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选择性小白脸[无限] > 第28章 纸人献花(1)

第28章 纸人献花(1)

“咕噜……咕噜……”

很颠。

车轮在凹凸不平的黄土面上驶过, 发出沉闷难听的声响,时不时还会有车轮偏斜的“吱呀”声刺入耳膜,莫名听得人心慌意乱。

燕星辰在灵魂的拉扯中眉头紧皱, 双眼紧闭。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大多和上个副本差不多, 都是一些比较基础的提示,上一回载入副本他就已经记下来了。

【副本直播开启,画面将会同步传送至直播大厅。】

【请副本内玩家珍惜直播机会,时刻遵守启明条约,努力通关。】

【请注意,新副本的直播开启时,为避免直播间观众看不到副本内容, 默认所有玩家的直播视角为开启状态。您的直播视角当前处于自动开启状态, 若玩家不想开启, 请您自行关闭。】

周遭的一切逐渐变得真实了起来。

颠簸的感觉和嘈杂的声音愈发明显。

片刻, 燕星辰头疼稍缓, 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每回传送进出副本总是会灵魂震荡,此时双眸仍然有些涣散。

[哇开直播了。]

[这个副本编号201345……燕星辰疯了吗?]

[他好像很不舒服, 难道他不仅晕船还晕车?]

[救命, 他为什么要皱眉, 我好想把手伸进去把他眉头展平。]

[拉车的车夫拉稳一点啊!我们宝贝脸色都白了。]

燕星辰发现自己坐在车里。

被保护值增加的提示音连着响了好几下。

他趁着副本还没有完全开始,立刻点开信息面板查看。

新人玩家只要活着进入第二个副本就会立刻进入新人排行, 他得看一看自己可以排到第几。

毕竟樊笼世界里,玩家们的对手不仅仅是副本里的危险,玩家们之间也是竞争关系。大部分玩家为了不被人完全知道实力和底牌,数据隐而不说, 除了最常见的那种数据水平, 其他比较知名的玩家的数据都是未知。

大家只知道排行榜上大致的水平, 像刘烛那种一两个月内连着过了好几个副本的新人玩家,处于排行榜三百多名,似乎武力值会在一百五十以上浮动。但具体多少,除非他自己说,否则其他人也不知道。

所以燕星辰只能知道,自己起码会比三百多名高。要知道自己的实力具体在樊笼中处于什么定位,还是得看他进入排行榜之后到底位于哪里。

而且排行榜前五百是公开的。

副本内的玩家面板会被冻结,只能刷新到副本载入的那一刻,无法查看副本开启后的实时滚动讯息。

可副本外的人是可以随时查看的。他现在的被保护值一部分来自于直播间观众对他的印象,他得马上知道自己在第几,以此来决定之后要怎么做。

排行榜相关的信息弹出来后,燕星辰动作一顿。

【玩家状态:新人期。】

【您的排名:榜上无名。】

燕星辰愣了愣。

他缓缓眨了眨眼,睫毛轻扇,双眸中闪过一瞬间的困惑。

怎么会……?

心中的疑虑都没有完全冒出来,樊笼的提示音便响起。

【由于玩家当前被保护值总数为四百零五,远超于您可以使用“小白脸”技能的门槛。为防止玩家积累过多被保护值不使用,造成副本失衡,特对您开启平衡机制。您的被保护值超过三百,您可以使用“小白脸”技能,若您的被保护值高于四百,你的所有身体数据将会被压制到原来的一半。使用技能时,该平衡机制不会产生影响。】

这提示音像是时时刻刻看着他内心想法一般,他刚困惑自己为何榜上无名,这个提示音所说的平衡机制就恰到好处地解答了他的困惑。

燕星辰:“……”

也就是说,如果他一直积攒被保护值而不使用技能,他现在的数据只能有本身的一半。

他的武力值是三百多一点,被压制一半,只能使用一百多的武力值。天赋技能使用期间,数据才能达到六百。而只有被保护值消耗到了四百以下,他平时的武力值才能恢复到三百多。

不使用技能的时候数据减半,使用了数据翻倍,这其中差距也太大了。

他平时的武力值都砍半的话,稍微危险一点的情况他都得使用天赋技能。

这个机制说是平衡,其实就是在制约他积攒太多被保护值却不使用,怕他在副本中实力过强。

难怪他榜上无名。

他现在的数据都被压制到原来的一半,自然上不去前五百。

燕星辰心中暗骂樊笼这个所谓的“平衡机制”,真是玩不起。

纸人献花这个副本,本身就是一个超出副本编号水平难度的副本,他和齐无赦还直接跨越了很多副本编号。

这样的制约,虽然他真正需要动手的时候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平时就得格外小心了。

