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四个中也是不是太多了 > 第99章 第 99 章

第99章 第 99 章

    不需要等到晚上, 利佳被他们哄着慢慢止住眼泪后,很不好意思地主动提出去医院。

    为了这点小事哭得止不住眼泪,甚至兴师动众劳累所有人跟着哄她, 简直幼稚得不像快上高中的人该做的事。

    明明她才是一直照顾猫咪的姐姐, 现在居然反过来让自己的猫猫来哄她。

    实在是令人羞愧。

    除了额头上的鼓包,几个月前因为绑架受惊导致的暂时性失声重新恢复也需要去医院让医生好好检查一番。

    考虑到利佳可能不想让医生知道恢复声音的原因,“中也先生”带她去了江户川柯南曾经提到过的新出医生的诊所。

    暂时性失声主要还是受到了心理和精神方面的影响, 利佳的嗓子实际上没有受到损伤,他们可以先简单咨询下新出医生情况, 再决定后续的处理方式。

    “额头上的肿包已经处理好了, ”新出医生摘下手套, 温和笑道:“方便详细说一下藤峰小姐造成暂时性失声的原因吗?”

    “利佳几个月前被一伙强盗绑架过, 是在那次受到了惊吓才失去了声音。”随着“中也先生”的讲述,利佳的身体不自觉往后缩了缩, 他压住她的肩膀站在她身后。

    那双微微发红的眼角抬头看看他, 双手揉捏着裙摆,低头不语。

    “答应你的事, 我会做到的。”“中也先生”俯下身在她耳边低声道。

    不会将她认为丢脸的糗事告诉新出医生, 虽然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 但是为了照顾自家小姑娘的自尊心,他们还是一致决定对外保守秘密。

    “受到惊吓造成的失声,因为着急想说话突然恢复, 这在医学上也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新出医生记录下利佳的病历, 示意她张口看看喉咙的情况。

    她乖乖张嘴, 压舌板落在嘴里的感觉并不好受, 但利佳也知道这是必要的检查过程, 不是新出医生也是米花中央医院一直照顾她的医生。

    “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刚恢复声音还是要多注意嗓子、循序渐进慢慢习惯日常说话,切记大声叫喊和嘶吼。”新出医生笑笑叮嘱道。

    利佳耳根微微发红,埋头声音微哑小声道:“好、好的。”

    她感觉新出医生好像已经看出她哭喊过,只是为了给她留点面子才没有说得那么详细。

    离开了新出医生的诊疗室,等在外面的“中也哥哥”和“中也”抬头望过来,着急问道:“利佳没事吧?”

    “中也先生”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大问题,伤口都处理好了,只是声音刚恢复需要些时间慢慢习惯。”

    “中也哥哥”松了口气,想摸摸她的脑袋又怕碰痛她收回手,道:“憋了几个月,为难你了。”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利佳哑着声音小声道:“让你们担心了……”

    这几个月一直都迁就她用纸笔和读口型来对话却从来没抱怨过什么。

    “喝点水润润嗓子,今天暂时先让嗓子休息会吧。”利佳恢复声音的时机正好是她情绪不稳的时候,边哭边抽抽噎噎可怜兮兮地抱怨,他们根本没敢打断她的话,就怕她回过神觉得自己应该是说不出话又开始哑声。

    现在得到了医生的保证,总算是让他们都松了口气。

    事件在慢慢变好,利佳的声音也开始恢复,几个月前蒙在所有人心头的阴霾,终于渐渐开始散去拨云得见月。

    利佳接过“中也”递过来的水,小口啄饮,压下眼帘偷偷打量附近都没看到“中也君”,忍不住问道:“那个、中也君……”

    中原中也他们推着她出来的时候,她也没留意“中也君”有没有跟上来,直到离开诊所出来才发现他们这里少了个人。“那小子在家里收拾东西,”作为二度气哭了利佳的罪魁祸首,“中也君”当然没被允许跟出来,“中也哥哥”看着她的神情,挑眉道:“我们也一起回去帮忙吧?”

