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炮灰NPC如何成为白月光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琴酒听到他的话, 凛冽如常的眼神很自然的落在泰斯卡脸上。

泰斯卡那微不可查表情他没有放过,在一阵压迫十足的凝视后,琴酒撤掉了视线。

“——别太自大了, 泰斯卡。”

这句话算是对他的回应。

如弓弦绷紧的空气松弛了少许。

琴酒抛下话来, “伏特加,带他们去见雪莉。”然后他就独自一人走进了电梯。

“啊、啊,是的大哥!”伏特加作为琴酒身边的老人,在方才的暗流涌动里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在得到琴酒的新命令后,他才知道终于得到了赦免。

“跟我过来吧。”他走到二人前方开始老老实实地引路。

此时,苏格兰和舆水怜都默契十足地没有看对方。

诸伏景光还在细想方才发生的一切,时间太短, 发生得太快了。

琴酒忽然提到泰斯卡和他“配合不错”, 这已经让诸伏景光感到了些许不妙——琴酒会如此突兀的说这些吗?

泰斯卡方才那句话的意思, 他定然不是无的放矢, 那句话听上去已经和顶撞琴酒没什么区别了。

……泰斯卡在想什么?

舆水怜走出去几步, 才发现藏在口袋里的左手食指侧腹有些疼——他刚才用大拇指的指甲死死按住了食指。

他想,如果琴酒在坚持一会儿, 他可能把自己掐出血了都不会发现。

这样的谎话还要说很多次吗?

……要说到他彻底习惯为止吗?

琴酒没有发现他拙劣的谎言, 那苏格兰呢?

苏格兰会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吗?会因此而讨厌他吗?

信任这东西建立起来难, 但摧毁只需要一瞬,舆水怜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他敏锐察觉到这个规律的存在,于是这种惴惴不安地感觉开始缠绕上了他的心脏。

他不敢明目张胆地盯着苏格兰看,也不能问,不能说, 所以只能低下头来看他们二人并行的步伐。

苏格兰比他高, 步子也比他大, 所以他要加快脚步才能正好和对方并肩。

鞋码也不一样,他想。

舆水怜迈着比平时还要大的步子,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身旁人放慢了步伐。

一步,没对上。

又一步,还是没对上。

再来一次。

就像是某种小伙伴间秘而不宣、只有掌握了暗号的彼此二人才能得到满足的游戏。

心脏被缠绕的感觉好像如潮水那样褪去了些,剩下一些像在沸腾的情绪集合体在不断的从心间上升,他感觉自己像极了被摇晃过后的不住冒出气泡的碳酸水。

每当看到步子的距离差一点对齐时,他都会想——如果这条路能再长一点就好了。

走在前面的伏特加对他们的小动作毫无察觉,大步朝前迈进。

这座偌大的办公室内人来人往,来去匆匆间有人从他们身旁穿过,舆水怜就屏住呼吸,等到靠近他的人擦肩而过,他就悄悄地再次尝试,而身旁人似乎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直到他们步伐变得一致,不再有参差。

伏特加在走廊左边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我带人来了,雪莉。”

“请进。”里面传来冷淡的女声。

推门而入后,只见一个年级大约十几岁的年轻女孩有模有样地穿着一身白大褂,指挥着一群比她年级大上不少的研究员进行着工作。

她有一头微卷的茶色头发,舆水怜想到复古海报上印着的上世纪女歌手。

伏特加上前和她小声交谈,说了几句话后,雪莉看向站在几步之外的苏格兰和舆水怜。

雪莉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她身上有股同年龄不符合的稳重,也许是在组织的长期生活下所熏陶出来的。

“那我就先离开了,大哥那边还有别的事要吩咐我。”伏特加总是三句话离不开琴酒,好像这样能彰显他的重要性。

伏特加离开后,除开背后那些还在忙碌的研究员外,在场的三人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小空间。

“我是雪莉。”她简单扼要的做了个开场白,看向二人,“我该怎么称呼你们?”

二人报上名字后,雪莉“嗯”了一声。

她的视线率先落在了泰斯卡身上:因为他看起来年纪比较小,也许只比自己大上几岁。

雪莉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但她很少在组织中见到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最终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感受到她的视线,泰斯卡只是以眨眼的动作来回应她。

雪莉从他眼睛里读出了“怎么了”这种困惑的感情,她收回视线,不打算给出解答,而是直接将问题转入下一阶段,开始布置任务。

说是任务,其实也只是很无聊的护卫工作。

“除了尽可能的保持安静,不要打扰到大家以外,你们做什么都行。”雪莉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工作结束之后我会带你们到这边的宿舍去……因为是男女混住的,所以还请你们注意一点。”

苏格兰平静地表示他知道了,“好的。”

接下来,雪莉的确如她所说的那般完全不关心这两人的动作。

她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工作之中,泰斯卡和苏格兰也就在附近找了方便观察整个房间的座位,直到一小时后,雪莉站起身来。

雪莉对组织的安排心知肚明,也很自觉的配合工作。

她说:“我要去我的私人办公室了,你们谁跟我一起过来?”她指了指这个办公室里面连着的那个单人房间。

苏格兰:“我都可以。”

泰斯卡:“……我也是。”

雪莉:“……”所以还是要让我来决定是吗?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说道:“那就猜正反吧,猜中的人留在外面,可以吗?”