樊笼可真不是个东西。

他苦中作乐地想了一下,觉得平衡机制也并不是百害而无一利。

他本来还得根据自己的排名,想一想如何应对黄泉那些人。如今这个平衡机制让他悄无声息地从排行榜上隐去,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麻痹对手。

平衡机制是来制约他的,但他也不是不能化弊端为优势。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劣势,只看会不会利用。

只是……这种制约机制,是每个人都容易遇上的吗?

他想到了自己13的编号,还有那个金色的鸽子……

他本以为正式进入樊笼世界后,疑问都能得到解答,可如今却是越堆越多。

查看排行榜和方才思索的时间不过几秒,车夫仍然在快步前行着,车轮滚动的声音不绝于耳。

周围的一切也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副本正式开始了。

燕星辰被四周的凉风吹得打了个冷颤,他深吸一口气,沉下心来,关上信息面板,开始打量四周。

和他一起开启副本的齐无赦和刘烛等人不知被分散到了哪里。

这里只有他一个玩家,前面有一个拉车的车夫。

他坐的车并不是那种现代气息浓厚的汽车,而是几十年前才有的那种靠人拉的黄包车。

车夫背对着他,从背影来看不太年轻。车夫对他的动静毫无反应,只是双手拉着两侧的长柄,正在快步向前跑着,脚步声的节奏十分平稳。

周围都是至多不过两层的泥瓦房,周围的路都是黄土路,车轮碾过,扬起一片灰尘。

这里似乎是一个小镇,比上个副本的李家村要大得多。

天色将暗未暗,阴沉的黄昏之中,天际已经挂起了一轮若隐若现的月亮。

在黄昏红霞的晕染之下,乍一看如同一轮不详的血月。

“这位大叔……”

“客人,”车夫头也没回,语气无波无澜,“就快到了。不要乱动,车要是翻了,可就不好办了。”

车夫的声音颇为沙哑,越说到后面越是低沉。

燕星辰听在耳中,没由来便觉得冷。

他往前看去,看见了不远处他要到的地方。

那是一个十分宽阔、奢华的宅邸。

宅邸的屋檐下已经挂起灯笼,红光一点一点,却莫名让人看着觉得死气沉沉的。

路边两旁的各户人家都逐渐亮起灯火,但整个街道都没有人影。

前方骤然传来了小孩吵闹的声响。

车夫仍然没什么反应,平静地拉着车。

几个小孩在互相追逐着。

他们的手中,有的拿着纸折的风筝,有的则是手握着糖人。那糖人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打眼一看,似乎都能看到糖人脸上的表情——他们都在笑。

“小泥瓦,捡娃娃,谁家儿郎走丢啦!”

“快回家,快回家,天黑你就找不到他!”

“……”

清脆的童声伴随着小孩追逐的嬉笑声越来越近。

“嘻嘻……嘻嘻嘻……”

燕星辰本以为这只是一个让他看到的场景,可小孩跑到燕星辰车边时,那一直默然的车夫居然停了下来。

几个小孩立刻涌到了车边。

“哥哥,哥哥,你和我们一起玩吗?你喜欢哪一个呀?”其中一个开口问道。

小孩们围满了黄包车的两侧,风车随着凉风微微转动着,糖人的表情始终是笑着的。

风车和糖人都被伸到了燕星辰面前。

嘻嘻哈哈的笑声在寂静的黄土路上格外尖锐,小孩却笑得天真,看不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燕星辰神色一顿。

这个副本叫做纸人献花。

眼前的风车和糖人,风车是纸做的,糖人则是人体。

这般荒凉的镇子里,各户人家都有灯火,外头一个路人都没有,天黑之际却冒出一些小孩。这么大声的嬉闹,道路两侧的房屋里没有任何动静,镇子上的人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吵闹之中,格外安静。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以前跟着舅舅学习和处理阴阳之事的时候,曾经遇到过这样的现象。

这个情况叫做地煞。

有的厉鬼死后对生前事执念太深,又一直在死亡之地徘徊不愿消散,那这些执念就会化作地煞。地煞顾名思义,都是和厉鬼执念有关的场景,通常只是在固定地点发生过的固定事情不断重现。