    利佳暗暗松了口气,好在“中也君”不是被她抱怨怕了躲起来不敢见她,只是留在家里负责收拾东西,“嗯,晚饭也要开始准备起来。”

    “今天的晚饭交给我们吧,”总不能让利佳受伤也要负责照顾他们四个大男人,伤者应该好好休息才对,“一些简单普通的料理,我们还是能完成的。”

    她惊讶看着信誓旦旦的“中也哥哥”,浅浅抿着唇扬起今晚的第一个笑容,轻声道:“那就拜托了。”

    其实偶然依赖下家里的猫咪们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他们都是互相扶持的家人,没什么事是必须由一个人来承担的。

    ……

    虽然“中也哥哥”说得很有自信的样子,但他的料理水平也只限于煎牛排和简单快捷的三明治,另外“中也君”他们更不用说,靠近厨房给自己料理的时间几乎为零。

    丝毫没有进厨房的经验,完全无法给“中也哥哥”帮上忙。

    “那两个小子也就算了,怎么你也一点都不会?”“中也哥哥”头痛又不解问道。

    直到进了厨房他才知道利佳平时准备他们五个人的料理有多辛苦,量大不说还要变着花样给他们做新鲜的吃食,防止他们吃腻了家里的料理。

    其实利佳根本不需要做到那种程度,中原中也无论在哪个时期都非常好养活,只要肉管够,不像上次吃松饼一样疯狂,正常的料理他们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中也君”以前的生活,根本无心在意料理的美味程度,只需要最快速度填饱肚子,面包和饭团是他最常吃的东西、“中也”常年呆在事务所,靠着食堂解决自己的三餐也没想过要自己料理、“中也先生”倒是有过一段跟“中也哥哥”一样自己料理的时间……

    “……我已经很多年没亲手料理了。”“中也先生”看着煎糊了的鸡蛋,不得不承认几年没做过的事,现在再要捡回来几乎相当于要重新学习。

    平时帮利佳打下手,拿点调味料、拌下面糊都不算什么,真正到了需要独自料理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锅碗瓢盆陌生得不知道从何下手。

    “中也哥哥”头痛扶额,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出去吧,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中也先生”默默解下围裙,不由道:“不行的话,我们就叫外卖吧。”

    偶然吃点快餐汉堡、披萨也可以应付过去,虽然没什么营养,但总比让利佳跟着他们吃半生不熟或是糊锅的料理要好。

    利佳可没有他们的铁胃能吃下半生不熟或是焦糊的料理,小姑娘平时看着乖巧,实际上遇到不喜欢吃的东西,食量和胃口都会自动减半,随便动动筷子假装自己吃过了。

    “中也哥哥”看着厨房和冰箱里大堆的食材,长长吐了口气,挽起袖子准备硬着头皮上。

    “需要我帮忙吗?”利佳探出头,小声问道。

    她在厨房外面偷偷看了好久,甚至闻到了锅糊掉的味道,这才隐约想起中原中也他们当了一年的猫咪,就算以前会做简单的料理,现在可能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他们只是为了让她放心,才说得自信满满的样子,其实根本没上手过准备这么多人的料理。

    准备一家人的量和只负责自己的量,可差得远了。

    “啊?不用不用,今天利佳好好休息就好了。”让她帮忙的话,最后肯定又会变成是利佳料理,倒不如他自己做够五人份的三明治和煎牛排。

    “我可以教中也哥哥做咖喱,”利佳歪了歪头,轻声道:“我在旁边指导,中也哥哥一定能做出好吃的咖喱。”而且咖喱的话要做多份也非常简单,只需要增加食材和咖喱块煮上一大锅,美味又简单容易上手,非常适合新手料理。

    “中也哥哥”犹豫着道:“你的嗓子没关系吗?”

    “没关系、咳咳,”她蹙眉捂住嗓子,难受得干咳几声,道:“没关系的,我又不是感冒了。”

    微弱低哑的说话声,没有哭的时候清晰有力,透着几分可怜和羸弱,但利佳脸上的神情,显然是不希望他拒绝。

    她眉心轻蹙,抬眸看过来,笑着问:“可以吗?”

