就是送死,说不定还会拖后腿。我还在待在樊笼世界里,如果你们开启直播,我会想办法打赏帮你的。”

“那倒不用,”燕星辰不假思索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与其之后耗费大量道具打赏,不如现在就帮我一个忙。”

他说着,拿出了自己剩下的所有钥匙,只给自己留了十把。

“半个月太紧急,我们来不及了解黑市,希望你能帮我用这些钥匙,换到足够的道具。这里面的钥匙你可以留百分之十,当做是委托你跑腿的报酬。”

他在副本中一共得到了差不多两百把,因为直播间押注他死亡的人数太多,他还额外得到了两百多把。给了岑依依一百把,他自己也还剩三百多。

这一下子掏出来,何眠都愣了愣。

——燕星辰居然有这么多钥匙!

他已经进出过几次副本了,再加上这一次关注燕星辰得到的奖励,也没有燕星辰进出一次副本得到的钥匙多。

即便有赌局奖励,也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

这一刻他恍然大悟,他自以为看出了燕星辰的潜力,但他还是低估了。

副本奖励和剧情点加成是需要实打实的实力才能拿到的,光靠别人庇佑,能活着走出副本,却拿不到太好的数据奖励。

按照这个钥匙的数目,燕星辰不仅仅依靠聪明在副本中活下来,这次副本获得最多奖励的人根本不是齐无赦,而是燕星辰!

何眠稍稍把那些钥匙拿出来看了一眼,这里面除了最常见的编号为三四十万的钥匙,里面居然还有几把二十万和十万编号开头的。

钥匙的编号越小越珍贵。

因为玩家每个月都必须进入副本,进入的编号决定了这个玩家之后的副本轨迹。如果手中的钥匙越多,对于下一个副本的选择权就越大。樊笼的玩家虽多,能进入小编号副本的玩家却很少,因此编号小的副本钥匙流通得也少。那些高级玩家为了有更多的选择权,也会愿意给出更好的道具来交换编号小的钥匙。

通常来说,止血符是最低级的货币,一千张止血符可以换一个三四十万编号的钥匙,但是一千个三四十万编号的钥匙才能换到一个二十万编号的。那种几千几万编号的钥匙就更别说了,那都是高级玩家的世界,何眠根本没接触过。

所以燕星辰手中的钥匙看上去是几百把,实则若是全都按照三四十万编号的钥匙来计算,最少是几千把。

这可是一个非新人期玩家都未必有的数额。

他赶忙把里面那几个编号比较小的钥匙递回去,然后把剩下的钥匙收起来:“好,我帮你去换,但是这几把钥匙编号小,换普通道具可惜,换珍惜道具又少了点,你还是留着吧。我不用报酬,我本来就是你的粉丝,你能活下去,我也有很多好处的。我也因为你这次通关拿到了很多奖励,我离进入下次副本还有段时间,我自己的钥匙先填进去帮你多换一点保命道具吧。”

燕星辰本以为自己的钥匙只是比普通新人玩家多一点,这才随意拿出来。

可是看何眠的反应,他的钥匙似乎并不只是多一点。

“不用,我要换的不是保命道具。我只需要三样东西:空白竹纸,一些神鬼相关副本里带出来的黑狗血,还有朱砂。这些东西能找到多少换多少,这几把编号小的钥匙也拿去,把钥匙都用掉。”燕星辰来黑市就是为了这几样东西。

既然他的钥匙不算少,这几样东西都不是什么稀有的道具,他相信,这些钥匙足够换到很多。

至于那些编号小的钥匙……

在副本中活下去并且得到奖励才是最重要的,留着干什么呢?

他若无法活着走出来,留着也只会成为押注他死亡的人的奖励。他若是能活着出来,到时候还会稀罕这些吗?

还不如全都用了。

何眠既然已经是他早期的粉丝,他通关何眠也有好处,两人利益勾连,他也就不客气,直接委托何眠来办。

反正这几样道具好买,何眠肯定能买到。

何眠已经懵了;“这些确实很容易,也很多……但是,像黑狗血这种,便宜是便宜,可黑狗血只能简单的辟邪,基本都没什么人买,所以才很便宜啊。据说201345还是鬼怪相关的副本,要不还是买一点现成的驱鬼道具吧……”

燕星辰摇了摇头。

他什么也没说,神情仍然是温和的,但眼神已经透露出了不容拒绝的意思。

何眠还想再劝,可他看着燕星辰的表情,就是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于是他只能说:“这么多钥匙给我,你能放心吗……?”

“他如果不放心,”齐无赦突然开口了,“我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何眠和燕星辰说话,只是局促,但面对齐无赦,他就是害怕了。

毕竟这位可是在副本恶意针对下还能活得好好的赴死者。

他忙不迭点头,转身便要离开,燕星辰又叫住了他。

“对了,”青年对他莞尔,“还想再拜托你一件事。”

何眠巴不得能多帮上点忙:“你尽管说!”

“希望你不要和第四个人说我的情况,下次也不用帮我在论坛里说话了。”

“啊?”

“如果有闲心的话,还可以多支持支持那些人觉得我需要保护的言论,多谢。”

“???” .w. 请牢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