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姐姐是在开玩笑吗?”沈既明最先反应过来, 幽幽问道。

    陆浓也幽幽回道:“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裴铮:“……”不像吗??

    再说像不像开玩笑你心里没点数吗?!

    “这、这可是北大啊……陆浓姐,不要说笑了,说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话一点都不好笑。”

    蒋聿深觉陆浓吹牛, 他废了老鼻子力气才考进农学院, 结果陆浓一个带孩子的家庭妇女说考进北大就能考进北大?

    这要是真的还有没有天理了?没天理!所以绝对不可能。

    裴铮的三个室友在一旁听了个大概, 见陆浓的弟弟们都不相信陆浓, 也以为她在撒谎,心下腹诽,长的跟个仙女儿似的, 怎么得了爱说谎的毛病, 看陆浓的眼神瞬间变了。

    啧,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见他们都不信,陆浓心下一转, 想出个损主意, 语气带了点玩笑气, 仿佛刚才真就只是开玩笑,现在仍在逗大家,说:“我说真的啊, 你们不信?”

    蒋聿听到陆浓这种语气, 瞬间松了口气,他就说嘛, 北大是那么好考的吗?

    “不然我们打个赌吧,”蒋聿胸有成竹地说, “陆浓姐敢和我赌吗?至于赌注, 如果你要真的是北大学生, 我们四个就给你当一个月的警卫员, 任你随叫随到,但你要不是北大学生……就给我们四个做一个月的甜点,怎么样?”

    崽崽听到甜点两个字,兴奋起来,“甜甜要要……”

    陆浓:“……”好家伙,直钩钓鱼,这钩子她都还没下呢,鱼儿就自己咬钩了,咱就是说这届鱼有点傻哈。

    不过既然鱼鱼都自己上钩了,那陆浓当然就不客气啦,“我倒是没问题……但你能代表你们四个吗?”

    蒋聿和陆浓看向另外三人。

    张开平最先忍不住跟道:“好,我同意,和陆浓姐赌了。”

    陆浓和蒋聿转向剩下的另外两人。

    裴铮的目光在蒋聿和陆浓身上打转,沈既明则眼神专注地盯着陆浓,过了一会儿沈既明伸手揽过裴铮说,“好啊,铮子,咱们就跟姐姐赌一把。”

    裴铮沉默,没有开口反对,于是赌局就这么定下来。

    陆浓:“走吧,帮我把尼龙袋扛过去。”

    “你来真的?”裴铮最后一遍确认,把尼龙袋子交给张开平,从陆浓怀里接过崽崽。

    陆浓朝他眨眨眼,嘿嘿一笑,没了崽崽在手,一身轻松地转身出了宿舍门。

    裴铮四人对视一眼,跟上陆浓,宿舍里剩下裴铮新出炉地的三个室友,其中一个室友犹豫着说:“要不,咱们也跟去看看?”

    “……”也不是不行。

    于是身后又多了三个人。

    一路上,陆浓驾轻就熟地朝教务处走去。

    蒋聿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伸手拐了拐裴铮说:“咱们刚才来的时候走的是这条路吗?陆浓姐没带着我们瞎转吧?”

    裴铮抿嘴,“你问我,我问谁?”他才第二次来学校,头一次来还没等进来呢,就被门卫抓起来了,丢了好大一个脸,怎么可能知道路对不对。

    事实证明陆浓还真没瞎走,她成功把一群人带到了教务处。

    到了教务处,陆浓停下脚步,对裴铮他们说,“跟我一起进来吧。”

    这下裴铮几人都沉默了,就冲陆浓成功把他们带到了教务处这一点,陆浓的话起码有一半可能是真的,但他们还是心存怀疑。

    尤其是蒋聿,其他人都是半信半疑,只有他坚决不信,怎么会呢?绝对不可能。

    教务处里值班的教务人员还是前几天接待陆浓那位,不过这次教务处主任也在,主任是个和蔼的老头儿,他显然也是认识陆浓的,见陆浓进门,扶了扶眼镜仔细打量她一眼,然后笑着说:

    “陆浓啊,还真的是你,小赵来找我签字的时候我还吃了一惊,心说你总算回来喽。”