    难受又可怜可爱想要帮忙的样子,家里根本没人能拒绝她,“中也哥哥”自然也做不到。他低叹了口气,给她系上围裙:“量力而行,嗓子实在难受可以不说话,只用比划和口型我们也能明白你的意思。”

    利佳乖巧点头,轻轻应了声。

    虽然负责晚饭的人是“中也哥哥”,但是利佳呆在厨房里,自然也要系上围裙避免油污溅射过来弄脏衣服。

    她眼角还有些发红,但精神已经好了许多,开始手把手教“中也哥哥”怎么做咖喱。

    在炖煮咖喱之前要先把米饭煮上,他翻出柜子里的米袋,准备直接抬起来往电饭锅里倒,被利佳一把抱走了锅胆,连连摇头。

    量米杯从米袋里翻出来递过“中也哥哥”,他狐疑着左右打量,问道:“这么小的杯子,我们五个人要放多少?”

    一般来说,量米杯的份量是一人一杯正好合适,但不排除有饭量大的需要酌情加量和饭量小的人需要酌情减量的情况。

    他们家正好就是这样,利佳吃不完一杯米,中原中也他们一杯米不够吃。

    所以最开始做饭的份量,利佳也是试探了几次才摸索出来,正好合适不需要浪费的量。

    她伸出手比划了个数字,“中也哥哥”半信半疑照着她的意思去做,“这么点真的够吗?”

    他蠢蠢欲动想着再添一些,被利佳及时看穿抱走了米袋,用力摇头:“不可以!”

    不可以随意浪费粮食,她也不想再用剩饭做炒饭了。

    “中也哥哥”无奈道:“好吧,都听你的。”

    谁让利佳才是他们家真正掌勺的大厨,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家里权力最大的小朋友。

    他笨手笨脚洗了两三次米,险些全部撒水槽里,幸好有重力及时接住才不至于浪费了粮食。

    但也让利佳对他的烹饪水平,再次担忧起来。

    她开始思考“中也哥哥”口中处理简单的料理没问题,指的到底是多简单的料理。

    眼看着“中也哥哥”准备直接用匕首削土豆和胡萝卜,她吓得脸色微白,捏着削皮器递过去,委婉道:“还是用这个安全一点吧?”

    “嗯?不需要,我用这个很快的。”这点他倒是没有撒谎,中原中也确实很擅长用刀。

    而且是不管哪一个中原中也,都擅长使用武器。

    虽然他们平时更喜欢依靠身体来作战,但是刀和枪这些他们都是会用的,年少的两个他或许没那么精通于各种武器,但刀和枪这些最基本也最趁手的武器他们都是会的。

    凭借着强大的战斗天赋,他们使用刀和枪战斗也不会有半点不习惯。

    利佳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中也哥哥”用匕首三下五除二削好了他们五人份的土豆和胡萝卜,转而开始伸手去拿洋葱。

    “还是要用这个切吗?”她犹豫着问道。

    洋葱跟土豆、胡萝卜可不同啊……

    “有什么问题吗?”“中也哥哥”随口回了一句,手已经比脑子快了一步将洋葱大卸八块,刺激性的汁液瞬间让他眼眶发红,不自觉掉下眼泪。

    利佳连忙将洋葱扫到一边,牵着他去洗手洗干净匕首上的汁液,眼睛又辣又酸一眨就掉下一串眼泪,“中也哥哥”差点骂了句脏话。

    发红的眼睛看了眼利佳才险险忍住,他不住抽气,甚至想抬手去揉被利佳握住,低声喝道:“别动!”

    将沾满洋葱汁液的双手洗干净,她用手帕给“中也哥哥”擦了擦眼泪,担忧问道:“还难受吗?”

    “只是切个洋葱,又没有受伤,有什么难受的。”他倔强地说道。

    如果忽视那双发红的眼睛,只听语气还有些说服力。

    利佳好笑又无奈,搭住他的肩膀,道:“中也哥哥,蹲下来好吗?”

    “干什么?”他这么奇怪问着,还是乖乖蹲了下来,抬头露出红得堪比兔子的眼睛看向利佳。

    “给你清洗一下眼睛。”不然“中也哥哥”的眼睛怕是要难受好长时间。

    手掬着清水淋上去冲洗,换上干净的手帕给他擦去眼泪和冲下来的水,她小心地撑开“中也哥哥”的眼皮,俯身给他吹了吹,问道:“舒服点了吗?”