“我没问题。”苏格兰是真的觉得都行。

就在雪莉打算抛起硬币时,泰斯卡出言制止了:“……不行。”

“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雪莉看向他,“说出来听听。”

“不是,只是这样不公平。”泰斯卡说,“抛硬币是可以看出来答案的。”

雪莉:“……?”

她好像明白了泰斯卡的意思,清秀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色来,“……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视力能够捕捉到吗?”

“是的。”泰斯卡斩钉截铁道。

“诶……”雪莉拉长声音,然后将手中的硬币高高抛弃,最后快速的盖在手背上,“是字还是花?”

“字。”泰斯卡的回答几乎是同时落地,根本没有任何思考,只是在陈述他所看到的事实。

雪莉摊开来看——果然是字。

“啊,真的。”她不是一惊一乍的性子,这句话说出来时也平淡得和“今天吃什么”一样,不过她确实对泰斯卡这个人多了些印象。

她收起硬币,对少年说:“——你有一双好眼睛。”

“……谢谢?”意识到对方应该是在赞美自己,舆水怜也有样学样道:“你的眼睛也很好看。”

雪莉头一次碰到泰斯卡这种性格的人,这让本就社交经验不丰富的她感到了一丝无言以对的窘迫。

她明明是在夸奖他的视力,怎么会被理解成在夸赞眼睛的外观?

雪莉:“……我不是那个意思,算了,你跟我过来吧。既然视力这么好,还给我帮一下忙。”

说完,还不忘对苏格兰说:“外面就麻烦你了。”

苏格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视线也没有移到其他位置。

进入雪莉的办公室后,舆水怜拉了个椅子在角落里坐下。

这边办公室更像是档案室,两侧的大型置物柜里堆满了东西,有不少专业书籍,还有一些被编好号码的文件档案,如果是厌恶文字和读书的人,大约看上两眼就会生理性的想要避开了。

舆水怜尽可能的让自己不打扰到雪莉,于是一直保持同一个坐姿,连凳子都挪动过,自然不可能发出任何声音。

他闲得无事,只能顺着书架上的书脊一本本地看下去。

雪莉进入工作状态后也是高度集中,自然也没理会舆水怜。

这个寂静无声的状态再三十分钟后被打断,雪莉一边敲击电脑键盘,边下意识地说:“帮我把那本书拿过来——”她说着,还报了一长串书名。

说完后,她才想起现在在办公室里的不是其他研究员,而是泰斯卡。

雪莉转动座椅站起身,“等等,我自己来就……好……”

她最后一个字差点没法落地,因为他看见泰斯卡已经精准地找到了她说的那本书的位置,正打算拿下来给她。

感受到她的目光,泰斯卡已经摸到书脊的手停下了,他问:“……怎么了,不是这本吗?”

“啊,不是,的确是这本。”

泰斯卡将那本书取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了她,“还有其他东西要拿下来吗?”

雪莉的手指按着书的侧面,“……暂时没有了。”比起拿书,她的好奇心现在更需要得到满足。

泰斯卡到底是怎么做到如此迅速地找到她想要的书的?

要知道这里陈列的书和资料相当之多,就算是研究员们也经常要对着书名找上半天。

雪莉所能想到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泰斯卡刚才就记下了这些书所在的位置,并且配合他良好的视力,双管齐下才有这个结果。

藏在雪莉这身皮囊之下,平时掩盖起来的那颗少年人的心因为这件事跳出了水面——也许是好胜心,也许是好奇心,也可能只是对世间万物的探索欲望,让雪莉忍不住还想再试试看。

“泰斯卡,帮我找到这本书……”

“帮我把这份资料拿下来……”

“把这本书的第二册给我……”

每次泰斯卡精准无比的找到她想要的书后,雪莉就对自己的想法更加笃定,甚至有种“啊,我果然猜中了”的趣味感,尽管那张脸始终保持着无表情的冷淡,可她对这种行为似乎有些上瘾。

……感觉就像是在抽卡游戏里百发百中一样。

“泰斯卡。”雪莉将最后一本厚厚的专业书放到旁边,“这里的书所在的位置你全都记下来了?”

“嗯。”

“……是什么时候?”