    小赵就是那位值班的办事员,他腼腆笑笑,从抽屉里单独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陆浓,“里面是主任的签字和你的钱票补助,还有宿舍的钥匙,你收好。”

    “主任开玩笑了,私事处理完当然要回来继续完成学业,”陆浓对主任不好意思笑笑,然后接过小赵同志办事员递过来的信封,“麻烦小赵同志了。”

    小赵摆摆手,“不麻烦不麻烦,应该做的。”

    处理完陆浓的事情,小赵歪着头打量陆浓身后一连串小伙子,看到裴铮怀里带着个十分可爱的小孩儿一怔,心里嘀咕怎么上学还带着孩子,开口问道:“你们几个是有什么事要办吗?”

    裴铮:“……”

    沈既明:“……”

    蒋聿&张开平:“……”

    舍友三人:“……”

    气氛迷之尴尬,小赵摸摸脑袋,心想这群人脸上怎么都木木的,问他们也不说话,逗他玩吗?

    许久,蒋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艰难开口,“同志,我想问一下,陆浓同志就读于本校吗?”

    他指着陆浓问小赵。

    小赵莫名其妙,“是啊,你刚才没看到吗?”

    蒋聿捂脸退下。

    “她不是今年的新生?”裴铮问。

    “对,她是往届学生,前几年家里有事办了休学手续,今年回来复课。”小赵继续回答裴铮的问题。

    小赵看向陆浓,“你认识他们几个?”

    陆浓无辜眨眼,“我的弟弟们。”一语双关。

    都是弟弟哈哈哈哈哈。

    小赵神情古怪,弟弟们竟然不知道姐姐在哪读书,看样子好像还不大信姐姐就读北大,这可不行。小赵心里不舒服了,陆浓可是他心目中的校园女神,怎么能被质疑?

    他慢悠悠地转头,闲聊似的和主任谈起来,“主任,我记得陆浓同学当年好像是年仅十四岁就考进本校?”

    主任听了放下手里的笔,笑眯眯点头说,“没错,小陆同志少年天才,当年被本校文学系录取了。”

    裴铮四人外加室友三人霍然转头,表情见了鬼一样瞪着陆浓,裴铮再天才也是十六岁才考进北大,而陆浓当年只有十四岁,主任说她少年天才一点都不夸张,而且当之无愧。

    ……所以说陆浓真的没撒谎也没说大话,相反她还挺低调,一路上都没说自己的事,直到裴铮办完手续后才明说自己也来报到。

    这边裴铮他们还没从震惊的情绪里走出来,就听小赵又说:“文学系很好,不过陆浓同学似乎对史学更感兴趣,第二年就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历史系。”

    有种凡尔赛,叫做别人替你凡尔赛。

    裴铮等人:“……”历史系是那么好进的吗?他们怎么不知道?

    室友三人组复杂地看着陆浓,他们能凭借实力考进这所学校,那都是各个省市的天之娇子,说句不好听的,各有各的骄傲,谁都不服气谁,可他们再天才,也没十四岁考进来啊。

    陆浓仿佛听到了空气中一杀接着二杀的游戏音,被小赵同志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主任也是个有意思的小老头,接起小赵的话替陆浓凡尔赛,“历史系的景良教授经常说小陆同志是个学世史好苗子,不但具有很高的语言天赋,还过目不忘,小陆同志休学后,景良教授连跟我念叨几次可惜,这下好了,小陆同志终于回来了。”

    陆浓想起景良教授,一时有些惭愧,她当初临阵脱逃,不知教授们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三杀了吧。

    裴铮等人:“……”

    语言天赋、过目不忘……已麻。

    “哦对了,小陆同志还拉得一手好琴,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听到你拉小提琴啊?”主任一脸期待地看向陆浓。

    陆浓笑笑,“有机会自然会的,主任您忙,我和弟弟们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太凡尔赛了,再听下去陆浓自己都受不,想不到教务处对她滤镜这么重,溜了溜了。

    走出教务处后,陆浓听到了四杀的声音。

    裴铮几人:“……”麻,勿cue。

    崽崽无视哥哥们的心情,和妈妈一起笑得开心。

    陆浓:“乖,好弟弟们,帮姐姐把被子扛到女生宿舍,咱们去收拾收拾宿舍。”