    “中也哥哥”艰难小幅度动了动脑袋,有些不自在躲开她的视线,转移话题:“利佳每次做咖喱的时候都是这么难受的吗?”

    只是切个洋葱,眼泪就会不停掉下来,眼睛又酸又痛。

    “当然不会,”利佳失笑着道:“如果是这样,我每次做有洋葱的料理不是都会眼睛红红的吗?”

    可她从来没在做咖喱和洋葱炒肉的晚上,眼睛好像哭过的样子吧?

    “中也哥哥”恍然应了声,“还真是,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将洋葱泡在水里切就不会掉眼泪了,”利佳声音软软哑哑,轻柔而缓缓道:“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会进化出铠甲和武器。”

    “洋葱切开会有刺激人落泪的细胞液、淮山去皮容易令皮肤瘙痒不止,植物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它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中也哥哥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利佳收回手,将剩下的洋葱泡进水里处理,软声教训:“凭着经验觉得洋葱可以像土豆和胡萝卜一样对付可不行,敌人可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中也哥哥”轻轻应了声,微微发红的眼眶安静注视着少女的动作。汁液,眼睛又辣又酸一眨就掉下一串眼泪,“中也哥哥”差点骂了句脏话。

    发红的眼睛看了眼利佳才险险忍住,他不住抽气,甚至想抬手去揉被利佳握住,低声喝道:“别动!”

    将沾满洋葱汁液的双手洗干净,她用手帕给“中也哥哥”擦了擦眼泪,担忧问道:“还难受吗?”

    “只是切个洋葱,又没有受伤,有什么难受的。”他倔强地说道。

    如果忽视那双发红的眼睛,只听语气还有些说服力。

    利佳好笑又无奈,搭住他的肩膀,道:“中也哥哥,蹲下来好吗?”

    “干什么?”他这么奇怪问着,还是乖乖蹲了下来,抬头露出红得堪比兔子的眼睛看向利佳。

    “给你清洗一下眼睛。”不然“中也哥哥”的眼睛怕是要难受好长时间。

    手掬着清水淋上去冲洗,换上干净的手帕给他擦去眼泪和冲下来的水,她小心地撑开“中也哥哥”的眼皮,俯身给他吹了吹,问道:“舒服点了吗?”

    “中也哥哥”艰难小幅度动了动脑袋,有些不自在躲开她的视线,转移话题:“利佳每次做咖喱的时候都是这么难受的吗?”

    只是切个洋葱,眼泪就会不停掉下来,眼睛又酸又痛。

    “当然不会,”利佳失笑着道:“如果是这样,我每次做有洋葱的料理不是都会眼睛红红的吗?”

    可她从来没在做咖喱和洋葱炒肉的晚上,眼睛好像哭过的样子吧?

    “中也哥哥”恍然应了声,“还真是,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将洋葱泡在水里切就不会掉眼泪了,”利佳声音软软哑哑,轻柔而缓缓道:“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会进化出铠甲和武器。”

    “洋葱切开会有刺激人落泪的细胞液、淮山去皮容易令皮肤瘙痒不止,植物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它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中也哥哥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利佳收回手,将剩下的洋葱泡进水里处理,软声教训:“凭着经验觉得洋葱可以像土豆和胡萝卜一样对付可不行,敌人可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中也哥哥”轻轻应了声,微微发红的眼眶安静注视着少女的动作。汁液,眼睛又辣又酸一眨就掉下一串眼泪,“中也哥哥”差点骂了句脏话。

    发红的眼睛看了眼利佳才险险忍住,他不住抽气,甚至想抬手去揉被利佳握住,低声喝道:“别动!”

    将沾满洋葱汁液的双手洗干净,她用手帕给“中也哥哥”擦了擦眼泪,担忧问道:“还难受吗?”

    “只是切个洋葱,又没有受伤,有什么难受的。”他倔强地说道。

    如果忽视那双发红的眼睛,只听语气还有些说服力。

    利佳好笑又无奈,搭住他的肩膀,道:“中也哥哥,蹲下来好吗?”