“进门之后,我都看了一眼。”

……多么出色的记忆力。

雪莉本身就是别人口中的天才,这样的她在汲取知识的过程中,身边自然都是优秀的脑力使用者,拥有出众记忆力的人她也见过不少,这些人将自己的才能运用到学术上,往往能创造非凡的价值。

而泰斯卡……

少年给她递书时,她正好看见他手上的茧——和她在组织里见过的那些人差不多。

雪莉想起他曾听说过泰斯卡的那些事。

比如,他和自己一样,都算是在组织长大。

(他和自己一样,从出生起就没有任何选择。)

(如果泰斯卡不在组织,也许能成为优秀的学者……就算不考虑那么远,假设他只是普普通通地去上学,这份才能也绝对不会被埋没。)

他本可以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成为受人敬仰的人,也许能拥有叫人羡艳的光彩人生。

但也只是“如果”,一切的假设都抵不上“现实”那来势汹汹的猛攻。

雪莉放下书,刚才让泰斯卡帮忙找书时得到的喜悦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她放在桌边的咖啡,因方才她一直致力于让泰斯卡找书而忘了喝,这会让热气已经散去了些。

雪莉朝着杯子里看去,似乎咖啡的液体变得浑浊了些,她忽然没了饮用的欲望。

“……叮叮叮。”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雪莉接起电话:“……姐姐?我现在正在工作,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我晚一点再回给你,嗯,放心,我很好,那我们晚上再聊。”

提到“姐姐”时,舆水怜感觉对面的少女身上那自带的沉稳光环有非常短暂的一瞬间消失了,但下一秒又变回了那个不苟言笑的“雪莉”。

舆水怜:“你的姐姐是明美小姐吗?是莱伊的女朋友?”

雪莉侧着身子,正好盖住背后的手——在听到舆水怜的话后,她捏着被子把手的手指握紧了几分,她问:“你怎么知道?”

“我听莱伊说的。”舆水怜说,“莱伊还说……我和你也许能合得来。”

雪莉对诸星大的感情很复杂,她本质上是有些排斥姐姐这位男朋友的。

但她看到姐姐追逐爱慕之人时那种满足到骨头缝好像都要被填满的样子时,实在说不出刺伤她心的话,到最后又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太优柔寡断。

她想了下,顺着泰斯卡的话继续说:“……他还说什么了?”

舆水怜“唔”了一声,在记忆堆里扒拉出莱伊那句话,转达道:“他还说我可以尝试和你成为朋友。”

雪莉:“……”虽然她对诸星大这人有意见,但对方似乎真的切中了她的心思。

不,她要是就这么承认好像就输给诸星大了,被自己讨厌的人猜到想法的感觉实在叫她有些咽不下气。

但她也讨厌自己像个无法自控的人对着无关的泰斯卡进行迁怒,她本质上不接受自己做这种行为。

少女有些进退两难。

舆水怜根本没察觉到少女的复杂心思,他问:“……所以我可以尝试和你做朋友吗?”

雪莉嘴巴张开又闭上,最后道:“……这件事以后再说。”

“好吧。”舆水怜总是擅长等待的。

“时间差不多了。”她放下咖啡杯,“你们可以换班了。”

看着泰斯卡离开房间,宫野志保总感觉自己刚才和诸星大进行了一次暗地里的较劲。

……而且还较劲输了。

一整天的工作结束,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二人被雪莉直接带着去了宿舍。

“这边的房间已经空出来了,但是只有一间房,不过……”雪莉推开房间的门,“里面还算宽敞,就算是两个人住也够了,而且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

舆水怜对比了一下,比他们前几天住的公寓还要小,但这次只有两个人住,平摊一下他竟然感觉这边要更宽敞些。

“我的房间就在隔壁。”雪莉说,“对了,我提醒你们一下,这边的房子隔音很差。”

雪莉离开没多久后,就仿佛是为了验证她的那“隔音效果很差”,舆水怜模模糊糊地听到了那边雪莉在和人对话的声音。

……大概是在打电话吧?

雪莉好像喊了姐姐,是在和姐姐继续聊天吗?

只不过,雪莉一开始声音有些大,然后立刻将声音压低了,几乎没法听清在说什么的程度。

舆水怜想起雪莉今天在办公室里接到姐姐电话时,飞快的切换表情和语气,维持着“雪莉”一贯在外人前的冷漠姿态。

就好像不希望任何人察觉到她在对待姐姐时候态度,和对待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有一瞬间,舆水怜好像能理解雪莉,因为他今天就在琴酒面前做了一样的事。

可是雪莉的行为是为了她的家人……自己却不是。

苏格兰放下东西走到窗边,见泰斯卡还站在靠门的位置,像是陷入了思索之中。

接着,泰斯卡扬起头来,张口就打算说些什么,然而他似是想起这边隔音很差这件事,于是走到苏格兰身边,用说悄悄话的声音,问道:“苏格兰——”

“对大家来说,‘家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是因为听到了雪莉的电话吗?)

……家人吗?

诸伏景光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兄长,尤其是在经历过童年那场足以改变他命运的案件后。

“大概……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的重要的人吧?”

舆水怜:……原来如此。

他能够理解“家人”本身的定义,却无法窥探到其中的本质。仅仅是因为雪莉这种无意识想要保护家人的行为,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但他分明和雪莉是不一样的情况。

舆水怜问:“如果不是家人呢?”

“如果有一个人不是你家人的人,你也想要保护他……这样会很奇怪吗?”

“……这样会显得很不正常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