    与之相反的是裴铮四人脸色如丧考妣,一脸麻木地跟在陆浓身后向女生宿舍走去。

    舍友三人组没理由跟去女生宿舍,摇了摇头往自己宿舍走,三人看上去打击竟然一点不比裴铮四人小。

    两帮人背向而走,七个男生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烈气质。

    眼见路旁不断有人投来怪异的目光,陆浓不得不出口安慰弟弟们,“啧,别这么丧嘛,往好处想,给我当警卫员你们多了个锻炼自我的机会……”

    裴铮&蒋聿&沈既明和张开平:“……”我们真是谢谢您了。

    “而且这次也是个教训,”陆浓假装没看到他们无语的表情,继续说,“告诫你们以后千万不要小瞧任何人,看吧,这就是你们小瞧人的下场啧啧。”

    过了一会儿,蒋聿到底没忍住,心酸地问出了一个问题:“能说说十四岁考上北大什么感觉吗?”

    一定很骄傲很展扬吧,换成是他也会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高姿态。

    陆浓看了他一眼,十分小心眼记恨他一开始说自己撒谎,想起某位梗王的段子,于是狭促地说:“什么感觉?唔,北大还行吧。”

    蒋聿:“……”

    沈既明&张开平:“……”

    裴铮:“……”你怎么不上天呢?

    蒋聿一脸emo,丧到了极点,他的几个哥们儿看着都十分不忍心,每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只有陆浓铁石心肠,没有一丁点自己打击到了少男脆弱玻璃心愧疚感,心情颇爽,少年啊,恰柠檬这种事儿恰着恰着就习惯了,毕竟人生嘛,就是这样残酷。

    结果没等陆浓再次补刀打击蒋聿,张开平这个亲兄弟拍了拍蒋聿的肩膀,联想到自身,一脸戚戚地说,“兄弟,看开点,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蒋聿:“……”滚啊!更郁闷了好吗?

    噗——

    陆浓差点笑破肚皮,这才是好兄弟啊,你有事我插刀哈哈哈哈哈。

    张开平这个天然呆,专克蒋聿没商量。

    一行人有人欢天喜地、有人丧里丧气到了女生宿舍。

    陆浓的宿舍在二楼,她个人觉得还可以,至少比一楼强些,北方的宿舍虽然没有南方潮湿,但是一楼偶尔也会返潮,住起来不舒服,女生宿舍格局和男生宿舍差不多,有八个床位,目前只住了三个人,床头也不像裴铮宿舍那样贴了姓名标签,可以任由陆浓选。

    陆浓是临时插进大三复课,大三女生宿舍没有空床位,把她分到大一大二又不合适,所以只能安排她到混合宿舍住,混合宿舍一般都是每个专业多出来的人混住在一起,所以往往床位住不满。

    陆浓挑了个靠近柜子的下铺,她懒得爬上爬下,这些老旧的铁床看着就不怎么结实,不但爬上去的时候胆战心惊,在上面睡觉也不踏实。

    再说她晚上要回家住的,只在学校睡午觉,很没必要太精挑细选。

    陆浓指使裴铮几人给她收拾床铺,自己像个大爷一样站在一旁,时不时挑挑毛病,很有赌约意识地行使自己作为赢方的权利。

    “小蒋,你这被子叠的不大行啊,内务不合格,警卫员就是这个水平?重新叠重新叠。”陆浓摇摇头,看出来了,这个弟弟不大行。

    蒋聿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愿赌服输,忍住,莫生气,你若气死谁如意?舒缓了身体后,重新展开被子叠起来。

    陆浓又把目光对准张开平和裴铮,张开平是家里老大,从小照顾弟弟妹妹们习惯了,正手脚麻利地铺床单和套枕套,裴铮也没闲着,在给陆浓收拾柜子。

    陆浓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不错,不愧是听话弟弟和听话继子。

    最后轮到沈既明,陆浓不满意了,这货竟然两手空空什么活都没干,比她还大爷,这这么行?

    陆浓皱眉:“小沈?你站那儿干嘛呢?没看见其他人都在干什么?真是,那么大人了眼里就没点活,怎么这么不会来事儿?”