若是路过的人不小心撞上,稍有不慎就会入煞而死。

镇子里对嬉闹声没有反应,多半是因为其他人根本没有听到这个动静。只有撞上地煞的玩家——目前来看也就是他——才身处其中。

这二选一的问题多半涉及到厉鬼生前事,极大可能有死亡触发。

他脑海中思绪只闪过一瞬,不假思索便道:“我不和你们一起玩。”

小孩们纷纷笑容一顿。

他接着说:“天要黑了。”

他指了指将暗未暗的天穹。

小孩们不再说话,也不再嬉笑,一张张僵硬的笑脸正对着燕星辰。

黄昏的暗色染开光影,小孩们的双眼却没有反射出任何光景,瞳孔黑黝黝的,望不见底。

红霞之下,那些微红微黄的颜色仿佛挂在他们脸上的鲜血,阴森骇人。

燕星辰熟视无睹。

说完这些话,他仍然有些头晕。

他疲倦地揉了揉额头,往后一靠,就在这样一双双纯黑色眼睛的注视下,整个人缩进了黄包车里,微微合上眼睛休息。

[他在干什么???]

[这么明显的死亡触发,他还……]

[天哪不要出事啊。]

[哈哈,他往后靠是怕得缩进车里了吧。]

车夫先动了。

他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突然又抓起了黄包车两侧的扶手,拉着车往前跑。

下一刻,小孩们僵硬的笑脸开始变了!

他们纷纷露出惊骇的神情,抓着手中的风车和糖人,迅速往一旁退去。

有的孩子还在喊着:“天要黑了,天要黑了……”

颠簸中,燕星辰离他们越来越远。

这地煞居然就这样给他绕过去了!

[嗯??就这样过了??]

[我刚才太紧张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二选一的死亡触发,这是三选一,他不和那些孩子玩就可以不用选了。]

[哪有那么简单,重点在那句“天要黑了”。]

[燕星辰这是刚好猜到了还是……]

燕星辰神色不变。

他从回答的那一刻,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这个副本的地煞就如同第一个副本的过河情节一样,并不算难,也不太考验数据,其实完全没必要想的太复杂。

纸风车和糖人都和副本的题目有关,随便选哪个都有一定概率触发死亡,那就不选。

这并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而是三选一。因为孩童们围上来的这一刻,就问了他“要不要一起玩”这个问题。

再加上之前他们所唱的那首童谣。

孩童们显然是害怕天黑的。

所以让孩童们生气没关系,只要让他们离开就行了。

童谣……

燕星辰心中默念着方才听到的童谣,身后那些跑走的孩童的声音同他脑海中默念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小泥瓦,捡娃娃,谁家儿郎走丢啦!”

“快回家,快回家,天黑你就找不到他!”

“……”

“嘻嘻……嘻嘻嘻……”

“哥哥,哥哥,你和我们一起玩吗?你喜欢哪一个呀?”

又是一样的歌声,一样的问题。

原来他背后还有别的玩家。

过了一会,他听到后面那个玩家说:“我选风车。”

他微微摇了摇头。

后方传来了小孩此起彼伏的笑声。

这笑声吵吵闹闹地交错在一起,愈发大声,愈发尖利。

“啊——啊啊啊啊啊————”

撕破喉咙一般的喊叫声同小孩的嬉笑声混在一起。

燕星辰没有回头。

他刚刚绕过地煞,此刻若是回头,会让地煞以为他不想离开,再度将他拖进去。

他只是微微低下了头。

直播的视角之中,青年低头垂眸,面色微白,像是疲倦得很。

可是直播看不见的角度,他的眼神之中,全然没有太多的情绪。

身后的惨叫声掀不起他心中任何的波澜。

仿佛他已经听了这样的惨状不下百遍,早已习惯。

没过多久,嬉笑声和惨叫声都突然消失了。

车停在了那巨大的宅邸门前。

大门之上挂着一个有些生锈的匾额,上头写着“陈宅”二字。

这一路上,每家每户都在陆续亮起灯火,可燕星辰愣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直到眼前的大门向两侧打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提着灯笼缓缓走了出来。

“客人来了,”那人说,“其他客人正在大堂等候,请您跟我来。”