    “干什么?”他这么奇怪问着,还是乖乖蹲了下来,抬头露出红得堪比兔子的眼睛看向利佳。

    “给你清洗一下眼睛。”不然“中也哥哥”的眼睛怕是要难受好长时间。

    手掬着清水淋上去冲洗,换上干净的手帕给他擦去眼泪和冲下来的水,她小心地撑开“中也哥哥”的眼皮,俯身给他吹了吹,问道:“舒服点了吗?”

    “中也哥哥”艰难小幅度动了动脑袋,有些不自在躲开她的视线,转移话题:“利佳每次做咖喱的时候都是这么难受的吗?”

    只是切个洋葱,眼泪就会不停掉下来,眼睛又酸又痛。

    “当然不会,”利佳失笑着道:“如果是这样,我每次做有洋葱的料理不是都会眼睛红红的吗?”

    可她从来没在做咖喱和洋葱炒肉的晚上,眼睛好像哭过的样子吧?

    “中也哥哥”恍然应了声,“还真是,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将洋葱泡在水里切就不会掉眼泪了,”利佳声音软软哑哑,轻柔而缓缓道:“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会进化出铠甲和武器。”

    “洋葱切开会有刺激人落泪的细胞液、淮山去皮容易令皮肤瘙痒不止,植物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它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中也哥哥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利佳收回手,将剩下的洋葱泡进水里处理,软声教训:“凭着经验觉得洋葱可以像土豆和胡萝卜一样对付可不行,敌人可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中也哥哥”轻轻应了声,微微发红的眼眶安静注视着少女的动作。汁液,眼睛又辣又酸一眨就掉下一串眼泪,“中也哥哥”差点骂了句脏话。

    发红的眼睛看了眼利佳才险险忍住,他不住抽气,甚至想抬手去揉被利佳握住,低声喝道:“别动!”

    将沾满洋葱汁液的双手洗干净,她用手帕给“中也哥哥”擦了擦眼泪,担忧问道:“还难受吗?”

    “只是切个洋葱,又没有受伤,有什么难受的。”他倔强地说道。

    如果忽视那双发红的眼睛,只听语气还有些说服力。

    利佳好笑又无奈,搭住他的肩膀,道:“中也哥哥,蹲下来好吗?”

    “干什么?”他这么奇怪问着,还是乖乖蹲了下来,抬头露出红得堪比兔子的眼睛看向利佳。

    “给你清洗一下眼睛。”不然“中也哥哥”的眼睛怕是要难受好长时间。

    手掬着清水淋上去冲洗,换上干净的手帕给他擦去眼泪和冲下来的水,她小心地撑开“中也哥哥”的眼皮,俯身给他吹了吹,问道:“舒服点了吗?”

    “中也哥哥”艰难小幅度动了动脑袋,有些不自在躲开她的视线,转移话题:“利佳每次做咖喱的时候都是这么难受的吗?”

    只是切个洋葱,眼泪就会不停掉下来,眼睛又酸又痛。

    “当然不会,”利佳失笑着道:“如果是这样,我每次做有洋葱的料理不是都会眼睛红红的吗?”

    可她从来没在做咖喱和洋葱炒肉的晚上,眼睛好像哭过的样子吧?

    “中也哥哥”恍然应了声,“还真是,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将洋葱泡在水里切就不会掉眼泪了,”利佳声音软软哑哑,轻柔而缓缓道:“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会进化出铠甲和武器。”

    “洋葱切开会有刺激人落泪的细胞液、淮山去皮容易令皮肤瘙痒不止,植物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它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中也哥哥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利佳收回手,将剩下的洋葱泡进水里处理,软声教训:“凭着经验觉得洋葱可以像土豆和胡萝卜一样对付可不行,敌人可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中也哥哥”轻轻应了声,微微发红的眼眶安静注视着少女的动作。汁液,眼睛又辣又酸一眨就掉下一串眼泪,“中也哥哥”差点骂了句脏话。

    发红的眼睛看了眼利佳才险险忍住,他不住抽气,甚至想抬手去揉被利佳握住,低声喝道:“别动!”

    将沾满洋葱汁液的双手洗干净,她用手帕给“中也哥哥”擦了擦眼泪,担忧问道:“还难受吗?”