    陆浓四处觑了一眼,好像真的没别的活了,但放过沈既明是不可能的,她顿了顿说,“我看这地面不大干净,你打扫打扫卫生吧。”

    沈既明听出陆浓在故意难为他们,差点气笑,他也真的笑了出来,少年温柔清俊的面庞乍露笑容,竟有些惊艳。

    直把陆浓三个舍友看呆了。

    说到这三个舍友,从陆浓进来到她摆出大小姐的谱,她们先是被陆浓和四个少年的颜值惊到,又被陆浓指使四个少年理所当然的样子惊到,全程目瞪口呆。

    这会儿回过神来,三人都有点不好意思,陆浓对她们笑笑,率先做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历史系的陆浓,今年搬来这里住,以后请多多指教。”

    “哪里哪里,”三个舍友里打扮最淳朴的女生说,“以后都是舍友,互相帮助互相友爱是应该的,哪里称得上指教二字。”

    “哦对了,我叫张淑英,是西语系;这位是姜珍珍,东语系;那位是王竹,法律系。”张淑英给陆浓一一引荐其他两人。

    陆浓和姜珍珍、王竹握手。

    她打量了一番自己的新室友,对她们有了初步印象,张淑英一看就是个老好人形象,不仅打扮朴素,面容也淳朴普通;姜珍珍是三人里长得最好看的一个,琼鼻樱唇,娇娇女形象,穿着打扮很时髦,看人的时候习惯低视别人;王竹最傲气,身上透露出一股属于知识分子的清高气傲。

    姜珍珍是个活泼人,脸上带着还没消散的红晕,看向裴铮他们还有陆浓怀里的崽崽,好奇地问陆浓,“他们是……”

    “哦,”陆浓摆摆手,“那边是我四个不争气的弟弟,不提也罢,至于怀里这个是我儿子顾淮。”

    四个不争气的弟弟身体一僵:“……”

    姜珍珍惊呼:“你结婚了?”陆浓看着年轻得很,她还以为陆浓怀里的小娃娃是陆浓的弟弟呢。

    陆浓点点头,“对,我结婚了。”

    姜珍珍看陆浓的眼神变了。

    陆浓并不在意,她本就不是来学校交朋友的,能成为一路人固然不错,道不同不相与谋也没什么大不了,能维持个面子情就行。

    收拾好宿舍,陆浓和三个舍友打了个招呼,带着四个不争气的弟弟和宝贝儿子离开了学校。

    走到校门口,门卫已经调整好心情,特意想跟裴铮打个招呼,结果就看到裴铮在内四个小伙子垂头丧气,看都没看他一眼。

    门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回到大院,蒋聿、张开平和沈既明互相暗搓搓使眼色,准备开溜。

    陆浓看透了他们的小把戏,慢条斯理地说,“警卫员小张小蒋小沈小裴,应到几人实到几人,报个数。”

    小张小蒋小沈小裴:“……”姑奶奶,算你狠。

    裴铮:“稍息,立正,报数,一”

    张开平:“二”

    蒋聿:“三”

    沈既明:“四,应到四人,实到四人,请指示!”

    “嗯嗯,”陆浓咳了咳,“好,现在我说说我的八个习惯和十条准则,听好了,我第一个习惯,不喜欢洗淮淮的尿布和衣服;第二个习惯,院子里的草太多了,我看不惯,想换种蔬菜和花;第三个习惯我干妈,你们吴姥姥身体不大好,捶捶背捏捏肩这种事儿需要有人做;第四个习惯……”

    一口气儿说了七八个习惯,陆浓意犹未尽地说,“今天先说这么多,明天再涛涛我的十个准则,我都说到这里了,小张小沈小裴小蒋你们该懂我的意思了吧?”

    小张小蒋小沈小裴:“……”面无表情点头。

    陆浓满意点点头,“那就好,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干吧,不要偷懒哦,我会检查的。”

    四个警卫员排排队,木然地朝裴家走去。

    陆浓抱着崽崽悠悠闲闲跟在后面,“崽崽啊,以后你的尿布和衣服有人承包了,要懂得感恩,谢谢哥哥们知道吗?”

    “啊,谢谢锅锅。”崽崽跟着陆浓学话。

    刚回到家,就见干妈神色慌张地迎了出来,对陆浓说:“小姐,姑爷他受伤了。”

    “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