燕星辰下了车,刚站起来,眼前一晃,车夫便消失不见了。

从始至终,他甚至只看到了这个车夫的背影。

【请玩家跟随管家陈叔进入陈宅。】

樊笼的提示音催促他。

这声音的出现代表了无法违逆的副本规则,他本该立刻遵守。

可是燕星辰厌恶极了这样的感觉。

这样被设定好的、必须遵从、带着枷锁行走的感觉。

他心中负面情绪顿起,没有动。

【请玩家跟随管家陈叔进入陈宅,所有玩家需在陈宅集合。】

提示音又催促了他一遍。

他本来已经面色愈沉,可这回的提示的后半句话将将拉住了他的思绪。

所有玩家……

是了,他这回并不是一个人进来的。

副本如何尚未可知,刘烛等人也不知如何打算,他还得进去和齐无赦汇合。

燕星辰缓缓眨了眨眼睛,敛下情绪,面上浮现出了淡淡笑意。

他走到门前,对眼前这个明显是npc的管家说:“劳烦带路。”

陈叔上了年纪,面上满是皱纹,看不出什么血色,动作间充满了疲态。

他扫了一眼燕星辰,没什么别的反应。

陈叔拎着灯笼的手都不太稳,嗓音低哑得很:“请进。”

说完,陈叔转身便往里走。

西边的霞光只余下最后一簇,天色更暗了。

跟着陈叔踏入陈宅之后,燕星辰稍稍回头看了一眼。

门外,本来灯火通明的小镇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雾气,雾气愈发深重。

他不过迈进门几步的功夫,身后竟然已经变成了看不见边际的一片白茫茫的景象。

——原来地煞不仅仅是方才遇到的那些小孩,而是这一整个镇子。

他在踏入陈宅的这一刻,方才躲开了这巨大的地煞。

难怪前几次进入这个副本的优秀新人玩家全都没有出来。

地煞这种脏东西,和鬼叫门一样,是必须要特定触发才会杀人的。若是平时遇到他们,不触发特定的场景就没有事情。可若是这么大范围的地煞……

这还只是厉鬼生前执念所化的煞气,根本不是厉鬼本身,便能覆盖整个小镇。

这个副本里存在的鬼物,是会比彩娘和阿木那样的厉鬼还要可怕百倍千倍。

燕星辰悄无声息地回过头来。

他看着走道两侧,大宅子里悬挂着的红灯笼,只觉得周身越来越凉,明明没有风,却觉得阴凉入骨。

四面八方像是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脏东西,正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里的时节似乎在秋冬交错之际,空气冰凉得很。

燕星辰敛了敛外套,心中警惕,沉默无声地跟在陈叔身后。

陈宅很大,从大门进来都得走过很长一段前院。

前院里种着一些绿植,但是比较荒芜,大多都是荒草和一些四季常青的植物。

道路两侧。每隔两米,两侧就挂着纸做的红灯笼照明,阴森渗人。

走在前头的陈叔每走几步,身上便传来几声清脆的叮当声。

他凝神看去,才瞧见陈叔的手腕上,隐隐约约缠绕着一条手链,手链上头挂着平安锁和铃铛,相互碰撞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平安锁的样式十分精巧,不似陈叔这种中年男人会佩戴的东西,铃铛更是玲珑可爱。

反而像是孩子用的。

载入副本之后,面对的第一个情节也是童谣。

陈宅里面看上去没有孩子,这个副本会和孩童有什么关系?

燕星辰思索着,走过连廊时,他目光落在连廊外的一个小庭院上。

他脚步猛地一顿。

红灯笼洒下的光晕之中,几个人影站在树枝之后,拉长的影子交错在一起,黑沉沉的。

那些人影动也没动,其中一个侧着脸对着他,遥遥看去,一张脸雪白雪白的眼珠居然也是白色的。

这些人居然没有瞳孔!

“呼啦——”

细风吹过,树叶摩挲声中,那几个人影居然在这种发丝都吹不动几根的风中晃了晃。

其中一个晃到红光之下,燕星辰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纸人。

纸人脸上的五官都是画上去的,只是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即便眼珠是空的,乍一看都仿若真人。

陈叔见他久久没有挪动,回过头来,对他说:“这是家主人做的纸人,家主人的手艺是镇子上一等一的,扎的纸人重量极轻,火一烧便化。客人来这里,不也是给家中办丧事置办纸扎吗?只不过家主人每天能扎的纸人有限,诸位客人们需要住在宅子里等等。”

风更大了一些。

那摇晃的纸人被风掼到了地上,滚了几圈,横陈在燕星辰面前。

画出来的空白眼珠正对着他,僵硬得很,却好像当真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一样。

燕星辰见多了这种白事相关的东西,倒不觉得有什么。

可他感受到陈叔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似乎在等待他的反应。

他稍一思索,面上冷静的情绪顿时被藏了起来。

他突然往后猛地退了几步,神情惊惧道:“什么东西!?”