    “只是切个洋葱,又没有受伤,有什么难受的。”他倔强地说道。

    如果忽视那双发红的眼睛,只听语气还有些说服力。

    利佳好笑又无奈,搭住他的肩膀,道:“中也哥哥,蹲下来好吗?”

    “干什么?”他这么奇怪问着,还是乖乖蹲了下来,抬头露出红得堪比兔子的眼睛看向利佳。

    “给你清洗一下眼睛。”不然“中也哥哥”的眼睛怕是要难受好长时间。

    手掬着清水淋上去冲洗,换上干净的手帕给他擦去眼泪和冲下来的水,她小心地撑开“中也哥哥”的眼皮,俯身给他吹了吹,问道:“舒服点了吗?”

    “中也哥哥”艰难小幅度动了动脑袋,有些不自在躲开她的视线,转移话题:“利佳每次做咖喱的时候都是这么难受的吗?”

    只是切个洋葱,眼泪就会不停掉下来,眼睛又酸又痛。

    “当然不会,”利佳失笑着道:“如果是这样,我每次做有洋葱的料理不是都会眼睛红红的吗?”

    可她从来没在做咖喱和洋葱炒肉的晚上,眼睛好像哭过的样子吧?

    “中也哥哥”恍然应了声,“还真是,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将洋葱泡在水里切就不会掉眼泪了,”利佳声音软软哑哑,轻柔而缓缓道:“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会进化出铠甲和武器。”

    “洋葱切开会有刺激人落泪的细胞液、淮山去皮容易令皮肤瘙痒不止,植物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它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中也哥哥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利佳收回手,将剩下的洋葱泡进水里处理,软声教训:“凭着经验觉得洋葱可以像土豆和胡萝卜一样对付可不行,敌人可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中也哥哥”轻轻应了声,微微发红的眼眶安静注视着少女的动作。汁液,眼睛又辣又酸一眨就掉下一串眼泪,“中也哥哥”差点骂了句脏话。

    发红的眼睛看了眼利佳才险险忍住,他不住抽气,甚至想抬手去揉被利佳握住,低声喝道:“别动!”

    将沾满洋葱汁液的双手洗干净,她用手帕给“中也哥哥”擦了擦眼泪,担忧问道:“还难受吗?”

    “只是切个洋葱,又没有受伤,有什么难受的。”他倔强地说道。

    如果忽视那双发红的眼睛,只听语气还有些说服力。

    利佳好笑又无奈,搭住他的肩膀,道:“中也哥哥,蹲下来好吗?”

    “干什么?”他这么奇怪问着,还是乖乖蹲了下来,抬头露出红得堪比兔子的眼睛看向利佳。

    “给你清洗一下眼睛。”不然“中也哥哥”的眼睛怕是要难受好长时间。

    手掬着清水淋上去冲洗,换上干净的手帕给他擦去眼泪和冲下来的水,她小心地撑开“中也哥哥”的眼皮,俯身给他吹了吹,问道:“舒服点了吗?”

    “中也哥哥”艰难小幅度动了动脑袋,有些不自在躲开她的视线,转移话题:“利佳每次做咖喱的时候都是这么难受的吗?”

    只是切个洋葱,眼泪就会不停掉下来,眼睛又酸又痛。

    “当然不会,”利佳失笑着道:“如果是这样,我每次做有洋葱的料理不是都会眼睛红红的吗?”

    可她从来没在做咖喱和洋葱炒肉的晚上,眼睛好像哭过的样子吧?

    “中也哥哥”恍然应了声,“还真是,那你是怎么处理的?”

    “将洋葱泡在水里切就不会掉眼泪了,”利佳声音软软哑哑,轻柔而缓缓道:“自然界中有很多植物为了保护自己会进化出铠甲和武器。”

    “洋葱切开会有刺激人落泪的细胞液、淮山去皮容易令皮肤瘙痒不止,植物虽然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但它们也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中也哥哥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利佳收回手,将剩下的洋葱泡进水里处理,软声教训:“凭着经验觉得洋葱可以像土豆和胡萝卜一样对付可不行,敌人可不都是一模一样的呢。”

    “中也哥哥”轻轻应了声,微微发红的眼眶安静注视着少女的动作。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