他那张脸,冷漠的时候看在别人眼里都是纯然又带着笑意的,做出这样惊吓的姿态来,更是不需要演技都能有几分真。

那管家见他如此,放缓了语气道:“客人不用害怕,这些都是纸人,假的罢了。”

“可是……”他快速地眨了眨眼,“它没有眼睛……”

“那是镇子上纸扎的规矩,不送出门不能点睛。这东西毕竟是客人们拿回去送葬的,不吉利,我们成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也怕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所以啊,家主人扎好之后,送出门之前才会点睛。”

他的反应显然让陈叔比较满意,他也问到了信息,便主动说:“我知道了。陈叔带路吧,天已经黑了。”

陈叔笑着点头,带着燕星辰往大堂走去。

燕星辰仍然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他看了看陈叔平静的神情,听着平安锁和铃铛轻微碰撞的声响,低声说:“陈叔,我还是有点怕……”

他眨了眨眼,鸦羽似的睫毛轻轻扇动着,温顺的面容在昏暗的光晕中格外让人提不起戒备。

陈叔看了他一眼,神色微微缓和,安慰他道:“这些放在庭院里的,都是家主人觉得做的不好的纸人,已经算不得真了。”

“我只是想起来小时候的事情,”他说,“以前家里也办过丧,亲戚家的孩子调皮,把我推进纸人堆里。那时候我还小,一头扎进去,半天没爬出来。”

这本是在控诉孩子的不懂事,可陈叔却笑了笑,说:“小孩子,调皮一点,没什么大事。”

燕星辰不再说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方才和陈叔攀谈了一会,陈叔对他的态度也好上许多。之前还遥遥走在前头,现在干脆提着灯笼走在燕星辰身边,为他照明引路。

待到了大堂前,燕星辰还未走进,便远远瞧见里面已经或坐着或站着一群人。

这群人的衣着和这种有些年代的小镇子格格不入,显然是和他一样的玩家。

看来每个玩家都是被车夫那样接过来的,只是到达的时间不一样。

而若是往陈宅外边看去,就连外边的天空都已经变成了虚无缥缈的白雾。

这个陈宅仿佛一个遗世的孤岛,外头都是执念所化的地煞。

他刚才能进来,多半是因为有那个车夫在拉人。那个车夫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反应,不像是一个普通人。他看到惟妙惟肖的纸人之后,甚至觉得车夫很大可能是一个点睛了的拉车纸人。

那庞大的地煞认得点睛纸人,这才点到为止地和他打了声招呼,并没有来真的。

他如果此时莽撞地冲出陈宅,要面对的可能就是这个巨大的地煞的全部威力了。

以他现在的数据水平,就算加上恶业金拆和他自己会的那些阴阳之术,面对这东西恐怕也是送命的份。

他们已经被周围的地煞困在了这座“孤岛”之中。

他收回目光,看向大堂,正打算看看齐无赦和刘烛等人在不在,缥缈的提示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编号13玩家燕星辰,您已到达副本任务地点——陈宅,此次副本为逃生副本,副本的主线任务为寻找离开陈宅的出口。若是找不到出口离开,您随时可能面临死亡。请注意:出口为离开方式的概括,并不一定指代为具象的出口。】

燕星辰微怔。

……逃生副本。

居然是逃生副本。

他在进来之前也了解过樊笼的副本类型。

其中,任务副本最常见,难度不一,副本的npc实力根据副本难度波动,通常整个副本最厉害的npc都会在玩家拼死可以对付一二的水平线上,难点反而在于副本任务本身。

而逃生副本是最少见的,它唯一的要求就是:活下去,离开。至于副本剧情点那些,玩家了解来也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

——活下去是唯一的首要目标。

但这唯一的要求偏偏是最难的。

因为逃生副本里的npc,大多非玩家之力所能敌。

玩家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挣扎要逃出的……困兽。

提示音还没结束。

【本次副本难度远大于副本编号所对应难度,请玩家小心揣测存活规则,规避死亡触发。】

【因本次难度不匹配,有一条额外提示送给所有副本内的玩家。】

提示音顿了顿。

雌雄莫辩的嗓音分明不带有任何情绪,此时却仿佛润上了一层阴森与幸灾乐祸。

【——请不要相信任何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